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496章 大鱼浮现

    翌日一早,张知节早早的就来到了锦衣卫。张知节来的时候锦衣卫刚刚点完卯,整个锦衣卫官衙都震惊了,几时在这个点见过提督大人来衙门?

    难道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不成?宋存也总算知道了提督大人对昨天吩咐的事情的重视程度!也知道肯定不会是因为他们所猜测的和夏臣的恩怨有关!

    感受到提督大人的重视程度,宋存也凝重了很多,沉声回道:“大人,已经查出来了,宴请夏臣的自称是宁王府的人,一个叫刘解一个叫曹宾!”

    听了宋存的话,张知节禁不住脸色一变,喃喃自语道:“果然是宁王府的人!”

    旁边的宋存和高勇这才知道,原来提督大人让他们盯着此事就是想要确定是不是宁王府的人。只是宁王府现在正在大肆送礼,派人讨好夏臣这个国舅爷似乎也没毛病!

    高勇笑道:“这宁王府地处南昌,据京城甚远,怕是不了解这京里的情形吧,竟然不知道这夏臣的德性,他就是一扶不起的阿斗,早已无任何前程可言!”

    宋存摇头道:“这宁王府在京城里大肆送礼,送的都极为妥当,可见是下过一番功夫,夏臣的事情在京里传的沸沸扬扬,他们不可能不知道!”

    张知节皱眉道:“他们在飘香院的花销如何?”

    高勇笑道:“很大的手笔,请了飘香院的两位头牌,舞女琴师,还有很多陪酒的姑娘,美酒佳肴都是极品,足足花了一万多两银子!”

    在场的人听了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可真是豪掷千金,一万两银子在场的都能拿的出来,但是豪掷一万两银子寻欢作乐,估计也就只有提督大人能有这么大的魄力!

    高勇随即有些疑惑道:“据回报说,那刘解好像弄了个什么账单让青楼的人署了名,就是说因宴请夏臣花费多少银子云云,说是回去好报账!”

    张知节嗤笑道:“什么好报账!这两人竟然能动用这么大宗的银两一定是宁王的亲信!这是在给夏臣下套呢!”

    白玉兰冷声道:“一万两银子的套对于夏家来说也没有什么用!”

    宋存脸色微变道:“刘解今天又在醉香楼预定了个小包院和两个头牌姑娘!”

    这是要把京中名楼都玩个遍吗?众人闻言都是脸色微变,花费这么大的手笔,这一定是下套无疑了,只是宁王府到底在图什么呢?

    张知节摇头道:“我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宁王会派自己只有四岁的儿子入京,这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直到我想到了永和公主!”

    几人听到永和公主禁不住都目光闪动,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可都知道,永和公主就是提督大人的闺女,这才被皇上收为了义女!

    “我在想,会不会宁王也想效仿永和公主,想要宁王世子也被皇上或者皇后收为义子,现在看的话倒是皇后的可能性大一些!事实证明,宫里的娘娘们都很喜欢这个小家伙!”

    高勇纳闷道:“这有什么好处吗?值得花费这么大的手笔?就算被皇后娘娘收为义子又如何,他到底是宁王的儿子,又不是……”

    几人这一琢磨确实是这个道理啊,皇上又不是疯了,义子又不是亲生儿子,怎么也不会将皇位传给义子啊!这宁王世子本来就是能继承亲王的,而皇帝的亲生儿子也不过是受封亲王,怎么看都没有什么好处啊?

    这时候白玉兰却目光闪动,冷声道:“除非……”白玉兰冷冷的说了这个两个字就住了口,不敢再说下去了!

    除非!除非什么?几人心里也都想到了,除非皇帝死了却没有子嗣,那么被皇后娘娘收为义子,又同是皇家血脉的话,才有可能染指皇位!

    这样一想的话,若是正德皇帝死了,但是却没有留下子嗣的话,宁王又大肆贿赂群臣勋贵,身为皇后娘娘义子的宁王世子还真有可能会登上皇位!

    当然了这些话,谁都不敢说出来,这念头只能在自己心里翻滚!几人面面相觑,都看出来了对方眼中的惊惧之意。但是同时又有些疑惑,宁王怎么就这么笃定皇帝不会又子嗣呢?

    若是皇帝有了子嗣,那宁王的这些大手笔可就全都打了水漂,不但全赔进去了,连个吆喝都赚不到!最重要的是正德皇帝还很年轻,谁敢断定他以后会没有子嗣?宁王的这豪赌未免也太大了吧?

    这些念头也在张知节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终于抓住了关键的线索了,凭什么宁王会断定正德皇帝不会有子嗣?

    张知节忍不住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冷声道:“冷香丸!”

    几人听了脸色大变,竟然一时忘了这个让他们十分熟悉的名字!冷香丸的作用就是让人失去生育的能力,而红衣教曾经用来针对正德皇帝。所幸红衣教的阴谋最终被张知节给揭穿了。

    说到冷香丸就不得不提红衣教,这个自始至终极为神秘的教派,始终阴魂不散。张知节至今连红衣教的教主是谁都还不知道,但是红衣教屡屡针对正德皇帝,显然是想着颠覆皇位。

    所以红衣教的背后一定是和皇室有关,而宁王就是皇室中人,而且是天下有数的亲王!难道红衣教的背后就是宁王?

    没想到还没有将红衣教挖个清楚,红衣教背后的大鱼竟然迫不及待的浮出了水面!

    高勇凝重道:“难道说着红衣教竟然是和宁王有牵扯?当初的刺杀案等一桩桩大案都是宁王暗中策划的?”

    并非没有这个可能,众人心里都像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头一般。张知节沉吟一番吩咐道:“将近几年锦衣卫关于南昌的奏报全部找来看看!”

    宋存听了一怔,赶紧出去让人找去了,里面的几人却有些眉头微缩,他们对于宁王所在的南昌的印象竟然是一片空白,好像那个地方被忽略过去了!

    张知节心里还是有些疑惑,按说当时红裳曾经坦白说过,因为时日尚短,所以她也不确定冷香丸到底能发挥多大的作用!

    请记住本书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