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02章 艰难抉择

    成亲已有二十多年,庆阳伯夫人从来没有见到老爷的脸色这么难看过!老爷喜过,怒过,悲过,却从来没有颓废过!而此时老爷的脸上就是深深的颓废!

    脸上一片灰白之色,甚至头发都有些青白了,一两个时辰不见,老爷何止老了十岁!庆阳伯夫人心里一颤,不是说宁王府的人来拜访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庆阳伯夫人心乱如麻,赶紧让丫鬟们出去,掌上灯关上门,这才在夏儒的膝前蹲了下来,双手放在夏儒的膝上,担忧道:“老爷,到底发生了何事?”

    夏儒长长的叹息道:“你生的好儿子啊!早晚要把咱们家全都害死!我早就应该活活打死他!悔不当初啊!”

    原来是夏臣又闯祸了,难道是得罪了宁王府的人?那老爷也不至于这样啊,夏臣毕竟是皇后的兄长,顶多被斥责一番,再向宁王府的人陪个不是就是!

    庆阳伯夫人安慰道:“老爷,若是臣儿得罪了宁王府的人,咱们好好责罚一下他,再向宁王府的人陪个不是,想来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应该就没事了!”

    夏儒听了摇头,将事情的经过全部说了一遍。庆阳伯夫人也傻眼了,这可如何是好?

    书房里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庆阳伯夫人期期艾艾道:“要不,咱们就答应宁王府的人就是!既然皇上能收义女,皇后娘娘收个义子应该也不打紧吧?”

    “若是只是宁王府的人一时心血来潮的玩笑之语,自然无妨,可是现在看来宁王府是处心积虑,其中深意自然就让人胆寒了!”夏儒摇头道。

    庆阳伯夫人闻言又期期艾艾道:“那要不,咱们把那花费的九万两银子还给宁王府?”

    夏儒苦笑道:“我倒是想,问题是府上哪来的那么多银子?”庆阳伯夫人听了心里也苦闷,夏家才刚刚发迹,还没来来得及积攒家底,唯一的一点家底也在嫁皇后的时候花了个一干二净!

    庆阳伯夫人咬牙道:“这些日子咱们府上也收了不少重礼,若是抛售出去,当也能凑齐十万两银子!”

    夏儒摇头道:“想都别想!自己用度也就罢了,若是抛售出去,咱们府上成了什么了?成了京城最大的笑话!咱们府上还怎么在京城立足?以后皇后娘娘还怎么有脸面对朝拜的命妇?”

    庆阳伯夫人听了也有些急了,急声道:“那怎么办?要不咱们直接捅到皇上那里去,这是他们下的套,咱们不认了!”

    夏儒摇头道:“那是鱼死网破!况且人家做事又没有露出明面上的把柄出来,什么都能说的通!根本就奈何不了人家!”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庆阳伯夫人十分焦急。这个时候夏儒凑了上来,小声道:“你常去宫里看望女儿,女儿有没有说皇上临幸她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

    庆阳伯夫人听了怔了怔,这才疑惑道:“异常?什么异常?”夏儒小声凝重道:“难言之隐!”

    庆阳伯夫人听了脸色大变,夏儒都已经说的这么清楚了,再联想到宁王府想让皇后娘娘认世子为义子的事情,庆阳伯夫人心里也明白了几分!

    所以庆阳伯夫人心里才更加惶恐了,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才紧声道:“没有!皇上龙精虎猛,并没有什么难言之隐!至少皇后从未说过!”

    夏儒听了有陷入了沉思中,仔细的回味着郭青最后说的那一句话,一定会为今天的决定感到自豪?这句话大有琢磨之处,问题是宁王府为何如此笃定呢?

    到底是皇上确实没有难言之隐,还是女儿被皇帝严令不能透露而没有说实话?若是皇帝真的有难言之隐的话,皇后收了世子做了义子,宁王府苦心谋划,肯定有把握事成。

    若是那样的话,毫无疑问皇后娘娘在这件事中居功甚伟,夏家也将获得难以言喻的好处!当然了和巨大的利益相伴的往往是巨大的风险!

    若是往常的话,按照夏儒谨小慎微的性子是不愿冒险的,但是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既然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了,那就只能沿着这条路走了!

    心里头计议已定,夏儒便不再迟疑,吩咐道:“你明天就入宫去,将此事问一问皇后娘娘,别说太多,就说宁王府的管事登门送了礼,想要皇后收宁王世子为义子,这是件好事!切记,其余的提都不要提!”

    庆阳伯夫人闻言身子一个激灵,知道老爷已经下了决定了,赶紧点头道:“好,我记下了!”

    看到自己的夫人十分紧张的样子,夏儒生怕她在皇后面前露了行迹,释然的笑了笑安慰道:“你也不必太过忧心,这事儿宁王府的人只是指望咱们劝说皇后娘娘答应而已,具体的宁王府的人应当自有安排!”

    庆阳伯夫人听了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勉强笑道:“已经很晚了,老爷还没有用饭呢,老爷还是先去用饭吧!”

    夏儒站起来,整了整衣裳冷声道:“不急,用饭前还有事要做!”

    庆阳伯夫人疑惑道:“老爷还有什么事?”

    夏儒没有回答而是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冷声吩咐道:“去把行家法的硬木杖拿来,挑几个力大的小厮跟着我!”

    庆阳伯夫人一听就知道老爷要干什么了,虽然心里也深恨自己的儿子不争气,但是还是期期艾艾道:“老爷?”

    夏儒摆了摆手斩钉截铁道:“这次你就不要管了!你放心,我不会打死他的!”

    庆阳伯夫人听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知道老爷是信守承诺的人,说不打死就不会打死,只要人没死就好,哪怕被打的重一点,多养些时日就好了,也好让他长点教训!

    夏儒虽然口中说着不打死夏臣,但是眼中仍然是寒光直射,周围的下人都知道,大少爷肯定又闯祸了,老爷又要行家法了!

    没多久硬木杖就取来了,夏儒带着五六个小厮直奔后院而去,正是夏臣院子所在的方向!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