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16章 大礼

    郭管事的心里十分的焦躁!他也不敢确定张知节是不是真的开始怀疑了,会不会真的恼羞成怒之下将他抓到锦衣卫的大牢里去!面对锦衣卫的大刑,他也没有把握能够挺住!

    虽然张知节心里也十分希望将郭青抓到锦衣卫的大牢里好好审一审,看看宁王的真面目!但是他不能这么做,他不能打草惊蛇!

    所以张知节笑道:“开个玩笑而已!郭管事不要在意!不过,既然郭管事还是不愿意,那好吧,本督就请皇上下旨,将宁王爷召到京城来!到时候本督亲自向王爷解释!”

    郭青闻言借坡下驴笑道:“若是劳烦王爷亲自跑一趟那就更是郭某的不是了!也罢,既如此那郭某拼着王爷的责罚,就将那些账单取来交给张提督吧!”

    “既如此那就多谢郭管事成全了!”张知节笑吟吟道。

    这个时候,郭青真的是一刻也不愿在待在这里了!郭青起身道:“郭某这就去了账单让人给张提督送来!告辞了”

    “别介啊!不急!马上就就要上菜了,郭管事吃了再走也不急!”张知节笑吟吟道。

    看到张知节假惺惺的样子,郭青真是一阵腻歪,恨不得一拳打的张知节心花儿开,嘴上却笑道:“不了,郭某已经吃过了!就不打扰张提督了,账单稍后郭某就让人送到这里来!张提督吃好!”说罢郭青就率先出了包房,立即带着人下楼去了!

    这个时候掌柜的也带着伙计们开始上菜了,白玉兰将桌子上的盒子收了起来,陪着张知节吃了起来。

    没多久郭青就派人将账单送了过来,张知节翻了翻确实没错,伸手递给了身边的锦衣卫,吩咐道:“带着去庆阳伯府吧,亲手交给庆阳伯!”

    自从庆阳伯夫人回来之后,庆阳伯知道了皇后在宫里的处境就忍不住长吁短叹,没想到事情越来越糟糕了,完全不是自己预想的那样!

    难道真的要砸锅卖铁将银子还给宁王府吗?这样的话庆阳伯府真的是京里丢人丢大发了!更让庆阳伯心里的后悔的是,早知如此还不如一开始就砸锅卖铁将银子还上!近十万两银子压得庆阳伯喘不过气来。

    就在庆阳伯在书房里快要愁白了头的时候,门外的响起了下人的声音,“老爷,门外有锦衣卫求见!”

    有锦衣卫来了!庆阳伯心里一惊,这时节锦衣卫上门来干什么?庆阳伯心里有点心虚,但是想到皇后毕竟还好端端在宫里,庆阳伯又镇静了下来。

    又转念一想,夏臣这个孽子已经被打断了双腿,如今只能待在床上度日,是不可能再出去惹是生非了,所以庆阳伯心里淡定了不少。

    淡定的来到了大门处,果然见到几个锦衣卫沉静的站在府前。见到庆阳伯出来了,领头的百户上前一步抱拳道:“见过庆阳伯爷,卑职奉提督大人之名来给伯爷送上份大礼!”

    竟然是张知节让人来给他送大礼!庆阳伯有些莫名其妙,疑惑道:“不知道张提督给老夫送来了什么大礼?”

    百户从怀里取出来了账单递给了庆阳伯,笑道:“这便是我们提督大人送给伯爷的大礼,伯爷请过目!”

    庆阳伯疑惑的接过来一看,顿时眼睛瞪圆了,这不就是郭青所说的那些账单吗?庆阳伯仔细的看了一下下面,还有夏臣这个孽子的署名,错不了了!

    拿着账单的双手都有些颤抖,庆阳伯激动道:“这,这是不是宁王府管事郭青手里的账单?”

    那百户点头道:“不错,这正是宁王府管事手里的东西!我们提督大人刚刚从宁王府的管事手里要回来的!”

    这可是庆阳伯府的一大难题,将他愁的彻夜难眠的难题,他苦思冥想该怎么办都没有想出什么好的方法,这些账单竟然就这样出其不意的出现在了自己的手中!

    简直就像是做梦一般!庆阳伯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这些账单,心里十分激动,怪不得这百户说是来送的大礼,果真是大礼啊!对于现在的庆阳伯府来说,没有比这个大礼更重要了!

    庆阳伯激动道;“这大礼真是太重了!张提督的恩情夏某真是,真是铭记于内!”庆阳伯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这百户见到事情办完了,笑道;“提督大人的差事已经办完了,卑职这就回去交差了!伯爷,告辞!”

    “还请转告张提督,这份恩情,夏某记下了!铭感五内!”庆阳伯激动的拱手道。

    送走了锦衣卫,庆阳伯一脸喜色的回转府里,感觉脚步都一下子轻快了不少,这个难题终于解决了!就是不知道张知节是怎么将这些账单从郭青的手里拿回来的!

    毕竟那郭青看起来可不是好相与的,当然了庆阳伯是不会认为这是张知节花银子买回来的,毕竟夏家和寿宁侯府的交情还不至于让张知节花上八九万两银子买回来!

    别说寿宁侯府了,就是亲家建昌伯府也不会花上八九万两银子为夏家解决这个难题,就算从建昌伯府借出那么些银子来都不是一件易事!所以说,张知节从郭青的手里拿回这些账单一定不难,至少不会付出什么很大的代价!

    庆阳伯心里忍不住感叹,这就是差距啊,在自己看来难于登天,愁的辗转反侧夜不能寐的难题,对于张知节来说不过顺手就解决了!自己这几十年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

    想到这里,庆阳伯忍不住又感叹起来了,这张知节怎么就这么早就成亲了呢?若是能把女儿嫁给张知节就好了!以后就省心了!张知节的岳家也不过是国公府的旁支,说起来也只能算是京城的寻常人家,怎么就走了****运了呢!

    将这东西从宁王府人的手里拿回来了,以后就不用受到宁王府的威胁了!想到自己这几天受到的憋屈,还有宁万府的丑恶嘴脸,庆阳伯的心里忍不住恨的牙根痒痒!

    若是宁王府再想打让皇后收宁王世子为义子的主意,哼,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