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49章 宁王府之议

    被徐佳颖推着往外走,张知节也不敢反抗,生怕徐佳颖动了胎气。就这样张知节被徐佳颖赶了出去,翠墨站在檐下捂嘴偷笑,张知节佯装气呼呼的瞪了她一眼,转身去了书房。

    第二天到了锦衣卫,宋存他们都笑呵呵的向张知节道喜,昨天请太医,家里又那么闹腾,锦衣卫的鼻子那么灵,一个个的都知道了!

    任他们闹腾了一会儿,这才继续做正事儿。选派高手南下,伺机抓捕红衣教教主!不过可惜的是,那些从长春观逃走的红衣教教徒竟然丝毫没了消息,仿佛鱼入大海,竟然没有掀起丝毫的波澜。

    京里头知情的重臣们都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不知情的官员们仍然在闹腾,京里头真是热闹的紧。就在京里闹腾的时候,诏书和传旨的人正在加急赶往宁王府。

    其实宁王府的人在诏书还没有到南昌的时候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得到消息的宁王在自己的大殿里将属下们全部召集了起来。

    “据本王得到得最新消息,皇上做了一个梦,梦到先帝托梦让他选一位亲王主持郊祭,于是皇上就下了一道诏书,召本王入京主持郊祭!”宁王一边说着眼中闪过一丝火热之色。

    自从让皇后收自己儿子为义子的阴谋被张知节挫败之后,他着实懊恼了一阵子!若是这个计划真的成功了,到时候再砸银子,真的会有极大的把握让自己的儿子登上皇位,到时候自己就是摄政王,大明朝真正的掌控者!

    但是可惜的是这个计划让张知节给挫败了,这不禁让宁王恨的牙痒痒,这要是张知节就在眼前的话,非得把他挫骨扬灰才能稍解心头之恨!

    但是让宁王窃喜的是,现在竟然又来了这样一个机会!正德皇帝不知道哪跟筋抽了,竟然下诏让自己入京主持郊祭!

    这绝对是一个大好机会!能够主持郊祭的就只有天子,或者天子钦派的大臣!自己不是天子,但是也不是一般的大臣,若是自己去主持郊祭的话,这绝对是自己的一项政治资本!

    若是往常,这政治资本也没什么用!但是若是真的如同庄先生说的那样的话,朱厚照那小子再也生不出儿子来了!若是运作的好了,以后的皇位就是自己的了!

    能够自己当皇帝可比自己儿子当皇帝自己当摄政王要好的多!所以思来想去,宁王的心里十分火热!

    听了宁王的话,一个中年儒士摇着羽扇笑道:“若是王爷入京主持郊祭的话,那对于王爷来说无疑会获得巨大的声望,朝野称颂!这简直就是天意啊!”

    这中年儒士名叫刘士养,是一个失意的落第秀才,但是却靠着拍马溜须极受宁王的看重,号称宁王手下第一谋士,向来以诸葛孔明自居!

    听了刘士养的话,宁王眉毛一挑,自己的这个手下第一谋士果然与他的心思不谋而合!其余的人见此也都痛快的拍起马屁来,宁王顿时一脸掩饰不住的喜色。

    这时一直坐在下首的白衣女子面纱下面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天下名藩宁王真的是,好蠢!这几年若不是自己的红衣教一直在辅佐他,就靠他手底下这些人,他怎么可能发展到现在这个程度。

    不过反过来说,这宁王要是不蠢就不容易忽悠了!闲云道姑禁不住蹙眉,这京里头到底发生了何事?怎么突然间要召宁王入京,这显然是个陷阱!

    看到宁王和他的手下正在那里洋洋得意的幻想美丽的前景。闲云道姑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随即展颜笑道:“王爷,贫道倒是觉得此事还是从长计议的好!”

    虽然看不到面纱下面绽放的笑容,但是闲云道姑的面纱之外的一双笑眼也有着十足的风情。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了,但是宁王还是忍不住心里一跳,十分渴望能够扯下那条面纱,将她抱在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但是他不能,因为他也不好强迫她,虽然宁王蠢了一些,但是他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这个女子十分厉害,助他良多!当然了,再厉害的女人也还是女人,说到底还是要臣服在男人的身下!

    让宁王能够按捺的住的是因为庄先生答应过他,到了他夺得天下的那一天,她就会安心的待在他的后宫里!

    所以宁王豪气干云的在等,他知道他终会有一天成为天子的,因为已经有好几个奇人异士说过,他有一天会成为天下至尊!

    庄先生不仅是一个诱人的女人,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女人,所以宁王也不会轻视她的意见,听了她的话,宁王笑问道:“如此大好良机,为何还要从长计议?”

    “敢问王爷,可是将两位大学士买通了?”闲云道姑平静的问道。

    “还没有,哼,这两个老小子油盐不进!”宁王冷哼道。

    “那么,再请问王爷,可是将张知节买通了?”闲云道姑平静的问道!

    这不是废话吗?自己的精心谋划就是毁在了张知节的手里,怎么可能将他买通了!宁王冷声道:“没有!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王爷,朱厚照那小子可能年少无知,但是两位大学士总不会也年幼无知吧?李东阳历经数朝,位极人臣,早就成了老狐狸了,杨廷和年幼之时就是天下有名的神通!他们又怎么会轻易同意皇上的这份诏书呢?”闲云道姑平静道。

    “还有张知节,张知节这厮人小鬼大,一肚子阴谋诡计,刚刚阻止了王爷的谋划!他又怎么会轻易的同意皇上召王爷入京主持郊祭呢?”

    “额!这个嘛,但是皇上确实下了诏书,这总不可能是假的吧?”宁王脸色微变道。

    “这自然不会是假的!但是贫道怀疑,皇上只是是故意找了个借口召王爷入京!其实根本就不是为了郊祭!”闲云道姑沉声道。

    闲云道姑此话一出,宁王的手下都一阵议论纷纷,不是郊祭是为了什么?难不成是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被朝廷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