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53章 从御花园刨的

    面对正德皇帝的殷殷期盼,张知节只好放下手头的事儿,无奈的替正德皇帝试探一下刘姬姑娘的心意。

    小院还是那个样子,不,比以前更加整洁了,还多了很多花花草草。张知节扫了几眼,觉得十分眼熟,略一思索,这好像是在御花园里见过。

    这些被刘姬姑娘随意栽在小院里的花花草草,不会真的是正德皇帝从御花园里刨出来的吧?

    “原来是提督大人来了,快请坐!”刘姬招呼张知节坐下,然后麻利的给张知节泡茶。

    张知节笑着谢过,接过来之后一股熟悉的茶香沁人心脾,张知节笑道:“真是好茶!”

    “提督大人说笑了,这茶怎么可能入得了您的眼?”刘姬不好意思道。

    “你不觉得这茶很好喝吗?”张知节笑问道。

    “额,这个我不太懂,是挺好喝的,但是也入不了您的眼!”刘姬不好意思道。

    “你错了,这是极品的明前龙井!我也难得喝一次!”张知节笑吟吟道。

    刘姬吃了一惊,张了张嘴看了看茶又看了看张知节,一时无言!在她想来,张知节位极人臣,家世显贵,那喝的茶肯定不是自己这里的茶能比的!

    张知节笑吟吟道:“这茶是西湖的贡茶,就是宫里也极少的!皇上曾经赏赐过我一点,我回去只泡过一次就被老爷子给没收了!”

    刘姬吃惊道:“这,这茶有这么金贵吗?”

    “又岂止是金贵?茶被老爷子没收了后,我心里也有几分不甘,心想就拉下脸再去宫里向皇上求点吧!没想能皇上极为抠门的拒绝了,任是我磨破嘴皮就是一个意思,不给!”张知节摇头道。

    刘姬再度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茶盒子,那茶盒子看起来并不起眼,没想到里面装的茶竟然是这么金贵!

    张知节顺着刘姬的目光看着桌子上的茶盒子,笑着叹道:“以前也就是偶尔去皇上那里蹭上杯茶喝,还得看皇上心情!今日真是不虚此行啊!”

    “既然提督大人这么喜欢,那这些茶就……”刘姬怔怔道。

    张知节摆手笑道:“君子不夺人所爱,况且我就算带回去了,我也喝不着!”

    “这是小大将军送来的,装在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茶盒子里,我,我以为……”刘姬叹道。

    “猜到了,除了他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手笔?还特地用了这么个茶盒子装了,从没见过他这么有心过!”张知节笑吟吟道。

    刘姬咬着嘴唇沉默了一会儿,张知节也不多言语,神情自在的品着茶。过了一会儿,刘姬咬着嘴唇问道:“提督大人进来的时候就一直盯着那些花儿看,那些花是不是很名贵?”

    “这花花草草我也不太懂,所以名不名贵的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十分眼熟,像是直接从御花园里刨的!”张知节笑吟吟道。

    刘姬听了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直接从御花园里刨的?这真是自己做梦都想不到的!既然这茶都那么金贵了,那这花肯定也不会差!

    且不说御花园里有没有寻常的花,以他的身份又怎么可能会刨寻常的花,肯定是什么花名贵刨什么!刘姬十分心疼,这些花很难侍候,她养死了不少株!

    是的,刘姬已经隐约猜到他的身份了!今天再听张知节这么说,心里已经更加确定了!

    刘姬怔了一会儿,这才迟疑道:“一直以来,提督大人是不是都在骗我?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什么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也不是什么镇国公,更不叫朱寿!”

    “他是有一个别名叫朱寿,这个是真的有,只是知道的人很少!至于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还有什么镇国公,他说是,自然就是了!”张知节抿了口茶悠然笑道。

    这么说还真没毛病,是啊,他是皇帝,他说他是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那他就是总督军务威武大将军,哪怕是以前没有这个官职,他说有,那就有了!

    “所以说,这些其实都是那天临时杜撰的,其实他的身份是……”刘姬叹道。

    但是刘姬还没有说出皇帝两个字,就已经让张知节给截断了。张知节竖起了一根手指放在了嘴边上,嘘道:“佛曰,不可说!”

    虽然张知节没有承认,但是刘姬已经心知肚明了,苦笑道:“提督大人真是瞒的我好苦,那么,提督大人今天是来干什么?做说客吗?”

    “我今天主要是来告诉你一下江西的事情。”张知节笑道。

    “江西的事情?是要替我哥哥伸冤了吗?”刘姬瞬间抛下了心事,急声问道。

    “你刚才说我是来做说客的?做什么说客?哦,不过大将军的脸色确实不好,我见到他的时候,他一直都在愁眉苦脸,茶不思饭不想!”张知节疑惑道。

    提督大人,一定是故意的!刘姬有些无语!现在她的心里最关心的是江西的事情,是她哥哥的冤情。但是张知节偏偏说了个头就扯到别的上面去了!

    看到刘姬十分无语的看着自己,张知节也知道自己转的有些生硬了,干咳道:“这个江西的局面十分复杂!不过,据本督派去的锦衣卫回报,你哥哥的事情已经查明了,你哥哥确实是被冤枉的!”

    说句实话,现在江西的局面这么复杂,又是宁王又是红衣教的,若是不是正德皇帝再三叮嘱,张知节还真不会让派往江西的锦衣卫留意这些小事!

    刘姬听到张知节已经确定自己哥哥是被冤枉的了,顿时激动道:“提督大人,既然已经确定我哥哥是含冤而死的,那周成严是陷害我哥哥的主谋,还请大人为我哥哥做主!”

    “不瞒姑娘,现在怕是还不行!”张知节为难道。

    “为什么?这都已经确定了周成严的罪状了,为什么还要他逍遥法外?”刘姬不解道。

    “因为江西已经失控了,据本督推算,宁王应该要起兵造反了!”张知节沉吟道。

    听了张知节的话,刘姬吃了一惊,虽然知道宁王在江西无恶不作,但是刘姬也没有想过宁王竟然会起兵造反!

    请记住本书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