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59章 错过

    这一席话说的极为坦然,李东阳是阅历极深之人,也自认为有几分眼力,他也看出来了张知节所说的应当是心里话。

    所以李东阳心里总算是放心下来了,笑道:“原来张提督是有喜事了,真是恭喜恭喜!改天一定要讨侯爷杯好酒喝!”

    张知节笑着拱手道:“多谢!多谢!”

    “既如此就不打扰张提督了!”心事已去的李东阳笑呵呵的和张知节作别!

    看到张知节远去了,一直跟慢慢踱步在后面的几位重臣这才跟了上来,急声问道:“阁老,怎么样?张提督怎么说?”

    心事已去的李东阳笑捋着胡子笑呵呵道:“看来张提督并非是以退为进之法,刚才张提督坦然相告,他确实无意领兵南下!老夫观他所言不虚!”

    “哦,张提督虽然年少,但是城府可不简单呢!不知道他是怎么说的?”杨廷和沉吟道。

    “他说他夫人刚刚有了身孕,所以心里比较挂念!侯府子嗣单薄,他有这个想法也是正常的!毕竟张提督和自己夫人十分恩爱,这是出了名的!”李东阳笑着解释道。

    “哦,原来是这样啊!这倒是还真有可能!看来再过个十个月九个月又得送出一份大礼啊!”杨廷和笑道。

    “这份大礼能换得王倔驴领兵出征也值了!”李东阳笑呵呵道,周围的其余人听了也跟着附和起来,这样想来确实是值了!

    就在这几位重臣正在这里笑谈的时候,一个小太监急匆匆跑来了,见到了内阁大学士等几位重臣,忙不迭的行礼问安,然后火急火燎道:“阁老,几位大人,不知道可曾见到张提督了?”

    “可是张知节提督?怎么?皇上召见张提督吗?”李东阳捋着胡子道。

    “是啊,就是小侯爷张提督!皇上回了东暖阁这才想起来,忘了留下小侯爷了,这不差奴才出来找来了!几位大人可曾看见小侯爷了?还请告知,奴婢感激不尽!”小太监急声道。

    皇上果然又召见张知节了,此时的李东阳觉得自己来找张知节解释果然是有先见之明!不过,想到张知节十分坦然的相告自己没有领兵出征之意,李东阳又释然了!

    “找张提督啊!刚刚还看到他了,不过他走的极快,像是有急事的样子,估计这会子都快要出宫了吧!”李东阳笑道。

    那小太监一听顿时急了,原来张提督都要快要出宫了,那你们在这里啰啰嗦嗦的干什么?这不是耽误事儿吗?小太监心里很生气,恨不得跳脚大骂,当然嘴上是不敢的,脸上也不敢显出来,恭敬的行完礼,转过身去走了几步之后,这才拔足狂奔起来。

    等到小太监气喘吁吁的来到宫门的时候,这一路上也没见到小侯爷的身影,小太监气喘吁吁的来到守卫处,一打听这才知道,小侯爷刚刚已经出宫离开了!

    小太监气的几欲吐血,都怪那几个老不死的耽误事儿,要不然的话自己堪堪能赶上!这下子好了,自己只能回去复命了!看皇上的脸色可不太好看,自己没能请小侯爷回去,皇上指不定怎么着自己呢!

    这小太监只能拍了拍大腿,然后垂头丧气的回去复命去了!回去的路上正好碰到了李东阳等几位重臣。

    李东阳笑呵呵问道:“怎么样?追上张提督了吗?”

    听了李东阳的问话,小太监心里更是气急,要不是这几个老头子刚刚耽误了事,自己至于追不上吗?现在看到自己垂头丧气的回来了,竟然还笑呵呵的问起来,这不是明显的幸灾乐祸吗?真是不当人子!

    虽然心里气急,但是小太监还真不敢怎么样,毕竟他还只是刚刚调进乾清宫,还只是一个没有品级的小太监,人家是堂堂大学士,朝廷重臣,地位差距悬殊。

    所以小太监强忍着心里的怒气,脸上努力摆出一副自然的样子,恭声回道:“回大人的话,不巧的很,小侯爷刚好出宫了,奴婢没能赶上!”

    虽然小太监努力想摆出一番自然的神色出来,但是毕竟只是一个年轻识浅的小太监,还没有那么深的城府,还是有不自然的神色流露出来了!

    当然了,虽然看出来了,但是李东阳等人毕竟是朝廷重臣,还不止于和一个小太监一般见识,闻言淡笑道:“那真是不巧了,也罢,皇上估计还在等着你回话呢,去吧!”

    张知节离了乾清宫倒是没有想到正德皇帝又派小太监着急忙慌的出来找他。所以张知节出了皇宫之后就直接回府了。

    果不其然,太太都没有在上房,而是来了张知节和徐佳颍的小院。太太坐在那里,徐佳颍斜倚在软塌上陪太太说着话,但是无论是太太还是徐佳颍都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翠墨打着帘子笑道:“二爷回来了!”张知节抬步进了屋。太太和徐佳颍的目光瞬间都聚集到了张知节的身上。

    太太顾不得别的,直接就开口问道:“怎么样了?领兵出征的人选定下来了吗?”

    “定下来了!群臣全都推举王守仁,我也推举王守仁,最终皇上当场就宣布了,由王守仁领兵出征!”张知节笑道。

    太太和徐佳颍听了全都松了一口气,她们是打心底里不想张知节再领兵出征了!这次宁王叛乱远在江西,路途遥远一去就得经年累月不说,还十分凶险!

    太太的脸上重新挂起了笑容,笑道:“不会有什么反复了吧?”

    张知节摇头笑道:“怎么会有反复?群臣都一致推举王守仁,连我都推举王守仁,皇上也准了,谁还会想着反复,这事肯定就这么定下来了!”

    太太喜笑颜开道:“这就好!这就好!王侍郎乃是进士出身,又熟读兵法,可不是你这半吊子能比的!你上次出征还仰仗了人家不少,现在他领兵出征肯定能旗开得胜,凯旋而归的!”

    “到时候就天下太平了!你说这天下太太平平的多好,怎么有的人就是想不开呢,好好的富贵日子不过,非要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