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65章 获悉

    京城发生了这么重大的事情,锦衣卫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但是张知节却并没有在锦衣卫的衙门里。

    张知节回了府之后就一直陪着太太和徐佳颖闲话,并未想到本已经尘埃落定的事情竟然还会再起波澜,甚至发展成了惊天海啸!

    此时的张知节还在笑嘻嘻的听着太太说着怀孕生孩子的趣事,正听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依雪急匆匆进来了,进来就咋呼道:“二爷,二爷,出大事了!”

    看到依雪气喘吁吁的样子,张知节宽慰道:“天塌了还有个高的顶着,不要着急,慢慢说!出了什么大事?”

    “额,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大事!只是锦衣卫的指挥使啊镇抚使啊还有白千户都来了,脸色都十分凝重,说了出了大事了,着急要找二爷!我看他们急得团团转的样子,像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依雪急声道。

    看来是真的出事了!张知节脸色也有了几分凝重,站起来笑道:“我去看看!”

    本来屋里欢快的气氛被依雪的这一席话一扫而空,气氛也有了几分凝重。张知节出了院子立即大步向外院走去。

    果然见到宋存、高勇、白玉兰都面沉似水的等在那里,全身都弥漫着凝重的气息。张知节大步走了过来,沉声道:“发生了何事?”

    宋存抱拳沉声道:“大人,出大事了!廷议散去之后就传出来了皇上要御驾亲征的消息,这一消息一出来就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整个京城的朝臣都被震惊了,纷纷鼓噪起来,如今已经到午门跪谏了!”

    果然是出大事了!这才过了两个时辰不到,就发生了这样的大事!张知节沉声道:“午门跪谏的官员大约有多少?”

    宋存苦笑着沉声道:“所有的朝臣只要是在京的,几乎都去了!”

    张知节心里一沉,点点头道:“你们稍等,我去换身衣裳!”张知节此时穿的还是常服,听到依雪的传话立即就赶来了,若是去锦衣卫衙门或者办什么事的话,穿常服也没什么,但是发生了这等大事,还要入宫,穿常服就不妥了!

    见到张知节面沉似水的回来了,太太虽然知道自己是妇道人家,有些时候不该问,但是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虽然这是大事,但是却不是什么机密事,估计百官午门跪谏估计正在火速在京里传播,所以张知节叹道:“皇上打算御驾亲征,如今百官正在午门跪谏!我得去看看!”

    张知节说完就急匆匆去内室换衣裳去了,太太听了也吃了一惊,午门跪谏确实是了不得的政治风波,不知会牵动多少官员的生死富贵!但是皇上不是刚刚同意让王守仁领兵出征吗?怎么又突然要御驾亲征了?

    张知节换上蟒袍就急匆匆的出了府邸登上了马车,宋存、高勇、白玉兰带着一众锦衣卫护送着马车驰向午门!

    坐在马车里的张知节脸色变得越来越阴沉,真是多事之秋啊!皇上怎么突然产生了要御驾亲征的念头呢?皇上自己本没有想到,一定是有人向皇上邀功进的谗言!

    说句实在话,张知节是不愿皇上亲征的,实在是风险系数太大!张知节宁愿自己领兵也不愿正德皇帝御驾亲征!

    会是谁向皇上进的谗言呢?这绝对是投皇上所好,看穿了皇上心里的渴望!皇上渴望什么?皇上渴望自己领兵一展身手,皇上渴望南巡见识一下南方的花花世界!

    正德皇帝屡次在张知节面前展现过对南巡的渴望,也艳羡过张知节领兵打仗的经历!此次宁王造反发生在南方,既能满足正德皇帝南巡的愿望,又能满足正德皇帝领兵打仗的愿望,可谓是一举两得!

    只是宁王造反发生的突然,整个朝廷都是笼罩着凝重的气氛,所以正德皇帝一时没有想起御驾亲征的点子来!但是却有人提醒了皇上,这下一下子说到了皇上的心坎里去了!

    正德皇帝怎么可能不大喜若狂,欣然答应!他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既能领兵打仗,又能去南方的花花世界玩一趟的机会!

    明白了正德皇帝的心理,就明白了情势是何等的严峻,要想劝说正德皇帝放弃御驾亲征,真的是非常的难!

    说句实在话,群臣于午门跪谏所起到的所用微乎其微,甚至说会适得其反!因为正德皇帝正处于一个叛逆的时期,群臣午门跪谏是基于一个什么借口,肯定是发生于正统十四年的土木堡之变!

    而正德皇帝自幼就热衷于兵书兵法,现在被群臣午门跪谏,以土木堡之变规劝,正德皇帝不但不会感到害怕,反而会感到,感到被群臣轻视了!那他就更要证明自己!

    张知节不由深深的叹息,这事发生的太过突然了,之前没有丝毫的预兆,自己也未能做出什么干预!

    其实张知节心里也有几分埋怨内阁,若是李东阳等人阻止或者拖延了这次午门跪谏的话,张知节还有把握劝说皇上放弃御驾亲征的想法!

    但是现在已经发生了午门跪谏,皇上估计早就怒发冲冠了,这个时候所有劝说的人都会被皇上视为站在他的对立面!

    大学士等几位重臣是不可能劝说皇上放弃御驾亲征的念头的!而张永、谷大用等内官也很难奏效,况且这个时候只要他们的脑子不抽风是绝对会坚决的站在皇上这一边的!

    他们的荣华与权势完全是得自皇上的恩宠,这与朝臣又不相同,所以只要不是事关自身安危,他们是绝对不会冒险与皇上的念头相左的!

    像马永成等人掌着东厂却一直没有用武之地,完全没有当年谷大用时候的威风,现在出现了这样一个契机能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

    但是也并不是就一定不能劝说皇上回心转意!至少张知节自忖可以,哪怕是现在发生了午门跪谏,他也能做到!

    没有发生午门跪谏张知节能做到,发生了午门跪谏张知节也能做到!但是要付出的代价却是天壤之别!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