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73章 乌龙

    真是够狠的啊!这绝对是下死力气拧的!张知节不由摇头,咋就这么想不开呢!就连撩着衣裳的宫女都都忍不住吃惊的一只小手掩着樱桃小嘴!

    正德皇帝见张知节没什么动静,连忙问道:“怎么样?很严重吗?”

    “额,也没破皮,没流血什么的!”张知节迟疑道。

    “哦,那就好!”正德皇帝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但是随即又有些疑惑,好像是哪里有点不对啊!用手拧能拧破皮拧出血来吗?

    虽然正德皇帝这是头一次拧自己,额,也没拧过别人,但是本来好像就拧不出血来啊?

    站在后面的张永和马永成看到那宫女吓得脸色都变了,捂着自己小嘴,吓得赶紧走上前来,然后就看到了正德皇帝身上那一片深紫色,吓得脸色大变,尖叫了起来!

    “啊!御医!快去传御医!”张永和马永成顿时跳脚大叫了起来,侍候在一边的小太监顿时吓得一溜烟跑了。

    见到张永和马永成的动静,张知节忍不住抚额,正德皇帝被吓了一跳,急声道:“怎么了?怎么了?”

    张永哭道:“皇上,您的腰上紫了一片!”

    正德皇帝结巴道:“厉,厉害吗?”

    张永听了连忙点头,马永成在一边也带着哭腔道:“皇上,您下手也太狠了!何苦这么为难自己,保重龙体重要啊!”

    正德皇帝被吓了一跳,懊恼道:“这不头一次干,没经验啊!况且知节说要用力!”

    张知节感到十分无语,我说用力点,你也不用这么用力啊!正德皇帝被吓了一跳,正有些茫然失措的时候,却发现张知节好像并没有什么紧张的情绪!

    正德皇帝疑惑道:“知节,到底严不严重啊?”

    “额!这个,看起来很吓人,不过没什么事,让太医覆点药估计用不了几天就好了!”张知节笑道。

    其实现在已经疼过去了,只要不碰到并不感觉到疼,正德皇帝扭过头来想要看一看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竟然把张永他们吓成这样!

    张知节看到正德皇帝使劲扭着头,无语道:“皇上,看不到的!”

    正德皇帝有些不放心道:“朕想看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让朕看看!”

    张知节点头道:“这个简单的很,有两个法子!”

    “一个法子是皇上找个人用同样的力道拧一下,马上就能看到了!”张知节笑道。

    话音一落,大殿里的宫女太监们都觉得一阵凉意袭来,齐齐觉得有点腰疼!

    正德皇帝在马永成和张永等人的身上扫了一眼,点头道:“有道理,倒是这么回事儿!”

    张永干笑道:“皇上乃是龙体,跟咱们这俗人的身体总归是不同的,不同的!小侯爷的第二个法子想必更好!”

    张知节笑道:“也罢,去取几个玻璃镜来!”

    正德皇帝疑惑道:“玻璃镜子只能照着前面,还能照到后面不成?”

    “一会儿皇上就知道了!”张知节神秘道。

    等小太监们取来玻璃镜,张知节让他们按照角度摆好,正德皇帝惊喜道:“看到了,看到了!咦,看上去还挺好看的!”

    这关注点还真是不同凡响!折腾了一会儿御医终于在小太监的带领下急匆匆的赶来了!

    这花白胡子御医一大把年纪了提溜着药箱一顿飞奔,还真不容易!见到皇上腰上一片紫色吃了一惊!这,这是什么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啊!

    这名御医是做梦也想不到这是拧出来的,毕竟堂堂皇帝啊,谁敢拧皇上啊?这不是老寿星上吊,活够了吗?

    至于,皇帝自己拧自己,还下这么大的死力气拧成这样,谁信啊?这御医虽然老了,但是还不是老糊涂!

    御医将手搭在了正德皇帝手腕上,没过一会儿就御医就冷汗直冒了,这特么一起正常啊?没毛病啊!

    但是看着皇上腰上那一片青紫,要说皇上正常,谁信啊?别说别人了,他自己都不信,但凡眼不瞎的都不信!

    御医有些惶恐了,抹了把头上的冷汗,哆嗦着继续把脉!御医的这个样子可把大殿里的人都给吓惨了!

    正德皇帝的脸都白了,张永和马永成也吓得哆嗦起来,这御医都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了,这是得多严重啊?

    张知节的心里都咯噔一下,不至于吧,正德皇帝难道娇贵到这般地步?连拧一把都拧出生命危险来?

    这简直闻所未闻啊,这要是放在后世妥妥的腾讯新闻推送啊!某男子自己拧了自己一把,结果竟然致使生命垂危……

    连张知节都有些忐忑起来,看到花白胡子御医冷汗噌噌的往外冒,脸色有些苍白的样子,张知节实在是忍不住了,问道:“胡御医,就是拧了一下变得紫了,应,应该无碍吧?”

    胡御医一下子瞪大了双眼,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竟然是拧出来的!皇上腰上那一片紫色印记竟是拧出来的!

    拧出来的你早说啊!差点被你吓死!我说怎么把脉都没有问题!原来竟然是拧的!

    胡御医胡子一翘一翘的,等着大眼,呼哧呼哧面色由苍白一下子变得血红!

    这到底是怎么了?张知节有些茫然,胡御医咬牙切齿道:“拧,拧的?”

    张知节点头道:“对啊,拧的!很,很严重吗?”

    严重个屁啊!拧一把能严重到哪里去!不过考虑到眼前的毕竟是小侯爷,胡御医只好勉强道:“不严重!”

    不严重?不严重你这又是冒冷汗又是脸色苍白的吓唬谁呢?正德皇帝听了迟疑道:“真的不严重吗?”

    胡御医立即躬身道:“回皇上,臣给皇上配点药敷上,两天就好了!”

    周围的人听了都送了口气,正德皇帝有些不满道:“这么简单啊!你这个样子倒是把朕吓了一跳,不严重你早说啊!”

    “臣,臣也没有想到这是拧出来的?臣,仔细把了脉并没有什么异象这才吓出一身冷汗来!”胡御医有些窘迫的解释道。

    周围的人听了这才明白,原来是这么个乌龙,真是被吓了一跳,正德皇帝抬手指着张知节道:“怪他!都怪他!”

    作者君努力码字中,稍后再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