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583章 春宵苦短日高起

    对于正德皇帝的这个问题,张知节自然不会回答,因为张知节是一个不愿意说谎的人!

    这个问题自然由刘姬来回答,刘姬闻言笑意盎然的嗔道:“皇上,我不过是刚刚学会骑马,黑灯瞎火的能走的多块啊!”

    正德皇帝闻言笑道:“倒是把这个给忘了!一路上可安泰?”

    刘姬笑吟吟道:“有提督大人亲自保驾护航,还能发生什么事啊?”两个小太监听到刘姬的回答,垂下了眼睑,一副什么都没听到的样子!而张知节则是在一边笑吟吟的听着,丝毫没有插话的意思!

    那倒也是,对于张知节,正德皇帝还是很信任的!见到正德皇帝没有再问下去的意思,张知节就识趣的告辞道:“皇上,已经夜深了!臣就先告退了,皇上和刘,刘公公也早点休息吧!”

    细想一下,这话好像没有毛病,但是乍听之下总觉得很别扭呢!正德皇帝张了张嘴:“额,那行,知节也累了一天了,也去休息吧!”

    张知节离开了中军大帐,去了旁边的一座大帐,亲卫早就都收拾妥当了,白玉兰端了来洗脚水,张知节泡了泡脚就躺下了!

    在京里锦衣玉食了这么久,又一次领兵出征还真有些不习惯,别的还好,就是这躺在床上没个软玉温香的胴体暖被窝,让人很不习惯啊!

    特别是旁边的大帐里,正德皇帝估计和刘公公正在卿卿我我,干柴烈火,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啊!

    第二天醒来的张知节,顶着个熊猫眼,天还蒙蒙亮,大军就已经准备就绪,准备出发了!

    之所以还没有出发是因为,正德皇帝还晨睡未醒!张知节听完了属下的回报,知道中军已经准备就绪之后,这才来到了中军大帐。

    此时的王守仁和彭泽已经焦急的在中军大帐外等着了!如今宁王造反,军情紧急,不知多少黎民百姓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大军行军一刻也不能耽误!

    偏偏正德皇帝还晨睡未醒,这如何不让两人着急,若是皇上每天都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那大军要赶到江西要猴年马月啊!那还平什么乱啊!估计宁王那时候都打到京城了!

    王守仁和彭泽倒是想进去规劝一番,可惜的是,守门的小太监和侍卫可不敢轻易的放两人进去!

    所以他们只能待在大帐远处干着急!碰到这种事情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着人去请张知节来了!

    张知节知道后匆匆赶来,还忘了这茬了!依正德皇帝在豹房的性子,睡个日上三竿那是常有的事!

    特别是昨夜还有刘姬在,两人情到浓处干柴烈火,会发生什么可想而知!正德皇帝不知道几更睡的呢!

    面对这个情况张知节也有点犯愁!站在大帐外面,张知节也十分踌躇,这些侍卫和太监倒是不敢拦他,若是平常的话,张知节也就进去了!

    但是现在刘姬也在里面,谁也不知道里面是个什么情况啊,张知节怎么好贸然闯进去!

    至于让太监们进去通禀,呵呵,他们怎么敢打扰皇上的晨睡?

    王守仁见到张知节站在大帐前面眉头微缩,有些迟疑的样子,不由有些疑惑,按理来说,以张知节和皇上的关系,何需如此顾忌,直接进去劝谏皇上就是!

    所以王守仁黑着脸道:“提督大人,现在军情紧急,一刻也耽误不得,大人受命亲临中军,当劝谏皇上才是!”

    废话!我当然知道军情紧急!张知节没好气道:“本督这不是在想法子吗?”

    王守仁听了有些惊疑,眼里尽是思索之色!但是彭泽就有些不耐了,还想什么法子啊,直接进去将皇帝叫醒,然后陈述厉害关系劝谏一番不就完了吗?

    但是彭泽毕竟和王张知节关系不是很熟,所以,有些话说的不好太直白,所以频频给王守仁打眼色,意思很明显,让王守仁说!

    张知节都看在眼里,也知道确实是不宜在耽误了,只好硬着头皮上前,进去是不行的,先到大帐门前喊两嗓子再说吧,虽然有些不合规矩,但是也算事急从权了!

    那些太监侍卫们见到王守仁和彭泽来了,还没觉得有什么担忧之心,但是现在见到张知节来了,一个个心里都觉得压力山大!

    他们只能祈祷小侯爷没有要闯进大帐的打算,但是害怕什么偏偏就来什么。见到小侯爷迟疑了一阵子,还是慢步走上前来,一个个的心里忍不住发苦!

    赖义是此次跟随正德皇帝出征的品级最大的太监,小侯爷走前来里来他无疑是首当其冲!

    见到小侯爷走进了,赖义苦着脸道:“小侯爷!”张知节笑呵呵道:“赖公公,皇上醒了没?”

    能让小侯爷叫一声赖公公那无疑是极为荣耀的事,但是此时的赖义却嘴里苦的厉害,闻言只能无奈道:“小侯爷,皇上昨夜睡得迟,所以还晨睡未醒!”

    对于这些太监而言,眼光只是局限在宫里那一亩三分地,能将目光放到京城的都是有出息的大太监!至于放眼整个天下的估计也就是刘瑾那样的,想着怎么从整个天下敛财的!所以什么宁王造反跟他们没啥关系,能够让皇上高兴这对于他们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军情紧急,大军已经整军待发,要请皇上起床才好!”张知节笑道。

    赖义闻言嘴里发苦,嗫嗫说不出话来,反正他是不敢的!张知节笑道:“放心,本督亲自去请,不与你们相干!”

    说罢就上前走去,这些太监侍卫们犹豫了一下没敢拦,毕竟小侯爷在豹房里那可是很随意的,去皇上的寝殿都无需通报,更何况此地不过是中军大帐!

    张知节到了大帐之前,干咳了两声,等了等没见里面传出来什么动静!事已至此,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张知节凝神静气,气沉丹田,声音已经到了嗓子间了,这时旁边传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咦,提督大人起的这么早啊!”

    正在运气的张知节一时不备,被这个声音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