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20章 神机营

    原本宁王的大军因为停军而变得冷静下来,现在随着继续进军,随着两军的距离不断的缩短,宁王的士卒又开始变得两眼通红,气喘如牛起来。

    这时的两军已经逐渐能看的清双方大军的阵营了,宁王也终于见到了朝廷大军的阵营,原来前方比较疏散的是神机营!

    宁王的军中并没有多少弓兵,一来是因为刀枪比较好打造,但是弓箭却不易打造,二来他的大军多是土匪出身,扛着大刀砍人行,让他们拉弓射箭他们就不在行了!这弓箭手不经过训练是派不上用场的!

    当然了对于火器,宁王虽然很渴望拥有,但是他也肯本就弄不到!毕竟朝廷对于火器的管制还是比较严格的!即便是宁王贵为亲王,想要弄几把火器赏玩还可以,想要大规模装备他的大军,那是不现实的!

    况且火器的运用比弓箭还难,更需要大量的训练!他仓促成军,想要将这些土匪流氓训练起来,那真是太难了!

    所以宁王的大军缺乏远距离攻击手段!但是宁王对于火器倒也不是很害怕,因为他知道这火器装填起来十分麻烦,还容易发热炸膛!

    他还听过很多笑话,很多士卒临战紧张,所以在运用火器的时候,敌人还没有到射击的距离之内就紧张的仓促射击了,结果自然是什么都打不到,还白白错失了良机!

    但是出乎宁王预料的是,大军正在逐渐接近了,但是预料到的火铳声并没有响起来!一声都没有响起来!这才是最让人诧异的!竟然没有一个人失手吗?

    宁王也以为朝廷的大军和他的大军一样疏于操练,却不知道,自从张知节提督神机营之后,对于操练十分重视!

    两军越来越接近了,终于到了既定的距离,两边的参将算好距离后,开始指挥起来!

    一直都在纳闷的宁王他们终于如愿的听到了火铳声,如雷一般汇聚起来的火铳声,对面一阵硝烟弥漫,自己的大军前锋如同割麦子一般纷纷倒下,惨叫声不绝于耳!

    宁王的大军为之一震,他们虽然对方带着神机营,知道对方在战场上会动用火器,但是真的听到了见识到了,还是十分震惊!

    但是火铳声响起的快,去的也快!虽然前锋一下子倒下了上千人,但是这跟大军比起来并不算多大的损失。

    但是宁王一直等的就是这个,只要火铳声响过去之后,大军就可以冲锋了!宁王的令旗挥舞,苍凉的号角声响了起来。

    宁王的大军开始冲锋了,果不其然,大军一下子就乱了套,原本勉强保持的锥型阵一下子变得荡然无存。

    但是张知节的大军并没有响起冲锋的号角声,而是依然沉寂,因为火铳声并不只有这一阵。

    宁王的大军刚刚开始冲锋,排在最前面的火铳兵立即向后尾撤去,露出来了已经填装好的火铳兵!

    宁王的大军正要满怀信心的冲锋,这是又响起来了密密麻麻的火铳发射的声音!

    宁王的大军又像是割麦子一般倒下,这次大军已经开始冲锋了,距离也更近了,所以损失比上一轮还要惨重。

    还没接战就这样了,宁王咬牙心里默道,竟然打了本王的大军两轮,有本事你再来一波啊!

    然后朝廷的大军如愿满足了宁王的心愿,又是一阵噼里啪啦的火铳声!硝烟依然弥漫,看不清对面的具体情形!但是自己大军的情形可是十分的清楚!

    这火器十分歹毒,这么远的距离打在身上并不能让人立即就死去,但是却比死还要残忍,因为还要忍受那种彻骨的疼痛!而被打中了,就基本意味着离死不远了,只是死之前还要经历难以忍受的痛苦折磨!

    战场上充斥着凄惨的惨叫声,让宁王大军的士气为之一泄,火器这玩意儿还真是挺厉害!宁王的大军本就对火器十分陌生,心里有些好奇和敬畏,现在终于在战场上见识到了。

    宁王也有些被火器的声势所夺,这要是一直这么循环的打下去,那他们还冲锋个毛线啊!还没冲到人家面前,人死了一半了,剩下的也胆寒了,还打什么打?

    不止是宁王的脸色变了,刘士养也被这火器的声势所夺,不过他身为宁王的狗头军师,知道的到底多一些,此刻见到宁王脸色都变了,心里有了几分窃喜!

    刚才他在宁王面前丢了好大的脸面,心里面难免有些忐忑,想着怎样才能扭转自己在宁王心中的印象!

    这下子机会来了,因为他知道朝廷大军的这个战法!这也不是张知节自己的创举,乃是抄袭了沐英所创的战法!

    所以此刻见到宁王被火器的声威所摄,刘士养立即高呼道:“王爷,张知节这厮是用的当年沐英所创的战法,分成三列射击,三列射击完了,火器就撤到后面去了!”

    宁王听了心里大喜,因为刚刚已经发生了第三次射击,也就是说已经是最后一次了!亏自己刚刚还胆寒了,原来也不过如此!关键时候,还是靠丞相稳定了军心啊!

    宁王脸色微微好转,待要夸赞刘士养几句,然后耳边就又响起来了又一阵火器的声音!

    噼里啪啦声伴随着无数凄厉的惨叫声,一茬又一茬的士卒倒下了,宁王的脸色变得十分阴沉,斜瞄了刘士养一眼,冷哼道:“到底还有几次?后面还有没有?”

    “按理来说,就只有三次啊,不可能有四次啊!”刘士养喃喃道。

    “有什么不可能的?这都是已经发生了,还不可能有第四次?后面到底还有没有?”宁王怒声道。

    这下子刘士养怂了,马丹,这张知节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刘士养有些底气不足道:“应该,应该还有!”

    宁王听了刘士养的话下令大军戒备,但是随后的第五次火器声并没有随之而来,刘士养的脸色慢慢变成了猪肝色,今天真是流年不利啊,干什么什么不顺,张知节这厮怎么就不按照常理出牌呢?就不能配合一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