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38章 传旨

    没想到皇帝竟然这么说,竟然有证据指向提督大人投靠宁王,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他们锦衣卫消息灵通,怎么没有得到这方面的任何消息?

    事实上此时的高勇已经抱着豁出去了的心理,所以当即执着的问道:“皇上,臣斗胆问一下,是什么证据指向张提督投靠了宁王?”

    说到这里正德皇帝迟疑了,那些证据只能说可能引起怀疑,对于这些张知节的老人来说,他们知道皇帝光靠这点肯定不可能就怀疑的!

    正德皇帝有些支吾道:“额,证据暂时还不能公布,等过几天就真相大白了!你们且回去吧!”

    高勇听到这里禁不住生出了满腹疑云,什么证据不能公布?肯定是没有证据,或是证据不足以断定张提督投靠了宁王!

    也是,张提督根本就不可能投靠宁王,怎么可能有什么证据!高勇长吸一口气,磕头道:“皇上,张提督怎么肯能会投靠宁王,张提督这些年忠心为皇上,甚至置自己的生死于不顾!”

    “当年的刺杀案,那时候张提督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却不顾危险亲自带着我们前来护驾,当时刺客首领武功高强,刀尖就从张提督的鼻尖前滑落下来,只差一点就……”

    “还有后来的红衣教一案,为了弄清楚幕后黑手,张提督不惜亲身犯险,前往南京钓鱼,当时的红衣教汇聚了无数江湖高手,更有江湖中顶尖好手,若不是临行前偶然抽调了白玉兰,张提督就已经喋血秦淮了!”

    “还有后来的葫芦沟,张提督更是险些丧命!皇上,张提督舍命为皇上做了这么多事,难道还不能证明他的忠心吗?皇上,您都忘了吗?张提督怎么可能会投靠宁王?”说到最后,高勇已经哽咽不能语。

    往事种种,全都历历在目,正德皇帝自然没有忘记,又岂止是高勇说的这些呢?正德皇帝听的眼圈泛红,禁不住起身叫道:“朕怎么可能会忘记?朕自然不会忘记!朕从未怀疑过知节!”

    高勇他们本来还沉浸在伤感之中,突然听到皇帝这神情激动的争辩,禁不住怔了,这是什么情况?皇上说他从未怀疑过提督大人?这不是前后矛盾吗?

    正德皇帝忍不住抚额,哎呀,说露嘴了,都怪自己太激动了!刘姬在一边感动的捂嘴偷笑,这下看你怎么圆场!

    算了,事到如今只能还是如实相告吧,至于王守仁的计策,成不成的再说吧!正德皇帝解释道:“其实这都是宁王派人来行的离间计,知节在樵舍大败宁王,宁王被打怕了,无奈之下这才出此下策。”

    “虽然那人说的天花乱坠,但是朕自然是不信知节会投靠宁王的!但是王守仁临机应变,想出来了将计就计之策,假装中了他们的离间计,明着撤了知节的提督之职,引诱宁王的大军出战!其实还是让知节领军!本来呢,这些朕都不能跟你们说的!”

    高勇和一众千户副千户顿时傻眼了,他们全都是怀着激愤之情而来,一心想着为提督大人讨个公道,没有想到最后的结果竟然是这么个样子!

    他们心里松了口气之余也十分窘迫,这下好像是闯祸了,打乱了皇上的谋划!这能怪谁呢?嗯,都怪王守仁那个老小子,出的什么馊主意!

    “臣,臣好像是闯祸了!臣,甘愿受皇上责罚!”高勇呐呐道。

    虽然做错了事,但是也算情有可原,正德皇帝摆手道:“算了,算了!这事不能对外透露,还有,你们都要表现出张知节被误解的样子,知道吗?”

    高勇他们听了心里发苦,这玩意儿怎么表现啊,但是这是他们自己寻来的苦差事,只能咬着牙也好配合好!

    正德皇帝心力交瘁的让他们退了下去!高勇他们出了大殿,立即围了一圈,然后你看我我看你,傻眼了!

    “这个,该怎么表现才像呢?”高勇呲牙道。

    “你是老大,你先来!”其余的千户副千户齐声道。

    于是这些人开始雕琢他们的演技,准备开始他们的表演,若是张知节在这里一定不忍看下去,真是惨不忍睹,太浮夸了,连瞪眼式表演都不如!

    南昌城早就被锦衣卫收拾的干干净净的,没有宁王的探子,但是城外还是有宁王的探子的!所以正德皇帝派去传旨的人马很容易就被宁王撒出来的探子发现了!

    出来传旨的是赖义赖公公,此次正德皇帝御驾亲征,张永、谷大用等大太监一个都没带,赖以就是此行品级最高的太监了!这事如此重大,不容马虎,所以正德皇帝将赖义派了出来。

    赖义坐在马上带着侍卫们一路疾驰,他的心情也随着马的飞驰不断的起伏,这可不是个好差事!去传旨把张知节的提督之职给罢免了,即便是假的,他也感到嘴里发苦。

    他这个正德皇帝跟前的心腹自然明白,张知节仍然圣眷正隆,可不像外人想的那样,认为张知节已经栽了!

    张知节并不知道宁王派人离间之事,毕竟他又不能未卜先知,如果他知道的话也不会上心,反而会对宁王的离间计嗤之以鼻,宁王真是黔驴技穷了!

    所以张知节听到有太监来传旨倒是有些吃惊,因为打了胜仗之后,正德皇帝勉励的旨意已经下了,该说的都说了,此时怎么会有旨意传来呢?

    将众将召集了起来,带着一头雾水和一头雾水的众将领,一起去亲迎天子使者。

    来人居然是赖义!若是在京里,赖义传个旨那是常有的事儿,不值得稀奇!但是现在不是在京里,赖义可是正德皇帝身边最大的太监,怎么会动用他来传旨呢?这就好比在京里的时候让张永、谷大用等人去传旨一般!

    最重要的是,张知节发现赖义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躲闪,嘴角还挂着一丝苦笑!这让张知节更加感到莫名其妙,看样子不像是什么好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