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45章 大旗迎风舞

    呼啦啦的兜兜迎风飞舞,这些去朝廷大军的营地前跑了一圈的骑兵们终于回来了!

    但是朝廷的大营并没有什么动静,宁王有些不耐道:“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动静呢?”

    刘士养干咳道:“王爷且稍等,总得给他们个反应的过程!”

    宁王只好按捺住急切的心思,挥手道:“去,再去跑一圈!”那些骑兵们只好苦着脸去了,呼啦啦的兜兜再次向着朝廷的大营冲去。

    但是他们冲到一半的时候,朝廷大军的大营忽然打开了!这些骑兵们一个激灵连忙调转马头划着弧线向自己的大军飞奔而回!

    此时的宁王已经顾不上关注自己亲卫的怂样了,他已经眯着眼睛紧紧的盯着远处那打开的大营!

    密密麻麻的士卒从各处营地冲了出来,从小的队形汇聚成大的阵形,宁王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面的大军已经基本成型了!

    宁王淡定自若的一扬马鞭,笑道:“呵,竟然真的中计了!这领军的宋春不但是个怂包,还十分的愚蠢,这么容易就上当了!”

    宁王还没有笑完,朝廷大军的中军就竖起了一杆大旗,被风吹的呼啦啦作响,迎风飘扬!上面写着几个大字:奉旨提督军务张!

    即便是对面的大军很快就列成了阵型,宁王也泰然自若,笑着讽刺领军的宋春,但是看到中军突然竖起的大旗,宁王一下子呆住了,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那是什么?!奉旨提督军务张?张什么?总不会是张知节吧?张知节都已经被成功离间了!已经被正德弄回了南昌,这是他的探子亲眼所见的!

    所以宁王有些忐忑,又有些茫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又岂止是宁王自己忐忑,他的大军不论是将领还是士卒都一阵哗然!

    虽然大旗上没有直接写出名字,但是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张知节,因为这个名字让他们记忆深刻,让他们心惊胆战!

    “丞相,这是怎么回事?”宁王的脸色铁青道。

    刘士养也懵逼了,不过他向来鬼主意多,闻言勉强解释道:“王爷,也许这是他们的阴谋,就是打出张知节的大旗来扰乱我军的士气!其实,可能张知节根本就不在军中!”

    虽然刘士养的解释也能说的通,但是宁王还是注意到了刘士养话里的可能两个字,这就说明了,并不排除张知节确实在大军中的可能性!

    “去,把李林给本王叫来!还有,将亲眼目睹张知节回南昌的探子也给本王叫来!”宁王怒声道。

    最近的李林有些意气风发,千两黄金,官升两级,还有没有兑现的两名绝色美姬,这都让他觉得有些春风得意!但是现在的李林脸色却十分苍白,死死的盯着远处朝廷中军的大旗!

    上面迎风飞舞的几个大字就像是一记记重拳,重重的砸在他的胸口上,让他有些艰于呼吸!怎么会是这个样子呢?离间计明明成功了啊,张知节提督军务之职已经被撤了,狼狈的回到了南昌!为什么朝廷大军的中军大帐还竖着张知节的大旗?

    是故弄玄虚,还是张知节就在中军大帐里?想到张知节可能就在军中,李林忍不住打了个冷战,若是张知节真的在军中的话,那自己可就要完蛋了!

    宁王对自己赏赐有多重,那对自己下手就有多狠!李林的心里十分的忐忑,然后就收到了传令兵前来传令,王爷召见!

    知道是躲不过了,李林在别人复杂莫名的注视下跟着传令兵去了!这一路上走来,李林的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事到如今,只能冒死一搏了!

    宁王恶狠狠的盯着正在走来的李林,沉声道:“李林,你跟本王说实话,离间计到底成功了没有?”

    “回王爷,末将以项上人头担保,离间计确实大获成功,正德当场就答应了将张知节免职,召回南昌!”李林一脸肯定的回答道!事实上,他说的都是事实,确实是成功了!所以李林直接以自己的项上人头担保,反正如果离间计没有成功的话,他也活不成了!宁王肯定会杀了他的!

    宁王听了李林斩钉截铁的话,看他一脸肯定的神色不似作伪,稍微舒缓了一些,这家伙既然以自己的项上人头作保,应该是不假才是!

    不过宁王还是指着远处沉声道:“看到对面的大旗了吗?那你告诉本王那是怎么回事?”

    “王爷,自古以来兵不厌诈!那宋春不过是无名之辈,根本就不敢跟王爷的大军对抗,所以才一直龟缩在营地之中,现在受了王爷的激将之法,不得不出营迎战,但是心里还是没底,所以才故弄玄虚!还请王爷明鉴!”李林沉声道,这就是他一路上考虑出来的说辞,不管怎么样先撑过眼前再说!

    这倒是和刘士养的意见不谋而合,宁王听了有些沉吟不定。刘士养抬头看了一眼对面脸色有些苍白的李林,觉得十分惊讶,没想到周成严手下竟然还有这么个人物!

    很快那个探子也被带来了,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宁王的跟前,宁王沉声问道:“你那日当真亲眼看到张知节回南昌了?”

    “回王爷的话,小的当时没敢离的太近,所以看不甚清,但是确实数百锦衣卫簇拥着一个人和传旨的公公一起离开的,而且看服侍确实像是张知节,那传旨的公公对那人还十分恭敬的样子!”那探子战战兢兢道。

    宁王听了沉吟起来,听起来倒是确实像是张知节离开了!而且自那之后并没有其余的人马从南昌城赶到朝廷的大营!

    刘士养摇着羽扇道:“王爷,看起来倒是真的很像是对面的宋春在故弄玄虚!看来这个宋春也不是一无是处啊!”

    宁王也不认为张知节还在大军之中,或是说他的潜意识里就不想相信张知节还在大军之中!再加上李林和那探子说的完全对上了,所以宁王冷哼道:“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本王一时不备倒还真让他唬了一跳!不过,这除了能唬本王一跳之外,还能有什么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