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60章 临战

    烟尘滚滚由远及近,张知节的大军就像是一片沉默的黑云,带着摧城般的压力飘了过来。

    张知节和正德皇帝坐在马上,已经注意到了远处的战场,虽然还看不甚清楚,但是三支大军泾渭分明还是能看的清楚的!

    其中一支大军肯定就是骑兵营了,也即是说宁王和一支大军正在这里大战,而且看情形那支大军仍然还聚在一起,不像是被击溃了!不过,那支大军看起来规模不大啊,跟骑兵营差不多!难不成是彭泽的大军已经被杀的只剩下这点兵马了?

    那也太凄惨了吧?这样的话彭泽真的是死不足惜啊!整整五万大军啊,若是只剩下了几千人,正德皇帝还不剐了他的心都有了!

    事实上,正德皇帝的脸色已经变的很难看了!本来跟着张知节的大军一路追来,见到了前面的战场,正德皇帝还有些激动难言来着。

    现在看清了战场的情形,正德皇帝的脸色有些发青了,气结道:“那是宁王的数万大军吧?彭泽的大军呢?怎么看起来比骑兵营的兵马还要少?朕不是交给了他五万大军吗?难道都让他给败光了不成?”

    其实另一支大军虽然看起来比骑兵营少,但其实并不少,毕竟骑兵营都是骑兵,同样的人数肯定看起来觉得人数多一些!

    但是争辩这个并没有什么意义,对于五万大军这个数字而言,无论是你剩下了三千兵马还是四千兵马没有什么区别!

    张知节只能言简意赅道:“确实有些过了!即便是打了败仗怎么能只剩下这么点人马?!”

    “岂止是过了?若是咱们没带着大军追上来的话,怕是他连这点兵马都剩不下!真是,真是气死朕了!”正德皇帝气呼呼道。

    随着大军的逐渐的接近,张知节已经发现了有些不对,那支兵马看起来不像是彭泽的大军,张知节忍不住惊讶道:“咦?”

    “咦什么?咦什么?哎呀急死朕了!”正德皇帝急声道。

    “那看起来不像是彭泽的大军!”张知节摇头解释道。

    “不是彭泽的大军那怎么可能?不是彭泽的大军那可能谁的大军?”正德皇帝有些惊疑道。

    张知节一边骑在马上四面观察,一面解释道:“很可能是伍文定的兵马!彭泽的大军擅自出战,伍文定也不好坐视不理,他只带了一万兵马西上,彭泽将自己的大军全部带出了九江,伍文定至少要留下五千人马守城,估计也就这么些人马了出战了!”

    “皇上看那边,那边有大军溃逃而过的迹象,这是一路向西去了!应该就是彭泽的大军!”

    张知节摸着下巴推测道:“看这个样子,应当是伍文定的带着兵马前来增援,正好遇到了彭泽的大军溃逃,为了避免被彭泽的败军冲散了,所以他的大军转移到了那边的土丘附近!而彭泽的大军就从这里一路溃逃走了!”

    正德皇帝听得目瞪口呆,如果真是如同张知节分析的那样的话,那彭泽真是做的够绝的!

    张知节笑道:“当然了这也只是臣的推测!不过,伍文定的兵马只有数千之众,面对宁王的数万大军却坚持了良久没有溃败,实在是厉害的紧!怪不得伍文定竟然能够在安庆城坚守一个多月!臣倒是很想见一见这个安庆知府!”

    正德皇帝笑道:“伍文定确实居功甚伟!王守仁与他是旧识,一直对他赞不绝口,可见伍文定确实有几分本事!”

    张知节的大军开进了战场,与骑兵营会合了起来,森寒的阵型排开,与伍文定和宁王的大军成品字型。

    已经两度击败了宁王的大军,所以张知节的大军士气如虹,拥有十分明显的心理优势!虽然宁王的大军没有逃走,反而一直都在频频动作,但是张知节并没有太大的担心,毕竟大军的战力不是一时半会儿就大幅度提升的!

    远远的观察了一番宁王的大军,现在宁王的大军阵型也有些严整的味道了,比之当初第一次大战的时候简直判若两支大军!

    但是这能改变什么吗?似乎不能改变什么,若论阵型,宁王的大军和张知节的大军还是不能比的!只是这样似乎不能让宁王产生什么心里优势!

    那么是什么让宁王的大军仍然丝毫不惧的陈列在战场上呢?张知节淡定的笑了笑,低声吩咐了几句,一个传令兵接了命令向伍文定所部快马而去。

    “见过伍大人!小的奉皇上和提督大人之令而来!”

    伍文定闻言吃了一惊,赶紧下马道:“皇上御驾就在军中吗?”

    “是的!皇上御驾在此,小的特来传令,伍大人辛苦了,还请伍大人带兵暂且休整!”

    显然,这是不用自己的大军参战的意思!皇帝和张提督都明白自己的大军在此戮战良久了,所以这才让自己的大军暂且休整!

    这是对自己大军的体恤,同时也表明了张提督强大的信心!不过也难怪,毕竟已经两番大败宁王的大军了!

    不过,伍文定却觉得有些不对,毕竟,宁王都已经惨败给张知节两次了,为什么他的大军竟然丝毫看不出士气低落的样子!

    刚才的一番较量,伍文定已经觉察出来了,宁王的大军士气如虹,甚至更胜当初安庆城下的时候!宁王会不会有什么依仗?

    伍文定定了定神,自信可以,但是可千万不要自大啊!皇帝的御驾在此,可不容有任何闪失!

    伍文定沉声道:“还请回去禀报皇上和张提督,安庆军依然可以参战,定不会拖大军的后腿。”

    安庆的守军所经历的战事比这个还要惨烈,比这个强度还要大,但是他们都挺了过来,所以,他们依然能参战!而且伍文定自忖不会拖大军的后退!

    之所以这么做并不是他不顾惜自己的兵力,也不是他想着在皇上面前有所表现,更不是为了自己捞功邀赏!

    而是因为皇帝的御驾在此,绝对不容有失,因为那关系着江山社稷的安稳,关系着无数黎民百姓的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