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678章 难熬

    “公公!”黛儿走上前来,右手掩着胸前的衣裳,有些楚楚可怜的叫道。

    “你怎么回来了?陪他睡了?”高凤脸色阴沉道。

    “没,没有!他没有动心!”

    啪!耳光响亮!黛儿被高凤一个耳光扇倒在地上,脸上一个鲜红的手印,嘴角流出了一丝殷红的血迹。

    “你的骚劲儿浪劲儿呢?你个贱货,让你去勾引个男人你都勾引不了!”高凤恶狠狠的盯着黛儿咬牙切齿道。

    黛儿听了高凤这恶狠狠的话沉默不语,心里头已经认命了!高凤死死的盯着她因为被扇倒在地而重新散开的胸前,脸色阴晴变化,反而笑了起来:“黛儿,你跟着咱家也有几年了,咱家锦衣玉食的供着你,你就是想要天上的月亮,咱家都恨不得摘下来给你!”

    “但是咱家知道你心里委屈,毕竟咱家不算真的男人!但是眼前就有一个完美的男人,家世显赫,权势滔滔,年少多金,风流倜傥,还多情惜花,这样的男人真是打着灯笼也难找!”

    “只要你陪他睡了,以你的手段还不让他享尽风流滋味,他还会舍得你吗?咱家也愿意放手,咱家只要回京就心满意足了!”

    “奴家从未觉得委屈过,能跟着公公已经是奴家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黛儿虽然心里暗恨不已,但是嘴上还是楚楚可怜道。

    “哎呦,你怎么这么傻呢!咱家都一把年纪了,有什么好的,你跟着他那才是好归宿,咱家也能得偿所愿!这不是两全其美吗?乖乖听咱家的话,去好好陪他,一定要让他享受一下你的温柔娇媚的绝妙滋味!”高凤眯着眼睛笑道。

    “公公!不是奴家不为公公尽心,实在是他没有这个心思!”黛儿解释道。

    高凤的脸色立刻由晴转阴,阴冷的目光落在了黛儿散开的胸前,伸出手来一把握了过去,高凤一边用力的施为,一边咬牙道:“没这个心思?空旷了几个月的男人会没这个心思?!没这个心思会把你的衣裳都撕了?”

    黛儿闷哼一声,脸色变得雪白,疼的额角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但是她不敢叫出来,更不敢讨饶!

    “公公!那是奴家迫不得已自己撕的!就算是奴家这样了他都没有这个心思!公公,不是奴家不尽心,奴家不敢坏了公公的大事!”黛儿强忍着疼痛解释道。

    听了黛儿的话,高凤怔住了,恨恨的使劲拽了一把,这才在黛儿的尖叫声中站了起来!

    高凤阴沉着脸背着手在房间里不停的踱步,嘴里年年有词道:“好你个张知节,还真跟咱家怼上了吗?咱家给你脸你不要脸!不指望你替咱家说句话,实指望你闭嘴就行了!咱家都把自己的女人送过去了,你竟然还不领情!”

    在房间里踱步了一阵,高凤有些气馁,当年在东宫的时候,他在朱厚照心里的分量就远远及不上张知节在朱厚照心里的分量,如今更是天差地别!

    “他有没有说什么?就这么让你滚回来了吗?”高凤阴冷道。

    “说了!他说,他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不可能连这点自制力都没有,他是不会在宫里乱来的,特别是,在皇上将乾清宫的宫女都撵走了的情形下!”黛儿期期艾艾道。

    “借口!都是借口!他有什么好怕的!你知道他有多受皇上信任吗?哼!”高凤隐怒道!

    高凤越想越是愤怒,三两步来到黛儿的面前,一把向她抓来,黛儿吓得一哆嗦,但是还是没敢躲开!任由高凤拉扯拖拽着她!

    高凤一边将黛儿向床上拖去,一边怒骂道:“你个贱人!让你去勾引个男人你都勾引不了!若是将男人的兴致勾引上来了,哪里还会顾忌那么多?”

    将黛儿重重的摔在了床上,高凤哆嗦着翻开了床头的盒子,里面形形色色的器物一应俱全,黛儿有些痛苦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接下来自己又将面临惨无人道的折磨。

    没多久房间里就响起了压抑的惨叫声,房间的周围早就没几个人影了,只有黛儿的几个侍女,一脸惊慌哀伤的听着房间里传出的惨叫声,她们知道夫人一定是又在经受着变态的折磨。

    不知过了过久,房间里终于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此时的高凤一脸潮红的躺在黛儿的身边,床上散落着各式的器物。而黛儿躺在那里眼神带着一丝绝望和悲伤,连动一下手指的的力气都没有了。

    张知节并不知道黛儿回去之后会经历那种非人的折磨,毕竟他无法体会高凤那种变态的心理!

    不过张知节确实被撩拨起了心火,本来就空旷了几个月,在经过了这么一番香艳的场面,如是心里没有****上来,那跟高凤还有什么区别?

    所以虽然张知节表情上十分淡然,但是其实下面早就支起帐篷了,黛儿带着侍女们走了之后,他反而松了口气,在这样下去长夜漫漫他还真不知道能不能把持的住!

    张知节长长的出了口气,就这样和衣躺在了榻上,鼻尖却传来阵阵幽香,若是平时也就罢了,偏偏在此时闻到女人的幽香,真是好难熬啊!

    有几分留恋,又有几分恼火,此时的张知节禁不住有些后悔,还不如在沐浴的时候就禽兽一把,看那几个侍女清纯的很,应当都是处子之身,也好过现在这么难熬。

    实在是受不了了,张知节恼火的起身将沾惹着黛儿体香的锦被扔在了一边,重新寻了一床被子过来!虽然还是有一丝若隐若闻的幽香,但是好歹不那么难熬了!

    但是躺在榻上的张知节却仍然辗转难眠,徐佳颖、清宁郡主、沈氏、娟儿、依雪她们一个个惹火诱惑的身子在脑海里显现,鞭长莫及啊!

    终于,张知节脑海里蹦出了一个修长、白皙、柔韧、惹火的身子,一个还没有完全吃掉的,一叶!

    不知道一叶是不是来到了南京,要不要和皇上请个假去趟扬州?若是一叶没来南京的话,不知道紫衣来了没有,哼哼,虽然和紫衣还没亲热过,但是来了南京的话,任你武功再好也要将你扑倒!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