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00章 姜是老的辣

    本以为自己说了这个震惊的消息老爷子会大吃一惊,没想到老爷子却一副毫不惊讶的样子。

    “爷爷,您已经知道了?”徐鹏举愕然道。

    “有这个猜测!刚刚的时候,府军卫调兵了,你知道吗?”老爷子沉声道,国公府扎根南京百年,势力盘根错节,现在又是特殊时期,所以有什么风吹草动很难瞒的过老公爷!

    “知道,高大林这个蠢货,自己作死去闹事闹到张知节和皇上那里去了!”徐鹏举有些幸灾乐祸道,虽然他也有些灰头土脸,但是想到高大林这个蠢货,他心里就平衡多了!

    “具体经过是什么?说说!”老国公眯着眼睛道。

    徐鹏举将事情的经过仔仔细细的描述了一遍,最后有些纳闷道:“张知节倒是变得好脾气了!当年我在京城惹了他的时候,他可是暴虐的把我抓进了大牢里!现在倒是变了,不仅轻轻的放过了高大林和贾振朝,还和高凤言笑晏晏其乐融融,到底同是东宫故人!”

    “东宫故人?”老国公嗤笑道:“当年刘瑾和高凤也是东宫故人,高凤还不是被刘瑾赶出了京城,到现在还没有回去!张永、马永成、谷大用、邱聚,都和高凤是东宫故人,若是真的还有那份交情,高凤早就回京了!你以为高凤愿意待在南京啊?”

    “那,张知节这是为何啊?”徐鹏举有些疑惑道。

    老国公瞄了一眼还有些糊涂的徐鹏举,都是年龄相仿的年轻人,这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当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老国公淡淡道。

    “在乎山水之间也!这个我知道!”徐鹏举点头道。

    老国公真的很想捞起茶碗来给徐鹏举的头上开开窍,只是考虑到就这么一个孙子,还得他继承偌大的家业,只能作罢!

    “鹏举啊,张知节在那里屡屡拿无令调兵形同谋反吓唬贾振朝,最终吓得贾振朝将调兵之事推到了高凤的身上,你就不能意会点什么吗?”老国公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张知节意在高凤?”徐鹏举有些不可思议道。

    老国公总算是欣慰了一点,总算不是无可救药!但是徐鹏举却有些抓狂道:“张知节和高凤没有什么愁怨吧?就因为这点小事,张知节就打算干掉高凤?这,张知节啥时候变得这么丧心病狂了?而且这也太冒险了吧?”

    “鹏举啊,首先,你太低估了张知节现在的地位!你别看他对你称兄道弟,那是对故友没有架子,他如今的地位远超你的想象!”老国公感叹道。

    徐鹏举听了脸色微微一变,他知道张知节如今又立下了战功,肯定地位更超从前,但是张知节对他还是一点架子都没有,这让他没有什么太深的感受!

    见到徐鹏举的样子,老国公点醒他道:“你是不是没什么感受?那我来告诉你,张知节入宫的第一晚,高凤就把自己的女人送到了张知节的床上去了!”

    噗!徐鹏举直接喷了!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南京镇守太监是什么样的权柄,他这个地地道道的南京人最清楚不过了!甚至说他这个国公府嫡长孙比一般的南京人更加清楚!

    南京镇守太监的权柄不比他爷爷的权柄差!不比他爷爷的地位差!徐鹏举长长的吁了口气!他的内心实在是太震撼了!

    老国公说完之后就一直喝着茶,等着徐鹏举自己回味。良久,徐鹏举仍然有些不可思议道:“怎么会这样?高凤毕竟是南京镇守太监,再怎么也不至于连自己的女人都送到张知节的床上去了!那,张知节……”

    老国公淡淡道:“人的心里都有欲望,高凤被刘瑾赶出了京城,就一直心怀恨意,如今刘瑾早已伏诛,张永、马永成他们这些东宫故人都大权在握,高凤心里也渴望着回京,甚至比任何人都要渴望,但是他想回京又岂会那么容易?”

    “现在,皇上驾临南京就是他最好的机会!所以他把自己的女人都送到了张知节的床上!只是他心里憋得久了,有些太心急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啊!”

    “张知节素来谨慎自持,如今陪皇上住在宫里,他怎么可能会接受高凤的这份大礼?就不算他不住在宫里,以张知节的为人,为了不落人话柄,他也不会碰高凤的女人的!”

    徐鹏举仔细想了一下,确实如此,依张知节的性格,确实不太可能碰高凤的女人!徐鹏举有些皱眉道:“高凤将自己的女人都送来了,张知节却拒绝了,这……”

    “所以说,高凤太心急了,两人心里都已经有了根刺!偏偏这个时候,高凤的宝贝侄子又搀和了进来!”老国公眯着眼睛分析道。

    “所以,张知节这才起了干掉高凤的心思?”徐鹏举恍然大悟道。

    “倒也不至于是要干掉高凤,高凤毕竟是皇上的东宫旧人!还是几分旧情在的,要不然高凤被刘瑾撵出京城还能做到南京镇守太监的高位上?虽然张知节有能力彻底干掉高凤,若是没有合适的机会,还是要费一番手脚的!”

    “所以张知节应该是打算彻底阻断高凤回京的路!只要高凤回不了京,皇上在南京待不了多久,一旦皇上回京,高凤远离了皇上,远离了政治中心,他根本就不可能对张知节产生任何威胁!”

    怪不得张知节一直都在恐吓贾振朝奉谁的令调兵,最后又轻轻放过了高大林和贾振朝,原来当时的张知节竟然还存着这样一副心思,徐鹏举不禁有些感叹,这些他连猜都没有猜到。

    “怪不得张知节见到高凤打了高大林一巴掌之后,还感叹,高大林是高凤的心头肉!”徐鹏举听了摇头感叹道。

    张知节竟然还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老国公听了眯着眼睛回味了一番,笑道:“这么说来,似乎事情还没有这么简单,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