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10章 移驾

    那小太监听了不敢怠慢,实在是张知节已经留下了太多的传说,听完张知节的话就慌不迭的赶往乾清宫!

    到了乾清宫才发现好些太监都立在外面,对于这个场景那小太监也不陌生,发生这种情况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皇上和刘娘娘单独在一块儿!

    可是他身上还带着张知节的传话呢,这个可耽误不得,无奈之下小太监只好愁眉苦脸的来找赖义了!

    “干爹!”小太监愁眉苦脸道。

    赖义的心情倒是极好的,他最近心里对高凤十分腻歪,看不惯他那上蹿下跳的样子,现在高凤有些倒霉,他的心里十分痛快!

    “瞧瞧,整日间愁眉苦脸的干什么,这让皇上看了心里能痛快?你们这些小猴儿不好好学着点儿!”赖义懒洋洋道。

    “干爹,皇上在那什么?孩儿刚刚接了小侯爷的差事,这这该怎么办?”小太监有些着急道。

    赖义收起了懒洋洋的架势,正经问道:“你接了小侯爷的差事?什么差事?”

    “小侯爷请皇上过去一趟!有要事!”小太监立即回道。

    听了小太监的话赖义立即沉吟了起来,一般有什么事肯定是来面见皇上,现在小侯爷竟然着人来请皇上过去,而且点明有要事,那一定是要事!

    虽然现在皇上正在和刘娘娘花前月下卿卿我我,但是小侯爷的事肯定不能耽误,皇上也会非常重视的!赖义起身道:“小侯爷的事儿也不好耽误,罢了,咱家去跟皇上禀报一声吧!”

    小太监立即感激涕零道:“多谢干爹!多谢干爹!”

    赖义施施然进了正殿,特地把脚步放的重一些,刚刚靠近了东暖阁就听到了刘姬银铃般的娇笑声,不过随着他的脚步声显露了出来,银铃般的笑声戛然而止!

    刘娘娘不喜欢在正德皇帝和她卿卿我我、谈情说爱的时候还有外人在场。赖义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站在外面小声道:“皇上,奴婢赖义有事要禀!”

    “什么事?”正殿皇帝的声音传了传来,听着就透着一股不耐烦,十分不悦的意味。所以说这个时候来打扰皇上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若不是传话的人是张知节,赖义是绝对不会来打扰皇上的。

    “回皇上,是小侯爷着人传话,请皇上移驾过去一趟!说,有要事!”赖义小声道。

    “哦,朕知道了!”正殿皇帝的声音立即就变了,不再像刚才那样不悦了,赖义立即松了一口气,小侯爷的名头就是好使!

    虽说正是情浓的时候,但是张知节突然要请他过去,那肯定是有事情,正殿皇帝起身道:“不知道知节遇到了什么事情,朕去看看,给朕整理整理吧!”

    刘姬一边红着脸给正殿皇帝整理,一边撒娇道:“皇上,我也想去看看,不知道张提督大晚上的请皇上过去什么事呢!”

    “好好,同去,同去!”正殿皇帝笑道。

    没多久正德皇帝就和刘姬一起出了乾清宫带着大批的太监浩浩荡荡的直奔张知节的住处。

    心里好奇不已的正德皇帝远远就看到了一道玲珑有致的身影跪在殿门的位置,在月光下看起来十分凄婉迷人。

    正德皇帝心里一惊,张知节不会是一时没把持住糟蹋了哪个宫女吧?那也不能闹这么大啊,你小心遮掩一番,或是偷偷跟朕说啊,这闹大了可不好!不过,好在这里是南京,不是京城。

    刘姬的心思就毕竟单纯了,完全没有正德皇帝心里的那种龌龊心思,她心里以为是这个宫女肯定是犯了大错,所以这才凄婉的跪在那里。

    一行人终于走近了,看背影确实是一个极美的女人,张知节一脸淡然的站在那里,见到正德皇帝来了连忙快步走了出来,对于刘姬跟着来了他也不感到意外。

    “臣张知节参见皇上!”张知节认真的行礼道。

    “行了,行了!这,这怎么会事儿?”正德皇帝问道。

    “臣回来的时候,就突然发现这个姑娘跪在这里,臣问了几句,她自称是高公公的女人,因不堪高公公的折磨所以跑到了臣这里,要告发高公公,事涉南京镇守太监,臣不敢擅专,就斗胆请皇上移驾至此!”张知节解释道。

    原来不是自己心里所想啊!正德皇帝心里有些尴尬,旋即皱眉道:“高凤?”说罢走向了黛儿,刘姬也跟着走到了黛儿的前面。

    入眼的是一副红肿不堪的面孔,从脖子上裸露处的肌肤上来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起来十分凄惨。

    惨白的月光照在她的身上,此时的黛儿没有半分的美感,只有十足的可怜和凄惨。刘姬乍一看吓了一跳,然后取而代之的就是深深的同情!

    “你是,高凤的女人?”正德皇帝皱着眉头问道。

    但是跪在地上的女人并没有什么反应,张知节上前道:“问你话得就是当今皇上,你有什么冤屈,有什么要告发的尽可以告诉皇上,皇上会为你做主的!”

    黛儿这才有些茫然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扑通扑通磕起头来,哭道:“民女见过皇上,求皇上为民女做主!”

    “你,你,不用磕头了,有什么话,你好好说就是!”刘姬有些不忍道。

    “不用磕了,说吧!朕听着呢!”正德皇帝沉声道。

    “奴家本是秦淮河上的一个歌女,直到几年前被高公公赎身就做了高公公的女人,但是高公公对奴家百般折磨,奴家天天都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奴家实在受不了了,这才想着要告发高公公!高公公自从来到南京之后,恶事做尽,几乎罄竹难书!”黛儿哀婉的哭道。

    正德皇帝皱眉道:“恶事做尽,罄竹难书?朕倒要听听他到底做了多少恶事?”

    “奴家不过是一个内宅女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所知道不过是十之一二罢了!”黛儿哭道。

    “那你就先把这十之一二说来朕听听!”正德皇帝沉声道。

    黛儿姑娘听了,当即将她所知道的高凤所做的恶事说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