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15章 辗转反侧

    黛儿姑娘正在梳妆镜前梳妆,御医的药确实很管用,如今她的脸上的红肿已经消下去了,虽然还没能向以前那样娇媚可人,但是至少已经不难看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黛儿姑娘赶紧起身,张知节已经走了进来。“大人,回来了!”黛儿福身道。

    “嗯,你一直在这里不出去,可能还不知道!皇上的旨意已经下来了,高凤已经被抄家了!抄没家产,贬去孝陵守陵,高大林被送到了应天府审理,已经被皇上钦判斩立决!”张知节沉吟道。

    听了这话,黛儿姑娘一时惊喜难言,她心里是相信张知节的,但是她也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仅仅一天的功夫就已经尘埃落定了,高凤就已经彻底垮台了!

    想起自己所经受的折磨,想起那些暗无天日的日子,黛儿姑娘忍不住喜极而泣道:“大人,这么说,我,我脱离高凤的魔掌了?”

    张知节点头道:“是的,你以后再也不用怕高凤会折磨你,逼迫你了!”

    黛儿姑娘听了捂着嘴后退了两步,泪流满面,幸福来得太过突然了,她竟然真的逃脱了火坑!

    “真的吗?老天爷只是真的吗?我不是在做梦吧!”黛儿姑娘喃喃道。

    张知节笑着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折着的纸递过去笑道:“这是真的,黛儿,你自由了!这是你的卖身契!”

    卖身契!这是她的卖身契!黛儿姑娘吃惊的张大了嘴巴,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薄薄的一张纸,可是却代表了她的命运!竟然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竟然就这样将卖身契送到了她的面前,黛儿自忖自己的容貌身段都是极为美貌的,自己这样的女人即便是张知节不喜欢,拿来送人也是能拿的出手的,哪怕是再卖会青楼都能值不少银子!

    但是张知节竟然就这样将自己的卖身契递到了自己的面前,仿佛就像是一张废纸一般!

    看着面前那薄薄的一张纸,黛儿捂着嘴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哭道:“大人!”

    “本督承诺过,会给你自由!本督从不食言,拿着吧!”张知节笑道。

    黛儿姑娘跪在那里,迟迟没有伸手,张知节眉头微皱道:“拿着!起来!”

    黛儿抬眼看着张知节一脸认真的神色,这才颤抖着伸手接了过来,打开折着的卖身契,还没来得及看清上面的字迹,一张纸飘然落下!

    黛儿有些好奇的伸手捡了起来,眨了眨泪眼看清了,竟是一张银票,一张一万两面额的银票!

    “大人,这,这是……”黛儿有些吃惊的看着手里的银票道。

    “高凤的府邸已经全部被抄了,府邸也被封了!你一个弱女子无依无靠的,这银票你拿着置点家产罢!”张知节淡淡的解释了几句,转过她向里走去。

    黛儿怔怔的看着手里的银票,心里五味俱全,张知节能直接将卖身契递给她,这已经是她从来都不敢想的了!她做梦都想不到竟然卖身契里还夹着银票。

    自己什么时候被这样关心过,好像从来都没有过!黛儿姑娘跪着转过身来,感激道:“大人!”

    “就当本督是在可怜你,做点善事吧!”张知节没有回头,脚步未停淡淡道。

    夜已经渐渐深了,黛儿姑娘仍然躺在角落里,相比昨夜因为心力交瘁一夜酣眠,今夜她有些辗转反侧。

    卖身契和银票就在身边,这代表着自由的明天!按理来讲,卖身契到了手上,她应该一把撕掉,尽快的销毁掉!但是她却将它放在了自己的枕边,这是为什么呢?

    他就像是天上的星星,自己呢,就像是地上的尘埃!似乎不该抱有任何的幻想!确实不该抱有任何的幻想,自己的残生就该天天在为他的祈祷之中度过!

    黛儿侧身看着远处的床榻,虽然月光明亮清幽,但是还是朦胧看不甚清楚,只能隐约听到他沉稳的呼吸声。

    黛儿姑娘悄悄的起身,不过她并没有站起来,而是轻手轻脚的在地上趴在地上慢慢的爬着,尽量的让自己不让自己发出声响。

    终于悄无声息的爬到了床榻前,黛儿慢慢的直起腰来,趴在了床榻边上,月光明亮而清幽,如此近的距离之下,终于能够看清了!从来没有这么细致的打量过张知节,从来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如此的迷人,黛儿仔细的打量着,仿佛要将每一块肌肤的纹理都刻在心间。

    张知节确实已经熟睡了,但是他毕竟也是有功夫在身的人了,黛儿虽然已经小心翼翼了,还是有声响传了出来,所以当她到了床榻前的时候张知节就已经感觉到了!

    但是张知节并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他已经知道是谁了,不只是因为这个大殿里除了他就只有黛儿,是因为虽然人未至,但是黛儿那清幽的体香已经到了,张知节对此并不陌生。

    所以张知节仍然闭着眼睛,他也十分好奇黛儿想要干什么,结果黛儿什么都没做,只是跪在床下趴在了床榻的边上打量他!

    “怎么了?”张知节淡淡问道。

    黛儿正在仔细的打量着张知节,突然耳边传来了这一句,将她吓了一跳,仔细看去却发现张知节还闭着眼睛,不会是说梦话吧?

    “大人,您醒了?”黛儿小声问道。

    “嗯!”张知节淡淡问道。

    这下黛儿的小脸有些发烧,鼓了鼓劲期期艾艾道:“大人,我,我已经不是高凤的女人了!”

    黛儿说完之后,仔细看去发现张知节仍然闭着眼睛,也没有说话,仿佛睡着了一般!

    黛儿咬了咬嘴唇道:“大人,是嫌我脏吗?我也知道自己身子不算干净,不过,我,我嘴是干净的!我从来没有用嘴服侍过人,大人,就,让我服侍一次吧!就当是,满足我的一个愿望!”

    黛儿姑娘有些期冀的等着,但是张知节像是睡着了一样,黛儿鼓起勇气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摸向了张知节的里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