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17章 下扬州

    京口瓜洲一水间,钟山只隔万重山,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过了金山就是瓜洲,而瓜洲距离扬州不过二十里。

    此时的扬州没有了往日的喧嚣与热闹,显得分外安静,因为皇上要驾临扬州!自昨天开始大批的锦衣卫开始进驻扬州,扬州官府已经开始戒严了!

    因为担心红衣教作乱,所以此次锦衣卫在扬州几乎翻了个底朝天!虽然引起了几分不满,但是却没有人敢于抱怨!因为锦衣卫这么干是奉的谁的命令?

    当然是奉的张知节的命令了,张知节去了南京就把南京镇守太监干趴下了!这些八卦早都传到了扬州了!传的神乎其神,什么样的版本都有,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就是南京镇守太监和张知节在秦淮河发生了一点冲突,然后南京镇守太监就被张知节整垮了!

    简直吓死人啊!就因为逛个青楼就把身家前程全部赔进去了!所以说,张知节是绝对惹不起的!是绝对不能惹的!所以虽然对于锦衣卫的这种行径有些不满,但是却没有敢宣之于口,锦衣卫无孔不入,万一传到了张知节的耳朵里,还活不活啊?

    所以锦衣卫的全城搜检十分的顺利,除了抓到里些蛀虫地痞流氓之外,并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张知节收到了来自扬州的消息之后,虽然心里有些惊异,但是还是开始启程前往扬州。

    扬州知府特地从扬州的盐商中腾出了一处精美的园林迎接正德皇帝的御驾!此时的这所园林已经被锦衣卫全面接管了!

    一路上正德皇帝都在饶有兴致的打量扬州的风光,比之南京,扬州更多了些精致和悠然,千户生女当教曲,十里栽花当种田,扬州更多的是意趣和奢华。

    这反而更让人起了游玩的兴致,所以这一路上正德皇帝看的津津有味!更有豆蔻年华的姑娘划着扁舟而过,袅袅的歌声回荡悠远,正德皇帝忍不住赞叹道:“怪不得有诗云,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故人诚不欺我!”

    刘姬闻言眼睛一亮道:“扬州有什么好玩的吗?”

    扬州名扬天下,但是你要说扬州有什么好玩的,一时还真有些说不上来!张知节和正德皇帝一时有些语塞,还真有些答不上来。

    刘姬见到两人都没有回答,有些怀疑道:“你们都答不上来,那为什么会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这个说法呢?皇上为什么啊?”

    “咳,因为,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正德皇帝有些言辞闪烁道。

    “青楼?”刘姬吃惊道。

    “咳,是有点!但是,朕,扬州是来欣赏江南的风光的!”正德皇帝解释道。

    提前青楼这个词儿,刘姬忍不住就想起了张知节,忍不住偷偷打量起张知节来,张知节如何会感应不到,有种郁闷的想要吐血的感觉!

    自己只是个背锅的啊!张知节抬头向正德皇帝看去,却见正德皇帝在一旁挤眉弄眼,颇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张知节瞥了一眼正德皇帝咳了一声道:“刘姑娘,其实啊,事情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说完还向正德皇帝眨了眨眼睛。

    刘姬闻言好奇的转过头来看着张知节问道:“那是怎么回事?”正德皇帝在另一边吓了一跳,以为张知节要将事情抖出来呢,吓得连忙给张知节作揖。

    张知节笑道:“唐诗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烟花三月,是扬州最美的季节,也是瘦西湖最美的季节。春风拂面,万物复苏,一派生机盎然。湖上垂柳摇曳生姿,如青烟,似绿雾,舒卷飘忽,妩媚至极。柳是婀娜多姿之物,一湾碧水旁再有柳娇娇柔柔的低垂,还有那一片似有若无的蒙蒙烟雨,十分美丽!”

    这一番话说的刘姬眼光大亮,眯着眼睛笑道:“瘦西湖?真的这般美吗?只是,现在也不是三月啊!”

    松了口气的正德皇帝忍不住又幸灾乐祸起来了,看你怎么圆过去!张知节笑道:“虽然不是三月最美的时候,但是应当也景色很美!瘦西湖和小秦淮,西湖之名借于杭州,秦淮之名借于南京,但前头各加一“瘦”与“小”字,便成了扬州的特色了!”

    “虽然见不到烟花三月的扬州,但是扬州的月夜也是举世闻名!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想来能欣赏一下扬州的月夜就能不虚此行!”

    总算是将刘姬糊弄过去了,但是张知节和正德皇帝都知道,所谓的腰缠十万贯骑鹤上扬州并不是贪图的扬州的美景,而是因为扬州的纸醉金迷!因为扬州的风花雪月!

    比起瘦西湖之名,扬州的瘦马之名更是名满天下,不知多少男人心向往之!又不知有多少男人不远千里迢迢前来扬州采买瘦马!

    而当年正德皇帝在豹房之中最先得偿所愿的女人就是两名扬州瘦马。而如今,终于又到了扬州。若是往常的时候,张知节陪正德皇帝来到了扬州,就算是见识一下扬州瘦马也无不可,只是现在的张知节心里哪有这个心情!他的心里还有牵挂!

    虽然扬州瘦马口口相传,穿的神乎其神极为诱人,但是在张知节心里终究比不上一叶的一颦一笑!眼见到了扬州,张知节的心情又慢慢的变得沉重了起来。

    精致的庄园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密密麻麻的锦衣卫已经布置的妥妥当当,扬州的各级官员早已出城远远的迎接了,面对官员们的跪迎正德皇帝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免礼吧”就回到了车驾!

    扬州的官员们赶紧爬了起来,但是心里免不了嘀咕,这是怎么了?皇上看上去十分冷淡啊,难不成对这些安排有些不满不成?

    他们是不敢问皇上的,但是随驾的还有小侯爷不是,小侯爷肯定是知道的!但是当他们抬眼看向小侯爷的时候,忍不住懵逼了,小侯爷的脸色看起来有些沉重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