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23章 隐情

    现在这荷包又出现在了眼前,仿佛还带着少女特有的温香,张知节神情激动的站起来道:“人呢?她人在哪里?”

    鲜少有见到提督大人这么激动的样子,百户心里吃了一惊,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耽误,沉声道:“大人,那位姑娘就在营帐外面,因为属下不确定她是不是大人的旧识,所以就没有放她进来……”

    百户的话还没有说完,张知节就已经快步走出了大帐,白玉兰已经听到了动静,人影一闪已经来到了张知节的身边,跟在张知节的后面向营帐外走去。

    此时夜已经深了,营帐里已经安静下来了,只有张知节焦急的脚步声在回响。

    虽然还隔得很远,但是张知节一眼就望见了月光下修长的身影,虽然又发育了不少,但是张知节还是油然生出了一股熟悉感,这就是一叶!

    一叶没事!这真是太好了!张知节迫不及待的上前叫道:“快,快打开!”

    营帐的大门打开了,张知节三步并作两步走了出去,四目相望,张知节一时痴了!这些日子的思念之苦,现在终于见到了一叶!张知节忍不住心潮起伏。

    本是浪漫深情的场景,但是站在张知节身后的白玉兰却眉头微皱,身形一闪已经到了一叶身边。

    张知节只见到白影一闪一过已经吃了一惊,老白怎么出手了?不会是将一叶给忘了吧?不过,想到一叶功夫不浅曾经也和白玉兰过过几招,心下稍安!

    但是张知节还是怕白玉兰伤了一叶,所以担忧的喊道:“老白……”

    还没等张知节喊完,情形陡变,白玉兰还没有碰到一叶,一叶已经缓缓向后倒去了,白玉兰一只手轻轻的扶住了一叶!

    张知节话还没喊完就吃惊的停下了,转而吃惊的快步向前奔来,担心道:“一叶你怎么了?”

    白玉兰皱着眉头冷声道:“大人,她受伤了,重伤!”

    听了白玉兰的话,张知节心里一沉,一把抱住了一叶,只见她的面容确实十分苍白,回想到上次见她时的那红润的小脸,张知节心里十分痛惜。

    见到张知节脸上担忧、怜惜的样子,一叶虚弱的安慰道:“你不要担心,我没事!你快去救紫姐姐,还有,还有三娘!”

    “好好好!你不要担心,一切有我呢!”张知节安慰道。

    将一叶横抱了起来,张知节大步向营帐里走去,一边连声吩咐道:“快去请御医!”

    蜷缩在张知节的怀里,一叶不但不感到羞怯,反而感到发自心底的安心,这两年来她从未这样安心过。

    将一叶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御医已经飞奔而来了。听说是小侯爷半夜叫御医,随驾的几个御医真的是吓了一跳,衣衫不整的就飞奔而来了!

    到了营帐才发现,原来不是小侯爷出了事儿,他们擦了擦冷汗缓过神来了!张知节沉着脸道:“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啊!上来诊脉!”

    看来这个姑娘地位不低啊!几个御医纷纷上前开始诊脉,张知节紧张的站在一边等着,感到十分的难熬。

    诊完脉几位御医相互探讨了几句,这才躬身道:“大人,这位姑娘脉象……”

    刚刚开口,张知节就忍不住打岔道:“说本督能听的懂的!”

    即便是心里十分焦急,一叶听了张知节的话也禁不住莞尔。几位御医可不敢莞尔,连忙解释道:“大人,这位姑娘是与人动手受了内伤!伤到了肺腑,伤势十分沉重!”

    “十分沉重?多久能医好?”张知节问出了心里最想问的话,忍不住紧张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这个,怎么也得一两个月才能大好,与常人一般,但是也不能大意,还需小心温养,不能与人动手,至少再要半年之久方可!”御医斟酌道。

    张知节听了忍不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点头道:“劳烦几位御医了,还请尽快用药吧!”

    “是!是!是!”几位御医抱着药箱行礼退下去了,此次因为是随御驾南下,一应药材俱全,他们赶紧配药去了!

    “这几位都是宫里的御医,医术都是极好的!你一定按时服药,好好将养!”张知节坐在一叶的床前握着她的手道,她的小手冰凉,张知节更感怜惜。

    本来一叶就对自己的伤势不太关心,况且现在有张知节叫来了好几个御医,她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一叶急声道:“我没事!紫姐姐和三娘都出事了!你一定要救救她们!”

    张知节闻言心里一紧,她一直只是认为一叶出事了,没想到紫衣也出事了!现在一叶平安了,紫衣却又出事了!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张知节沉声道:“紫衣怎么了?你慢慢说,不要急,我一定会将她们救出来的!”

    “其实都是我拖累了紫姐姐,要不然紫姐姐和三娘也不会失陷落于红衣教之手!紫姐姐将我救了出来,她自己却落在了红衣教的手里!”一叶说着说着眼睛都红了,紧紧的拽着张知节的手道:“知节,你一定要将紫姐姐还有三娘救出来,要不然我,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果然是和红衣教有关,这和张知节的猜测对了起来,张知节安慰道:“好好好,你不说我也会尽力的!一叶,你先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何事?你和三娘为何会离开扬州?”

    “其实我和三娘这些年一直隐居在扬州,但是对于当年的时候一直无法介怀,一直都在留意江湖上动静,也不是一无所获!”一叶开始解释道:“我们留意到了一个人,怀疑她就是红衣教的人,曾经一直都在扬州活动,只是后来离开了!”

    “本来,我们以为线索就此断了!毕竟她若是离开了扬州的话,茫茫人海如何如何寻觅!不过,前一阵子,我们偶然发现她竟然又回到了扬州!如此机会我们自然不甘错过,后来正好紫姐姐也来到了扬州看我们,一番合计之下,我们就出手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