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88章 煎熬

    与入口浓香的期待差距太大了,这是什么味道?本就心情不好的彭玉臻没好气道:“你个败家娘们儿!这是做的什么汤?想要毒死我吗?”

    “老爷,这汤可珍贵了!妾身在里面加了人参、鹿茸、麝香、鹿鞭……”如烟把着指头开始数着说道。

    还没有等如烟说完,彭玉臻就已经明白这是什么了!这他娘的不是就是壮阳的吗!虽说岁数到了,彭玉臻自己也经常偷摸的补补,但是不能让小妾这样巴巴的弄些壮阳的汤,这让彭玉臻脸面何存?

    彭玉臻当时就火了,举起手里的汤就砸到了地上,怒骂道:“好你个浪蹄子,几辈子没碰过男人了?!啊!滚!给老子滚!”

    头一次见到老爷发这么大的火,如烟吓得连地上的碎东西都没收拾,掩面就出了书房,她真的是又羞愤又委屈!羞愤的是老爷竟然骂她几辈子没见过男人,她不就是想要个儿子傍身,好下半生有个依靠吗?怎么就几辈子没见过男人了!

    她又觉得特别委屈,自己不敢让别人知道,在火炉子旁忍着烟呛熬了几个小时,还不是为了老爷好吗?没想到最终还竟然落得个这样的下场!

    将如烟赶出去之后,过了很久彭玉臻都心气难平!读书人讲究静神养气,彭玉臻知道自己太过患得患失,有些心态失衡了!但是他却无力改变什么,现在的他即便是拿起书来也看不进去,因为他根本就静不下心来!

    彭玉臻就这样在书房里独坐了一夜,一点睡意都没有,直到天亮了才无奈的起身。但是他的心里却愈发的患得患失,愈发的忐忑了!

    因为昨夜他自己心里清楚,不可能会那么早就有消息传来,现在已经天亮了,若是今天还没有消息传来的话,那自己的希望就彻底破灭了!

    是时候该去上衙了,彭玉臻绷着一张脸出来了,老管家已经备好了马车,彭玉臻挑开帘子满腹心事的坐了进去。但是很快就觉得有异,屁股底下好像有东西。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彭玉臻脸色更加难看了,挪了挪屁股掏出来一看,竟然是一封信!

    彭玉臻一边有些狐疑的拆着信,一边高声问道:“谁进马车了?”

    老管家听了有些诧异道:“老爷,没人进马车啊!”

    彭玉臻皱着眉头抽出了信来,眉头很快就舒展了,一脸的狂喜之色!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戌时三刻一石居甲字房!

    这一句话并没有什么,让彭玉臻狂喜的是落款,落款是三个字,张知节!彭玉臻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了,来来回回确认了三遍,确认确实是张知节!

    有一种心花怒放的感觉,就像是直接被惊喜砸中了脑袋!看来戌时的时候,张知节会在一石居的甲字房见自己!真是太好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说辞终于能派的上用场了!

    “走,去上衙!”彭玉臻的话里透露出了掩饰不住的喜意。老管家觉得很莫名其妙,最近老爷实在是太反常了,刚刚还阴沉着脸,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样子,现在突然就是大晴天了!

    不过这对于彭玉臻来说已经不只是大晴天了,他觉得自己要上天,要平步青云了!

    整整一天彭玉臻都有些神思恍惚,主要是他有些太亢奋了!今天这些官员本主要热议的还是李东阳大学士遭弹劾的事情!现在李东阳已经开始重回内阁处理政事了,所以现在已经算是尘埃落定了!

    这是大家所公认的,唯有彭玉臻虽然面上笑呵呵的附和,但是听到这些议论却在心里冷笑,尘埃落定?真正的角力还没开始呢!

    如果李东阳以为自己就此高枕无忧了,那过两天一定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而这个惊喜将会由自己引发,由自己这个不起眼的都察院左副都御使引发!

    都察院左副都御史确实有些不太起眼,左都御史、右都御史那自然是大权在握的总宪大人,掌握着朝廷的耳舌,其赫赫权柄让人敬畏!

    但是自己的这个左副都御使就有些尴尬了,挂个副字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权柄比之两位总宪差的远了。还不止这样,做了这个副都御使还得顾惜官位,正三品的朝廷大员来之不易,就不能像普通御史那样看以毫无顾忌的弹劾了!

    总之,这个都察院左副都御使是朝廷正三品的高官,也勉强算是朝廷重臣了,但是却有显得有些不起眼!

    不过,一切都要成为过去了,因为他马上就要雄起了!整整一天彭玉臻都觉得胸腹间有一股慷慨之气在激荡!这算是煎熬的一天,却是煎熬并快乐着!

    好不容易挨到了散衙的时候,虽然彭玉臻心里不断的告诫自己要淡定,要沉稳,但是彭玉臻还是忍不住三步变作两步急匆匆的就出去了。连身后的同僚叫他他都没有听到。

    他身后的同僚见到彭玉臻急匆匆的背影,不仅有些纳闷,彭玉臻一直都是不温不火不急不躁的性子,本想着叫着他去喝个花酒来着,老彭也好这一口,没想到竟然急匆匆的就走了!难不成新得了个******,急着回去做新郎?

    现在的彭玉臻哪有心思做新郎,出了衙门上了马车就连声催促,向一石居而去!彭玉臻早早的就来到了一石居,不过他并未进去,因为时间还没有到。

    想来一石居甲字房肯定是被张知节给包下来了,现在张知节也不知道来了没有,他总不能在门口等着吧!所以他只好焦急的坐在马车里,一边留意一石居的情况,留意张知节什么时候来了,他可不敢让张知节久等!

    其实张知节这个时候已经坐上马车向一石居行来了,而且他也已经知道彭玉臻已经到了一石居了,正在马车里等着他呢!

    知道这些之后,张知节的心里愈发的淡定了,锦衣卫护送着马车不紧不慢的行进。终于慢慢的接近了一石居,当锦衣卫护送着马车进入了彭玉臻的眼帘,彭玉臻焦急的心终于落定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