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90章 竹篮打水

    说句实在话,彭玉臻的这番话真真假假,还真的很有鼓动性!如果对这些事情不了解的话,还真有可能就被他给忽悠了!

    不过张知节可不是什么事情都不了解的人,张知节手里掌着锦衣卫,消息最是灵通了!所以他对于彭玉臻的话有几分真有几分假一听便知。

    首先很多官员上书弹劾李东阳,那可不是为了给他张知节抱不平!这些文官巴不得张知节少受些赏赐呢,甚至巴不得张知节倒霉失去圣眷呢,怎么会为张知节鸣不平?

    他们根本就不是为了给张知节鸣不平,他们之所以上书弹劾李东阳,完全是为了争权夺利,是文官集团的内部倾轧!

    彭玉臻在自己面前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他也上书弹劾李东阳为自己鸣不平,其实都是胡扯罢了!

    这次弹劾李东阳事件,下场的全都是些小卒子罢了,根本就没有朝廷重臣上书弹劾李东阳!他们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还没有看到胜利的希望,他们是不会以身犯险亲自撸袖子干的!

    彭玉臻勉强也算是朝廷的重臣,怎么可能会去亲自弹劾李东阳,他更加顾惜自己,这次弹劾李东阳事件,他甚至直接就没有插手!

    是的,彭玉臻完全当了一次看客,他多少也有些亲信的,只是他觉得这次弹劾李东阳成功的希望不大,就算成功了他上位的可能性也很小,所以他直接就袖手看热闹了!

    这些张知节都一清二楚,所以彭玉臻说的这些话里真真假假都有!不过,至少彭玉臻所说的李东阳在皇上面前反对自己家进国公是真的!

    虽然彭玉臻也不见得就是为自己抱不平,但是显然他想着借此挑拨自己和李东阳的关系,想示好自己的同时,鼓动自己趁此良机对李东阳出手!他呢,想着坐收渔翁之利!

    转眼之间张知节就将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分析了个明白透彻!原来彭玉臻给自己递拜帖所凭借的是这个!不过张知节岂会如他的愿?

    张知节岂会让自己在彭玉臻的鼓动下去出手撼动李东阳?那岂不是会让彭玉臻得意,会让彭玉臻看轻了自己?

    所以见到彭玉臻义愤填庸的样子,张知节连忙摆手笑道:“彭大人,大可不必如此!不是本督妄自菲薄,而是李东阳大学士所说的也很有道理!”

    “虽然本督此次随驾出征也立有薄功,但是皇上的赏赐已经够重了,本督已经受之有愧了!又怎么敢奢望侯府晋国公呢?这万万不妥当!”

    这怎么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啊!若是常人听到自己的国公封赏被人阻断了,早就跳脚大骂了,怎么还会觉得人家阻断的对?这不是缺心眼吗?

    难道是因为自己和张知节还不熟悉,没有获得他的信任,所以张知节对自己还有防备?不至于啊,自己一个文官都在他的面前抨击文官之首李东阳了,难道这还不够表明心迹吗?

    若是不能激起张知节对李东阳的愤恨之情,那事情可就麻烦了,自己就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了!绝对不能这样!

    彭玉臻急了,连忙就要开口解释,张知节已经抬手笑道:“彭大人莫急,先听本督说完不迟!”

    “大明朝现在有几位世袭的国公?南京的魏国公府,自不必说,中山靖王传下来的,徐公乃开国第一功臣,自是无人能比!定国公府,太宗皇帝靖难,忠愍公心系太宗皇帝,军事部署多有告知太宗,太宗皇帝靖难功成,忠愍公功不可没,忠愍公乃中山靖王之后,这世袭公爵自是无人不服!”

    “成国公府,东平王随太宗皇帝靖难,论功第二,功莫大焉,自是无人不服,成国公府三代追封王爵,可见一斑!”

    “英国公府,定兴郡王之父乃是太宗皇帝靖难大将,战功赫赫,可惜战死沙场,但是虎父无犬子,定兴郡王四征交趾,三次随太宗皇帝北征,后又随宣宗皇帝平乱,可谓战功赫赫!”

    “黔国公府,黔宁王乃开国大将,沐家世镇云南,屡平叛乱,功莫大焉,世袭国公无人不服!”

    张知节笑着一个个数下来,数到最后彭玉臻也不得不低下了头!张知节感叹道:“这就是咱们大明朝有数的几位国公!张知节何德何能,不过是微末之功罢了,哪敢与之并论?”

    “不过是皇帝厚恩罢了,幸得李东阳大学士劝阻了皇上,要不然本督也只能自己请辞了!所以说,本督觉得李东阳大学士劝阻的对!”张知节笑道。

    其实彭玉臻又何尝不知道张知节的功劳还配不上进国公,只是这些一般都是旁观者清,彭玉臻也没有想到张知节竟然对自己有着清醒的认知!这下他所期待的激张知节愤恨李东阳的目的就要落空了!

    难道到头来就要竹篮打水一场空吗?没想到这张知节年纪轻轻竟然这么厉害,不过,不到最后的时刻还是不能放弃啊,自己都拉下了老脸了,一定不能放弃。

    彭玉臻笑道:“他们虽然功劳很大,但是归根到底晋封国公还是要看圣眷如何,这才是最主要的!只有皇上觉得你功劳够了就可以了!既然今上觉得提督大人功劳可封国公,那自然就可以!提督大人岂可白白错过机会?提督大人还年轻的很,以后肯定还会再立功勋,到时自然就一切都妥了!”

    张知节哈哈笑道:“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若是本督日后能够侥幸再立功勋,到时皇上也不吝赏赐!至于现在,这国公之位不要也罢,免得遭人诟病,以至于让子孙后代遭罪!”

    听了张知节的话,彭玉臻的心里终于不再镇定了,而是变得十分恐慌,没想到自己精心准备的杀招竟然根本就不管用!张知节小小年纪竟然就看的如此清楚,这可如何是好?

    难道就这样放弃了吗?真的是好不甘心啊!可是即便是不甘心又能如何?事到如今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