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796章 回信

    虽然心里有几分肯定,但是看到沈氏懵逼的样子,张知节又有几分拿不准了,该不会是不是清朝的吧?自己应该没记错啊!这要是吟了首前朝的诗词,那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张知节故作淡定道:“怎么样?这首小令怎么样?”

    此时的沈氏已经略微回过神来了,脑袋里开始思索这是谁的词!但是一无所获,虽然她自己做不出这等惊艳的诗词出来,但是欣赏水平还是可以的。

    她可以肯定这是一首绝妙好词,但是她却不记得有这一首词!没道理啊,这样一首绝妙好词绝对不可能被埋没,没道理自己不知道啊!

    沈氏十分的狐疑道:“这真是一首传世好词,只是为何我竟没有听说过?”

    “废话!我刚刚吟出来的,你怎么可能听说过?”张知节得意道。

    “真是你的?”沈氏惊奇道。

    “真是我的!”张知节点头肯定道。

    “你抄的谁的?”沈氏笑道。

    “我抄的,哦,谁的?咳,我怎么可能是抄的?谁写出了这样一首足够流传千古的名句,会傻兮兮的让给别人啊?要知道这样一首词非同寻常,不是等闲能做出来的!”张知节差点说漏了嘴,赶紧找补道。

    “没想到小侯爷竟然还深藏不漏啊?”沈氏笑眯眯道,“小侯爷虽然确实领军过,只是,小侯爷几时去过榆关了?”

    “咳,咳,为了押韵!为了押韵!”张知节掩饰道,“其实是梦里去过,这首词其实是来自我的梦里!”

    见到张知节说的不像是假话,在加上沈氏确实未曾听说过这首词句,所以沈氏确实有些信了!因为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即便是当朝有人写了这首词也肯定引起轰动了,绝对的名扬天下,流芳千古。

    还好,还好,终于糊弄过去了!装个比也不容易啊,人家都不信!算了,以后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大老粗吧!张知节有些郁闷。

    “这么说,堂堂都察院左副都御使真的拜倒在了小侯爷的文采之下了?”沈氏轻笑道。

    “怎么可能是拜倒在我的文采之下!不过是想着入阁罢了!”张知节摇头笑道。

    “他想要小侯爷帮他入阁?”沈氏吃惊道,内阁啊,这可是金金灿灿的金字招牌!虽然张知节也大权在握,但是还是不如内阁大学士在民间更受追捧!

    因为那是所有人最向往的一条康庄大道,是一条真的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通向权力顶峰的康庄大道!而张知节虽然有着赫赫权柄,但是他是不可复制的!

    而内阁大学士不一样,他是完全可以通过努力来完成的!哪怕你出身寒门,只要你寒窗苦读有朝一日高中进士,你就有可能走到那一步!

    但是让沈氏震惊的是,这个人想要入阁竟然求到了张知节这里!沈氏有些震惊道:“他,他想要入阁,还要求你吗?”

    张知节笑道:“谈不上求不求的!互利互惠吧!”其实张知节这样说有些谦逊了。

    “你要是忙的话,就去忙吧!”沈氏心里虽然有些不舍,但是还是体贴道,

    “虽然不急着见他,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回复了,我确实有点事情要准备!”张知节笑道。

    竟然这么着急给自己送来了请柬,这一方面说明彭玉臻真的已经彻底放下了自己的架子,另一方面也说明彭玉臻已经急了!所以张知节准备给他个消息,准备明晚见他!

    彭玉臻确实急了,非常的焦急,几乎是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张知节能够快点见他。好不容易熬到了散衙,感觉就像是一年那样漫长。

    散了衙的彭玉臻并没有收到张知节的消息,他知道至少自己今晚是见不到张知节了!虽然心里急不可耐,但是也没有办法!

    彭玉臻只好怀着焦灼的心情回家了,这时节他是没有任何兴致和同僚一起出去乐呵的!

    和昨天的兴奋不同,今天的彭玉臻兴奋已经慢慢适应了,所以慢慢淡去,但是取而代之的是焦灼。

    所以回到家的彭玉臻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回到家之后就径直去了书房,如烟昨夜尝到了甜头,今晚又来送汤了,不过今晚不是鸡汤而是鱼汤!鲜美的鱼汤。

    不过彭玉臻的心情和昨天不同,自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只是冷冷道:“放下吧!”

    如烟闻言顿时知道了,老爷今天的心情不好,看来是不能像昨夜那样了,所以她心里有些发憷,觉得还是先溜为妙。

    将鱼汤小心的放在了桌子上,如烟福身道:“奴家将鱼汤放下了,老爷趁热喝,老爷忙碌了一天一定累了,奴家就先告退了!”

    看到如烟就要款款走出去了,彭玉臻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皱眉问道:“家里有没有收到请柬之类的?”

    如烟闻言停下来,思索了一下道:“老爷,好像是有的!今天下午好像是有人送来了一封请柬!”

    彭玉臻听了顿时激动了,连声问道:“是谁送来的?是谁的请柬?”

    如烟被彭玉臻的样子吓了一跳,小声道:“老爷,奴家不知道啊,您知道的,奴家不识字!”

    彭玉臻听了差点吐血,气道:“那还不去拿来!还站在这里干什么?”

    如烟听了赶紧迈着小碎步去了,彭玉臻不停的在书房里踱步,他是真的急了,一方面比较关心张知节是不是回信了!另一方面若是张知节回信今晚就见他的话,那他现在还在家里,那不是失约了吗?现在是他有求于张知节,怎么能张知节等着他呢!

    如烟很快就将请柬带了过来,彭玉臻迫不及待的接过来一看,果然是张知节的请柬,不过是请他明天赴宴,好在不是今天!

    彭玉臻心里担心之余也松了送了口气,抬头看向如烟训斥道:“说过多少次了!以后再有请柬第一时间给我送来!差点误了我的大事!”

    虽然心里有些委屈,但是如烟也只能乖乖点头。彭玉臻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让她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