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00章 消息流传

    李东阳和费宏确实一听就兴奋了,因为这些年内库确实是财源滚滚,正德皇帝也是财大气粗!现在豹房修建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奢华,李东阳他们也有些看不过眼,但是正德皇帝有底气,又没用一分国库的银子!

    正德皇帝大婚的时候也是,虽然国库出了一部分银子,但是当时户部尚书抠搜的,最后还是太后做主从内库支了一笔银子,最后正德皇帝的大婚办的极为的体面!

    当时正德皇帝也没有反对,一时他觉得反正是自己娶媳妇,二来,咱有银子!

    要说起这个就不得不说张知节,这都是张知节的功劳!张知节弄了个玻璃坊,银子像流水一样涌来,将正德皇帝的内库填的满满的!就是国库也因此轻松了不少,因为正德皇帝自此之后再也没有张口向国库要过银子!

    如今国库实在是没银子了!但是内库有银子啊!所以听了杨廷和的话,李东阳和费宏就像是饿狼一般,瞬间就将目光放在了正德皇帝的内库上。

    相比挪用官俸,自然还是支用内库的银子更靠谱!费宏顿时喜笑颜开道:“杨阁老果然素有急智,咱们差点就把皇上的内库给忘了!”

    杨廷和倒是没有太多高兴的神色,摇头道:“李阁老,费尚书,不要高兴的太早!皇上的内库银子也不像以前那样宽裕了!所以,想要从皇上的内库支这笔银子,也不容易!”

    李东阳笑道:“办法总是想出来的,如今路子已经有了,咱们再难也没有那会儿难了!都是大明的子民,皇上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河南的百姓受灾吧?”

    费宏点头道:“不错,如今也实在是没法子了,咱们只能求皇上从内库拨银子了。不管怎么样,咱们就是哭也得把银子哭来!”反正费宏觉得只要不是挪用官俸怎么着都好,他可不想整天被百官戳着脊梁骨骂!

    杨廷和也是只是提醒他们不要掉以轻心,如今除了从内库支银子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就像是费宏说的那样,就是哭求也得把哭出来!

    李东阳点头起身道:“费尚书说的是,灾情紧急,事不宜迟,咱们现在就去面见皇上吧!”

    就在几人商议妥当了的时候,关于户部要挪用官俸赈灾的消息越传越广,所到之处人人惊恐!

    身在锦衣卫的张知节自然知道了消息,不过他倒是不在乎,就是一辈子不发俸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影响,毕竟他又不靠那点银子过日子!

    不过,他倒也没有想到李东阳他们会想到挪用官俸去赈灾,这真的是捅了马蜂窝!张知节感慨之余也不得不承认,李东阳他们确实算是良臣!

    宋存笑道:“没想到李东阳他们还真敢想啊!现在还没有真的挪用官俸,这些官员们都快要闹将起来了!以后李东阳他们还不得天天被戳着脊梁骨骂!”

    张知节笑道:“国库没银子,他们也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若是放任河南遭了灾而不管的话,他们一辈子的官声就完了!就是史书上也会记上一笔!”

    宋存听了点头道:“那倒也是,这帮子文官们好名!像李东阳还指望着留名青史呢!”

    高勇笑道:“如今李东阳、杨廷和和费宏已经向豹房去了!不知道是不是向皇上奏请挪用官俸去了!等他们从豹房回去,估计京里官场就彻底炸了锅了!这下有他们受的了,大人,这对咱们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啊!”

    张知节想要组建船队出海,他自然不会瞒着自己的这些亲信,如今就要准备黑李东阳了,张知节一切都安排的差不多了!宋存、高勇他们自然对一切都很了解,现在已经将李东阳当做猎物了,自然乐于看到李东阳陷入困境。

    不同于张知节对这些消息都了如指掌,正德皇帝还蒙在鼓里呢,此时的正德皇帝正在开心的驯养豹子。出征了那么久,很久没有玩这些猛兽了,所以现在的正德皇帝正是兴致满满的时候。

    恰巧今天陪着正德皇帝的是马永成,马永成掌着东厂,也是消息灵通之辈,虽然比张知节知道消息知道的晚,但是在李东阳他们堪堪到达豹房的时候,马永成也得到了消息。

    不过马永成也不知道李东阳他们已经将目光瞄向了正德皇帝内库,他和张知节所收到的消息都一样,国库空虚李东阳他们无奈之下将注意打在了官俸上!

    马永成听了之后顿时就乐了,李东阳这不是捅马蜂窝吗?停了官员的俸禄那些官员们能善罢甘休?一个个都是穷酸,大义凛然喊口号一个比一个会,到了正事儿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不过这些与自己何干,自己乐的看笑话!马永成确实是乐了,他们这些做太监的,自古就和文官们不是一条心。这些文官们也向来瞧不起他们,就算是他们手里握着再大的权柄,在文官的眼里也不过就是一个阉人罢了!

    所以像李东阳他们越是倒霉,马永成心里就越舒坦!巴不得他们倒霉才好呢!马永成笑呵呵的将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诉了正德皇帝。

    正德皇帝已经知道了河南遭受了蝗灾的事情,这确实是件烦心事儿,正德皇帝也糟心了一个时辰,不过很快也就过去了!反正还有大学士们呢,留着他们不就是干活儿的吗?

    正德皇帝相信两位大学士一定会处理好的,对于国库是否空虚他倒是也不太清楚。

    所以听马永成说起来的时候,正德皇帝还有些惊讶道:“国库空虚?”

    马永成解释道:“是的皇上,那些文官们是这么说的!”

    “怎么就空虚了呢?朕这些年都没向国库要过银子,朕自己的内库都没空虚,国库怎么就空虚了?”正德皇帝有些纳闷道。

    马永成听了有些吐血,要不是张知节弄了玻璃镜子,照正德皇帝这个花法儿,别说内库,就是国库也早就入不敷出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