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66章 突破

    终于有了一个突破口,张知节根据那人的描述,让锦衣卫将宋传后和他的儿子找了出来。

    两人被战战兢兢的带到了提举司,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儿被带到了旁边的房间吃点心,宋传后战战兢兢的进了大厅,大厅内只有两个人,张知节和白玉兰。

    宋传后进了大厅之后就立即跪在了地上,磕头道:“大人,小的从没做过贪赃枉法之事啊,小的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匠户,卖力气干活的!”

    张知节淡淡道:“本督自然知道你不是贪赃枉法之徒,本督只是想问问你,你可知道这船厂里有谁是无恶不作之徒吗?”

    宋传后听了怔了怔,脸上青筋暴起,过了会儿这才咬牙道:“小的,不知道!”

    张知节有些沉默,过了一会儿这才沉声问道:“你家婆娘是怎么死的?”

    宋传后听了怔了怔,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咬牙道:“因,因为受不了我这个窝囊样儿,上吊死了!”

    张知节淡淡道:“是吗?那你可真够窝囊的!可是,本督怎么听人说不是这么回事儿?”

    宋传后跪在那里沉默不言,张知节接着道:“本督怎么听说,你婆娘死被人****,不堪受辱才上吊自尽了!”

    宋传后听了之后猛的抬头看了张知节一眼,眼中露出了愤恨的神色,两只拳头握的嘎嘎作响。

    张知节视若不见,继续叹道:“她是一个好女人,只是太惨了!更惨的是,她死了,凶手却一直逍遥法外,即便是本督来到了船厂,要为这里伸张正义,她的男人都不敢开口为她鸣冤!真是好可怜啊!”

    听到这里宋传后两只眼睛变得血红,大叫道:“你知道什么!你一个高高在上的贵族少爷知道什么!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我宋传后又岂是一个窝囊废,我就算和他同归于尽又如何,我一条贱命有什么好可惜的!你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

    见到宋传后如此激动,状似疯狂,白玉兰微微上前一步,张知节却毫不在意,起身走到了宋传后的前边蹲了下来,吓得白玉兰赶紧快步走来过来。

    张知节看着宋传后沉声道:“本督也有儿子,所以也能理解几分!你是在担心你的儿子吧?”

    宋传后一听到“儿子”这两个字立即冷静了下来,沉默不语,没有接话。张知节也不在意,接着道:“本督可以把你儿子招进锦衣卫,以后他就脱离卑贱的匠籍,有了官身,以后再也不用过这种日子了!做了锦衣卫,吃的饱,穿得暖,只有锦衣卫欺负别人的份儿,没有锦衣卫被欺负的份儿!”

    “你这么疼你的儿子,想必一定不愿意他一生再继续你这种日子吧?这种暗无天日、受尽屈辱、饥寒交迫的日子!相信你死去的婆娘,也不愿他再过这种日子吧?”

    “当,当真?”宋传后哆哆嗦嗦道。

    “当真,这不过是本督一句话的事儿,而本督,从不说假话!”张知节沉声道。

    宋传后听了沉默了,剧烈的喘息道:“大人,要小的干什么?只要能做到,小的这一条烂命,大人尽管拿去!要小的干什么都行!”

    张知节站起身来沉声道:“那个人是谁?”

    “黄三贵!是黄三贵那个杂碎!他无恶不作,不知道做过多少丧尽天良的坏事!”宋传后听了咬牙切齿道。

    张知节沉声:“确实是个丧尽天良的杂碎,本督,想让他死!”

    宋传后听了之后,犹豫了一下解释道:“大人,这黄三贵不是普通人,他有官身,他是提举司的典史!”

    张知节听了嗤笑道:“典史?不过是不入流的小官罢了!别说典史,就是五品的郎中、八品的提举,只要他们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也杀得!”

    宋传后听了沉声道:“好,小的这就去杀了那黄三贵!”说罢猛然起身就要出去。

    张知节沉声道:“慢着!”宋传后听了止住脚步。

    张知节有些无语道:“倒还有些血性,不过你这样去杀了他,你还有命没命?”

    宋传后听了沉声道:“只要大人能说道做到,小的不过是一条贱命又有何惜?”

    张知节摇头道:“本督是要他死,但不是这么个死法!”

    宋传后听了有些疑惑,张知节沉声道:“本督要你当众指认他,将他在这数千匠户面前,明正典刑!”

    就在张知节劝说宋传后的时候,薛有料也知道了黄三贵父子被锦衣卫带走了的事儿。薛有料一直都在关注情势的发展,听说了这个消息,薛有料禁不住皱起了眉头。

    薛有料确实有些纳闷,张知节把宋传后父子给抓了去干什么?想不明白!但是薛有料这里不只他一个人,还有他几个亲信在这里!

    所有的爪牙都聚在这里容易引起注意,所以此时就只有他的几个亲信在这里,其中就有黄三贵!

    黄三贵听到爪牙们送来的消息,一下子就懵了,他祸害宋传后婆娘的事儿才过去了不到一个月,自然还记得清清楚楚的!现在突然听到宋传后被锦衣卫给提溜走了,他自然就慌了!

    联想到张知节曾经说过的,只要有人去密告,他就决不轻饶!这宋传后是个老实巴交的匠户,自然不可能犯了什么事儿!可是要是把他黄三贵给密告了,那可就麻烦了!

    黄三贵越想越觉得很可能就是这个事儿,心里十分的害怕,这一不小心可就是掉脑袋的事儿!见到薛有料还在那里皱眉苦思,黄三贵大着胆子哭丧着脸叫道:“薛爷!”

    薛有料听了之后一见黄三贵哭丧着脸的样子,顿时心里咯噔一下,他的这些爪牙的德性他比谁都清楚。这里面一定是有事儿啊!

    薛有料沉声道:“说?到底发什么了什么事儿?锦衣卫把宋传后给抓了去了,是不是和你们有关系?”

    黄三贵听了,缩了缩脑袋,哭丧着脸道:“薛爷,我上个月喝多了,正好碰到了宋传后的婆娘出来倒水,我,我一时糊涂,就把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