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68章 抓人

    已经很明显了,锦衣卫来不为别的,肯定是为了黄三贵而来的!他们在这里百般猜测宋传后不指认黄三贵,没想到到最后宋传后还是指认了黄三贵。

    黄三贵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当这一刻真正来临的时候,心里还是难免觉得一片惨淡!

    已经听到了由远及近的声响,黄三贵咬牙道:“薛爷放心,我是不会出卖你的!不该说的话我一句都不会说!”

    薛有料听了点头保证道:“好!答应你的我也一定会做到!至于宋传后父子,我也一定会把他们剁碎了喂狗的!”

    话说完没多久,大门就被踹的砰砰作响,薛有料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块黑乎乎的膏药贴在了额头上,这才露出一副憨厚的笑意上前去打开了门。

    抓个人自然不用张知节亲来,来人是副千户带着一众锦衣卫。薛有料低眉顺眼赔笑道:“不知千户大人大驾光临,千户大人里面请!里面请!”

    “本官没那闲工夫!黄三贵是不是在你这里?”副千户正眼都没瞧薛有料,冷声问道。

    这副千户确实不把薛有料放在眼里,他自己虽然官不算高,也是从五品,而且是锦衣卫的副千户,很多人巴结着呢!薛有料呢,一个区区八品芝麻官而已!

    这薛有料和副千户自己比都差了好几层楼,更不要说和提督大人比了!提督大人乃是朝廷一品重臣,跟这八品芝麻官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所以这副千户很不明白,提督大人何须这么麻烦,就算直接将这薛有料砍了还能怎么样?但是他不明白张知节身上所承担的压力,张知节之所以能冲出百官的桎梏就是因为他没有什么把柄让人抓!

    现在估计全江南的官场都在注意着张知节的动作,所以张知节必须不能让人抓到把柄!虽然张知节身上有正德皇帝的旨意,五品及五品一下可以先斩后奏,那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胡乱杀人,你杀人要有理有据!

    薛有料也知道自己虽然是龙江船厂的土皇帝,但是论官位品级真的不算什么,比之人家从五品的千户差的远了!所以对于人家的冷淡蔑视也并不感到生气。

    事实上也没有什么好生气的,薛有料恭敬道:“千户大人,黄典史是在卑职这里,卑职这不是重病了吗,黄典史前来看望卑职!”

    副千户也能猜到这些人其实都是沆瀣一气的,所以也懒得听他那冠冕堂皇的解释,直接带着人就闯了进去。

    此时院里只有一个大腹便便,脸色惨白、一头冷汗的人呆立在那里,副千户冷声道:“你就是黄三贵?”

    黄三贵感觉自己心跳都快要停止了,只能无意识的点头。副千户一挥手道:“带走!”后面的锦衣卫顿时一拥而上,将黄三贵给按住了,拖着就向外走。

    薛有料陪笑道:“千户大人,这是怎么了?可是发生了什么事?黄典史为人正直,勤勉任事,怎么把他抓起来了?”

    副千户冷笑道:“难道薛提举不知道?”

    薛有料陪笑道:“这,这卑职怎么知道?卑职年迈体弱,精力也跟不上了!也会有疏忽的时候!”

    副千户冷哼一声,没再解释什么,带着锦衣卫将黄三贵抓走了。

    张知节正在提举司的大厅里气定神闲的等着,就见到锦衣卫押着一个大腹便便、脸色苍白的人进来了!

    “跪下!”副千户踹了黄三贵一脚,斥道。

    不用副千户呵斥,黄三贵也腿软的站立不住了,若不是有锦衣卫押着他,他早就瘫坐在地上了!

    此时更是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张知节沉声道:“你就是黄三贵?”

    黄三贵嗫嗫道:“小的就是黄三贵,小的见过提督大人!”

    “你可知本督为何将你抓来?”张知节沉声道。

    “小的不知,小的一向安分守己,从没有做过什么有违国法的事儿!还请提督大人明鉴!”黄三贵嗫嗫道。

    张知节笑了笑,沉声问道:“你可认识旁边站的这位是谁?”

    “小的认识,这是匠户宋传后!”黄三贵嗫嗫道。

    “你见了他,难道就没有一丝愧疚吗?!”张知节一拍桌子沉声道。

    黄三贵被拍桌子的声响吓了一跳,心里更是紧张,嗫嗫道:“小的,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小的为何要愧疚?”

    “果然是死鸭子嘴硬!宋传后,你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张知节沉声道。

    自从黄三贵进来,宋传后就死死的盯着黄三贵目若喷火,心里没了后顾之忧,宋传后对黄三贵的恨意如同滔滔江河连绵不绝,恨不得杀之而后快!

    “黄三贵你这杂碎,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我婆娘!你这杀千刀的,该上刀山下油锅的杂碎!这些年不知道害死了多少人,你死后定会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宋传后目若喷火道。

    张知节拍了一下桌子怒斥道:“黄三贵,你是如何害死了宋传后的婆娘?还不如实招来!”

    宋传后这个低贱的匠户竟然真的敢指认他!黄三贵心里一沉,十分紧张,不过他还记得薛有料给支的招,死不承认!

    黄三贵嗫嗫道:“大人冤枉啊!小的和宋传后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怎么会害死他的婆娘?他这完全是污蔑小的,还请提督大人明鉴!”

    “这个宋传后已经疯了!因为是他自己喝多了,暴打他的婆娘,他的婆娘受不住了,这才上吊自杀了!这是大家都知道的,和小的实在是没什么关系啊?”

    张知节听了忍不住冷笑道:“他喝多了,暴打他的婆娘?这是真的吗?”

    “真的,真的!小的不敢蒙骗大人,小的亲眼所见他喝得醉醺醺的!”黄三贵连声肯定道。

    张知节冷笑道:“是吗?那本督倒是好奇的很,宋传后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匠户,家徒四壁,他一家三口连饭都吃不饱,他哪来的钱沽酒啊?他哪来的钱喝的醉醺醺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