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80章 抄家

    尘埃落定了,薛有料及他的重要爪牙们全部都伏法!剩下的那些边缘爪牙们就是小打小闹了。

    张知节扬声道:“好了好了,各位父老乡亲们都请起吧!都起来吧!”说罢上前将跪在最前的几位亲自扶了起来。

    “若是船厂之中还有隐藏的不法之徒,欢迎大家来找本督或者锦衣卫举报!另外,船厂不可无人统领,诸位回去之后,各厢推举一位厢长。明天这个时辰各厢厢长来提举司大厅集合!散了吧!”张知节扬声道。

    匠户们三三两两的散去,张知节让锦衣卫收拾残局。回到了提举司大厅,白玉兰笑道:“恭喜提督大人一举将薛有料等人铲除,以后龙江船厂一定会对大人感恩戴德的!”

    张知节哈哈笑道:“接下来就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此时紫衣和一叶的脸色还有些发白,虽然她们也都是见过血的江湖人,但是还真没有见识过这般血腥的场景,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紫衣闻言转移了注意力,小脸煞白的问道:“收获?什么收获?”

    张知节哈哈笑道:“当然是抄家了!这些人横征暴敛,贪赃枉法,肯定个个身家丰厚!”

    一叶闻言亮眼直冒星星道:“那薛有料说自己身家足足有二十多万两银子呢!怪不得知节你说要打土豪啊!果然是土豪!大大的土豪!这打掉一个土豪就发了!”

    张知节听了笑道:“虽然我要去抄家,但是可没有想着要占为己有!这可都是这里这些匠户们的血汗啊!这些银子一部分用来发饷改善匠户们的生活,一部分用来修缮船厂!这船厂都破败成什么样了!”

    一叶脸色一红,嘟嘴道:“谁说要贪这笔银子了?这笔银子当然是还给这些匠户了!哼哼,也就是你起了心思吧!要不然怎么会想到我会想着贪这笔银子?”

    张知节听了忍不住摸了摸鼻子,得,自己这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张知节笑道:“怎么会?本督一直想着要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闲话不多说,让锦衣卫按人名抄家去!咱们亲自去薛有料家看看。”

    张知节和紫衣白玉兰他们带着大批的锦衣卫直奔薛有料家。薛有料的宅院算是龙江船厂最大的宅院了!当然要是比起那些豪门大族来说肯定是不值一提,毕竟薛有料只是个土包子。

    进了薛有料的宅院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富丽堂皇,一副暴发户气息,虽然比起一般人家要好很多,但是看起来还是朴素的,甚至比起城里的一般富裕人家都要差很多。

    看起来绝对不像是家里积攒了二十多万两身家的人家!此时薛家正乱糟糟的,人心各异,那些被强迫来的婢女自然想着脱离薛家,薛有料的妻子子女则是人心惶惶。

    张知节将那些婢女遣返了,从此之后她们就自由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至于薛有料的妻子子女,虽然薛有料的罪行祸不及妻子子女,但是他的家产还是要抄没的!毕竟这些都是薛有料为祸敛财所得。

    薛有料家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很快就被锦衣卫抄完了,金银加上值钱的东西也就几万两,远远比不上薛有料所说的二十多万两。

    张知节接着来到了薛有料的书房,说是书房,其实里面挺干净的,笔墨纸砚倒是有,就是没有书!其实想想也是,薛有料又不是什么读书人,这些年做提举也算是识字了,但你要让他读书那便有些强人所难了!

    刚才张知节也问过了,薛有料的妻子也不知道银子在哪里,她知道的就是家里那几万两银子!不过张知节还是获得了一个有趣的消息,薛有料常常把自己锁进书房里,一呆就是老半天。

    所以张知节才开始打量这间空荡荡的书房,紫衣和一叶也东摸摸西瞧瞧,嘴里嘟囔道:“薛有料可是说他有二十万两银子的,总不可能不翼而飞了!玄机一定就在这间书房里。”

    白玉兰摸索了一会儿后来到了书房里大桌子旁,在桌上摸索了一会儿,拉开了两扇小门,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显出来了,显然书房下面是一间密室。

    张知节瞅了瞅笑道:“没想到这薛有料还挺会藏东西的!走,咱们下去瞧瞧,看看这下面都有什么!”

    白玉兰自然不可能让张知节先下去,吩咐锦衣卫带着火把下去确定没有危险,白玉兰才当先下去了!

    张知节也有些好奇的准备跟着下去,紫衣拉着张知节向后一拽嘟囔道:“我先下去!”

    然后就听见下去的紫衣发出了一声惊叹,张知节摸了摸鼻子看了看一边的一叶,笑道:“你先?”

    一叶笑着给了张知节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先行猫着腰下去了,然后早就传来了她的惊叹声。

    有什么好惊叹的?无他,唯银山是也!张知节随后就下来了,在火把和灯火的辉映下,满室都是银光!最显眼的就是正当中的床了,一张由银砖铺起来的床!

    张知节看着这张银床感到十分无语,看来薛有料经常来这张床上小憩一番啊!躺在这张银床上能有什么感觉?肯定是硌的腚疼!到底是对于银子痴迷到什么程度,才会喜欢躺在银子上睡觉?

    没想到这薛有料空有二十多万两银子,竟然丝毫都不懂的享乐,就是将银子藏在地下室里,问题是你又不懂得享乐,你藏这么多银子干嘛啊?这不就跟石头一样吗?

    张知节打量了一番就没了什么兴趣!反倒是紫衣和一叶啧啧称叹,满眼银光,这么多银子堆在地下室里,确实很有冲击力。

    紫衣和一叶赞叹了会儿,却发现张知节一脸平静的神色,紫衣不由好奇道:“知节,这么大一堆银子在面前,你就不觉得很震撼吗?你也是银票见得多,银子见得少吧?”

    张知节笑道:“不过是一个八品芝麻官的银库罢了,你是没见过宁王府的宝库和刘瑾的宝库!这个跟他们的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