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899章 动静

    聚集在陈群府上的官员们正在猜测张知节会不会在晚间对夏轩用刑,却没能想到,还没到晚间夏轩已经承受不住的酷刑,招供了。

    夏轩是真的招供了,最开始招供的就是城外的血案。夏轩从福建泉州出发,带着整整三十万银票远上南京去见张知节。

    却在浙江的地界上得到了消息,郭三被锦衣卫给拿住了,正在押往杭州,然后押送南京。这个郭三对走私的内情还是比较清楚的,也知道这些年船厂的隐私事儿,于是夏轩就决定将郭三灭口。

    这才有了城外的血案。既然夏轩已经将这个交代了,那他就再也没有被捞出去的可能了。无论是谁来了,张知节都能理直气壮的将他堵回去。

    审问了没多久,张知节就离开了,他是回去休息去了。既然夏轩已经开始招供了,那他就不可能再熬得住酷刑了,因为说了就是说了,说一点也是说,说两点也是说,慢慢就全说了。

    所以张知节就不陪着他们在这里熬着了,而是任由手下们继续审问,等着明天看看卷宗,了解一下进展罢了。

    美美的睡了一觉,清晨的张知节一边翻看着卷宗,一边享受着美食,却不知道杭州城中正有一道浩荡的队伍向张知节的所住的园子行来。

    同时,杭州城中正有一则流言正在飞速的传播,锦衣卫提督张知节奉旨巡视南方来到了浙江,在杭州向泉州的夏公子索要三十万两银子,在遭到了夏公子义正言辞的拒绝之后,锦衣卫悍然包围了知府大人的府邸,并将夏公子抓走了,并且诬陷夏公子指使悍匪袭杀锦衣卫。

    这则消息在杭州城中正在以难以企及的速度飞速流传开来。很多人一听顿时就信了!主要是这则消息虽然模棱两可,但是很多地方都对了起来。

    城外确实发生了匪徒袭杀锦衣卫的事情,为此锦衣卫还曾大闹过杭州府衙门,当时有一位少年坐在马上训斥杭州知府,让杭州知府很是难堪。

    原来是锦衣卫提督来到了杭州,怪不得杭州知府堂堂四品高官,被一个少年如此的训斥,如果是张知节的话,那就不奇怪了。

    锦衣卫的名声一直都不好,虽然张知节的名声不错,若是单说张知节向夏家索贿三十万两白银的话,可能很多人不信。

    但是锦衣卫兵围杭州知府的府邸,并且从杭州知府的府邸抓走了一个人,这已经被很多人看到了,而且已经传的沸沸扬扬了。

    这样联系起来,很多人就信了,因为这正好完美的解释了一切!原来名扬天下的张知节也不过是个这样的货色。

    这个夏公子还真是够倒霉的,竟然被勒索三十万两白银!三十万两白银啊,这是什么概念?简直想都没法想啊,除了巨富之家有谁能拿的出来?

    不得不说不愧是名扬天下的少年提督,这胃口果然够大,人家弄个三五千两已经是了不得了!张知节这个少年提督一出手就是三十万两!

    很多人扼腕叹息,这个夏公子怕是要完蛋了,拿不出三十万两来,锦衣卫岂会放过他,怕是最后要被锦衣卫冤杀在大牢里了吧。

    于是就有很多人开始危言耸听起来,张知节之所以要巡视南方就是要来南方刮地皮的!现在这个夏公子不过是第一个罢了,但是绝对不是最后一个。

    张知节带着那么多锦衣卫南下,如果那夏公子拿不出来三十万两银子,那锦衣卫就会在杭州城中巧取豪夺,一直凑够三十万两银子为止。

    这种流言一出,整个杭州城人人自危。那夏公子肯定是拿不出三十万两银子的,锦衣卫不会真的开始全城搜刮银子吧?

    当然了,也不是所有的人都相信这种流言,至少望月楼中伺候过张知节的那几位姑娘们知道事情的真相。

    原本她们还不知道那位小钦差大人和那个夏公子是谁,现在终于知道了。原来那位小钦差就是名扬天下的提督大人!是那位内除朝廷阉贼,两平叛乱的提督大人,没想到提督大人竟然比传说中的还要俊俏!

    可惜当时不知道小钦差就是提督大人,现在知道了真的是悔之晚矣。她们既然知道了那天来望月楼的人就是提督大人,自然就明白这所谓的流言肯定就是假的。

    什么提督大人向那夏公子索贿三十万两银子,这不是扯淡吗?是那夏公子向提督大人行贿五十万两银子,每年还要孝敬三十万两银子,结果提督大人根本就不感兴趣好吧!

    还提督大人向夏公子索贿三十万两银子!提督大人根本就没有把那三十万两银子放在眼里好吧?

    额,虽然不知道提督大人最后为什么会把那名夏公子抓了起来,但是那夏公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虽然这几个姑娘也努力的向人们澄清事情的真相,但是这不过是她们的一面之词,且不说她们说的别人信不信。她们人微言轻也见不到几个人,终究被淹没在了汹涌的流言之中。

    张知节正在看着卷宗,舒心的享受着美食,享受着一叶和紫衣的温柔细心的服侍,还不知道外面的汹涌的流言。

    不过,锦衣卫浙江千户所毕竟不是吃干饭的,不可能流言汹涌到了这种地步还不知情。所以张知节还没享受完美食的时候,魏兴元已经急匆匆的赶来了。

    听完魏兴元的禀报,张知节还没有急,紫衣和一叶反倒是急了,这不是颠倒黑白吗?什么张知节向夏轩索贿三十万两白银?这不是扯淡吗?

    区区三十万两白银张知节会看在眼里吗?明明是那夏轩送银子给张知节都送不出好不好?

    一叶和紫衣气的拍案而起道:“这是哪个缺德玩意儿在胡说八道、颠倒黑白?真是气死我了,要是让本姑娘知道了,非得打的他妈都不认识他!”两位姑娘武力值十分的高,一向也偏向于用暴力解决问题。

    张知节听了倒是十分的淡定,若是夏轩被抓了引不起一点动静来,那才是见怪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