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13章 直奔福建

    不管小镇上从此流传着什么样的传说,冯海生都离开了小镇,没有一丝怀念。跟着回到了千户所,冯海生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锦衣卫,一个百户,虽然官不大,但却是他一辈子都不敢想的。

    他还以为自己会守着铁匠铺,直到哪一天打不动铁了,老死在铁匠铺里。桌子上放着崭新的官袍,但是冯海生被没有穿上,而是坐在了窗边看着外面幽幽的夜色,心里五味俱全。

    他做梦都想报了自己的血海深仇,却每日都只能在痛苦中挣扎,如今夏家终于要完了。他的心里怎么能不充满快意和期待,天上的妻子和妹妹啊,你们要睁大眼睛好生看着,看着这帮畜生们不得好死。

    冯海生去过大牢,看到了夏轩凄惨的样子,从夏轩的容貌中能看出夏家的样子,特别是有他仇家的影子,他并没有上手再去折磨夏轩,但是看到夏轩凄惨的样子,他依然觉得十分的快意!更重要的是,他会去折磨他真的的仇家,夏轩的叔叔,夏炳春。

    冯海生在就在房间里枯坐了一夜,直到清晨听到外面出现了响动,冯海生才换上了桌子上的官服,跨上了腰刀,出了房间,应该是要出发了,要兵发福建了。

    天刚刚蒙蒙亮锦衣卫和三千营的勇士就已经集结了起来,张知节嘱咐了魏兴元一阵,让他看好千户所里留下的卷宗还有夏轩,这才带着铁骑呼啸而去。

    张知节这个钦差大人匆匆离去了,带着千骑精锐离开了杭州。此时城里的流言还没有消散,很多人也不知道让人谈虎色变的钦差大人已经带兵离开了。

    如果知道了肯定会面面相觑,这些日子大家紧张的传来传去,传着钦差大人就要刮地皮了!结果,人家钦差大人悄无声息的来了,又悄无声息的走了,他们传的沸沸扬扬这些天竟是瞎胡闹!

    那些城里的百姓不知道钦差大人离开了,但是官面上肯定是知道的,毕竟钦差大人在浙江搞出了这么大事情,三十多位官员自从进了提督大人的园子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从此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偏偏抚台大人也不管不问,这绝对能把人吓尿了。

    虽然千户所和钦差大人所住的园子一直都十分平静,但是浙江的大小官员都十分关注钦差大人的动静。

    如今钦差大人竟然突然就走了,这些官员们简直弹冠相庆、拍手称快,煞星终于走了,虽然走的时候带着铁骑看起来杀气腾腾,但是死道友不死贫道,爱谁倒霉谁倒霉,反正不是自己就成。

    浙江巡抚王应钦也知道了张知节带着骑兵走了,而且他猜出来了,张知节这杀气腾腾的应该是直奔福建去了。看张知节的这个架势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王应钦真的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张知节在浙江折腾,实在是让王应钦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如今这煞星终于走了,福建夏家大概是要完了。

    王应钦真的不看好夏家,因为张知节手里掌握了切实的证据,而张知节此次南下正德皇帝真的给了他很大的权力。五品及五品官员一下,张知节有先斩后奏之权啊!

    张知节带着骑兵直奔向福建,若是夏家认怂服软,凭借其强大的关系网,不说全身后退,至少也能保住一家老小从此做个土财主。

    若是不识趣的话,张知节可是亲率大军两平叛乱的人,试问世上哪个统兵大将不是杀伐果断?张知节真要是一狠心把夏家给灭了的话,张知节会有什么后果?

    除了在江南的名声臭一点之外,还真没什么别的损失。正德皇帝难道会把张知节给收拾了?那怎么可能啊!

    至于文官,只要张知节摆出来证据,就是想上书骂都没得骂!杀人怎么了?有理有据有旨意!

    王应钦想着想着都觉得房间里生出了一股血腥味,若是夏家能够想明白还好,就怕是当局者迷啊!不过,管他呢,王应钦笑了笑,反正福建的事儿跟自己没关系。

    如果张知节知道了王应钦所想,一定会嗤之以鼻,杀什么杀!谁愿意手上沾着血!他此行是将夏家一家老小一举成擒,然后连同罪状押送京城,由正德皇帝处置。当然了,夏家的财产也是要抄哦!

    相信夏家的家财一定十分的丰厚,本就内库空空的正德皇帝有了罪状会放过夏家那才是怪了!还放过夏家一家老小让他们做富家翁,能放过夏家一分银子算张知节输!

    这样就能将自己在这件事上的影响降到最小了,张知节心里打的一手好算盘。最后其实还是刑部和大理寺背锅。

    张知节带着骑兵一路向南直奔福建,杭州到泉州足足有一千多里路,这一路上长途跋涉,张知节带领的这些骑兵还好些,都是上过战场的还能吃得消。

    一叶和紫衣也还从容,虽然看起来是两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但是却有一身好功夫,因此最然累一些倒也不觉得有什么,一路上还能照顾张知节。

    唯有一个人最惨,那就是冯海生。虽然这货会骑马,但是也只是会骑罢了,作为沿海人,还是一个海上跑船的人,会骑马就已经很了不得了,就不能对他的骑术期待太多。

    所以这一路上就属冯海生最吃苦头,但是他却是最有毅力、最能坚持的一个!哪怕是大腿已经磨的血肉模糊,他连吭都不会吭一声,相比他心里的痛苦这些都不算什么。

    要不是张知节偶然看到了他的大腿上的血迹,张知节都不知道,忍不住笑骂道:“本督知道你心里记挂着复仇,但是既然受伤了就吱声啊,也不能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冯海生瓮声道:“多谢大人关心,小的没事儿!绝不会拖大人的后腿的!”

    张知节听了忍不住笑骂道:“本督随军又不是缺医少药,让随军郎中给你看看,在这样下去你的腿非得烂掉不可!本督还指望带着船队出海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