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77章 夜归

    出了豹房的时候已是满天繁星,城中早就已经宵禁了,街上空荡荡的十分安静,偶尔有五成兵马司的人巡视而过。

    张知节没有纵马疾驰,因为如此安静的夜里他怕引起恐慌。偶有遇到五成兵马司的人路过,见到这数十骑锦衣卫也根本不敢上前盘问,远远就避开了。

    一直到了寿宁侯府,此时寿宁侯府早就已经关门落锁了。张知节下马笑道:“行了,你们都会去好好歇息吧!”

    白玉兰他们下马答应着,但是并没有立即离去,总要看到张知节进了府里他们才会放心。

    张知节上前咚咚咚敲了几下门,好在府中一向规矩很严,没有出现叫门半天没人应的事。

    里面立即就出现了声响,一会儿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谁啊?”

    张知节沉声道:“我!”

    里面三个人正站在门后呢,刚才聊赵四家的婆娘聊的正欢快呢,这大半夜的竟然还有人来了。此时出声喊话的人听了这回答有些无语,竟然回了个“我”,我知道你是谁啊!

    那人有些不耐,正要再问突然被拉了一下,旁边的人脸色大变小声道:“怎么听着像是二爷的声音!”

    那人怔了怔仔细回味了一下,还真有点像,另一人小声道:“不能吧?二爷不是在江南吗?没听说二爷要回京啊?要不然府里早就传遍了!”

    两人听了倒也像是这么回事,不过最先听出像是张知节的声音的人还是有些确定,小声道:“我觉得像是二爷的声音,试试吧,你们也好好听着点!”

    那人扬声道:“是二爷吗?”

    张知节在外面听不到里面的商量的声音,沉声道:“是我!”

    里面的三人听了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真的像是二爷的声音。二爷不是在江南吗?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府外?

    其中一人最先反应过来,小声急促道:“快,快开门啊!”两外两人如梦初醒,一块涌了上去麻利的将门打开了,定睛一看外面站着的可不是二爷嘛!后面还侍立着数十锦衣卫呢。

    三人一溜烟跪下道:“二爷,您回京了?”

    张知节点了点头,转身笑道:“行了,都回去休息吧!”白玉兰这才带着他们行了一礼纷纷上马。

    张知节转身笑着进了门笑道:“起来吧!老爷和夫人都歇了吧?”

    三人爬起来跟着进来恭敬的侍立在一边,应声道:“是的,二门都已经落锁了。”

    张知节径直向二门走去,三人紧紧跟着到了二门处,一人赶紧上前叫门道:“汤婆子,汤婆子,快起来开门,二爷回来了!”

    汤婆子带着几个婆子赶紧把二门打开了,张知节笑道:“估计都已经歇了,你们也不要声张了,我去书房凑合一晚吧!你们准备点热水给我送来!”

    张知节径直去了书房,书房落了锁,一个人影都没有,张知节开了门进去点了灯。书房内十分的整洁干净,一切都井井有条,一如他当初离开的时候。

    那些婆子赶紧去给张知节准备热水,虽然张知节吩咐不要声张,但是没人伺候怎么行呢?她们商量了一下,知道今夜翠墨不值夜,所以悄悄的去找翠墨去了。

    正在熟睡的翠墨大晚上的被窗户外的人小声叫醒了,还真有些懵。披了身外衣打开窗子,这才发现一个婆子在窗户下面。

    “翠墨姑娘,二爷回来了,现在在书房呢!现在太晚了,二爷不让声张,我们想着二爷没人伺候,这才想到跟翠墨姑娘说一声。”那婆子小声道。

    翠墨听了更懵了,二爷还在远在江南呢,根本就没听奶奶和夫人说起二爷要回京。这不是在做梦吧?

    翠墨下意识的掐了一下自己,嘶,好疼啊!好像不是在做梦,翠墨小声道:“你等我一下!”

    那婆子低声道:“我们还得给二爷准备热水呢,就先去忙了!二爷吩咐了,不让声张。”

    翠墨飞快的穿了衣裳,也来不及梳洗了,悄悄掩上门出了小院,立即就向书房行去。转过了山亭,远远就看到了书房的灯亮着,翠墨顿时一颗心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二爷真的回来了!翠墨一路小跑着来到了书房,轻轻推开门,发现二爷已经已经在椅子上睡着了。

    真的是二爷回来了,翠墨痴痴的盯着张知节,小心的走了进来,结果还是把张知节给惊醒了。

    张知节抬起头来看着蹑手蹑脚的翠墨,笑道:“我不是吩咐她们不要声张吗?怎么把你给吵来了?”

    “哎哎呦我的爷哎,您看看都累成什么样了?还有心思关心我们,我们平日间又不累!回来了不要我们伺候,我们还不得自责死啊!”翠墨嘟嘴道。

    张知节无奈道:“都醒了?”

    “没呢!今天不是我值夜,她们直接去寻的我,没惊动奶奶和少爷屋里!”翠墨笑道。

    这时那些婆子们送来热水了,翠墨让她们将热水送进了屋里,道了谢把她们打发走了。

    张知节笑道:“身上一身泥,简单擦擦吧!”

    翠墨伺候着张知节仔细擦了两遍,又找出干净的里衣来,这才伺候张知节睡下了,没一会儿就张知节就睡得熟了。这时都已经快要寅时了,翠墨也躺下睡了。

    清晨,娟儿和依雪已经起来指挥小丫鬟们洒扫庭院,准备热水等。依雪突然有些疑惑道:“咦,怎么不见翠墨啊?”

    娟儿听了也呆了呆,有些疑惑道:“是啊,还真没看到她!”

    依雪笑道:“一向勤快的翠墨也有睡懒觉的时候啊!不行,我去羞羞她去!”

    娟儿听了有些关心道:“不会是生病了吧?夜里寒气重,很容易风寒入体!”

    两人来到翠墨的屋子才发现门竟然没有反锁,推门进去才发现翠墨竟然不在房里。

    两人有些吃惊,见到床上十分凌乱,这完全不像是平日间干净整洁的样子。显然走的十分匆忙,娟儿走上前来摸了摸凌乱的被窝,一片冰凉。

    娟儿有些惊愕道:“凉的,冰凉,起来的时间应该不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