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995章 蛛丝马迹

    原来并不是这个小喜子最开始接手的,看小喜子这个样子也不像是他调的包。张知节沉声道:“你要知道,下毒这可是要千刀万剐的!你若是老实承认了,本督可以网开一面,要不然锦衣卫的酷刑你也该听说过!”

    小喜子听了吓得直接瘫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道:“皇上,提督大人,真的不是奴婢啊!奴婢平常连个蚂蚁都不敢踩死,哪里敢下毒了?真的不干奴婢的啊!”

    “奴婢从小林子手里接过来就直接给刘娘娘送来了,奴婢连盒子都没有打开过啊!”

    正德皇帝听了沉声道:“小林子呢?去把小林子找来!”

    小太监听了立刻就去了,但是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张知节的眉头忍不住皱了起来。这些小太监都有差事,一般活动范围也有限,找起来也不应该这么麻烦才是。

    又过了一会儿才有小太监一脸惶恐的来了,进来就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十分惶恐道:“皇上,小林子死了!”

    正德皇帝听了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这个小林子早不死晚不死,却偏偏说明这个时候死了,这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个叫小林子的一定有问题,而且张知节算是洗脱了嫌疑。

    张知节心里也松了一口气,沉声道:“皇上,这个小林子的死很蹊跷啊!臣想去看看。”

    正德皇帝冷哼道:“看来是想来个死无对证了!走,朕也去瞧瞧!”

    一行人径直来到了小太监住的地方,此时这里已经灯火通明,房门大开,里面一个消瘦的身影正挂在房梁上随风晃荡。

    这景象看起来有些骇人,但是张知节等人却毫不在意,都是上过战场见过死人的人,这不过是小场面而已。正德皇帝只是皱着眉头不说话,示意张知节做主查下去。

    张知节沉声道:“皇上,臣想请旨让锦衣卫入内,查看一下这小太监的死因。”

    正德皇帝听了点头,立即有小太监匆匆去传旨去了。没多久宋存、高勇还有白玉兰就匆匆赶来了,同样的一脸凝重之色,虽然他们还是不知道豹房中发生了什么大事,但是毫无疑问,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事。

    三人到了面前跪倒在地沉声道:“臣等参见皇上!”正德皇帝面沉似水的点了点头,张知节沉声道:“你们查探一下,这个小太监是自杀还是他杀!”

    三人立即入了房里将小太监放了下来仔细的查探了起来,张知节、张永也信步走了进去,但是正德皇帝等人却留在了外面。

    高勇蹲在地上翻看着小太监的尸首,白玉兰站在一旁目不转睛的看着,宋存站在张知节的旁边,时不时看张知节一眼。

    几人都是跟着张知节走南闯北过的,对于他们张知节也熟悉的很,张知节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宋存是有话要说。

    显然是因为张永在这里,所以宋存觉得不方便说,张知节沉声道:“说吧,外面出了什么事?”

    宋存还是有些迟疑,张知节已经沉声道:“说!”宋存这才从袖子中取出了一张纸递给了张知节道:“大人,您请过目!”

    张知节结果纸来扫了一眼,皱眉道:“哪里来的?”

    宋存听了沉声道:“大人,这是突然出现了在街上的!很多地方都有,锦衣卫虽然收了很多,但是……”

    张知节拿着纸条沉默不语,这时高勇起身道:“大人,这小太监是自杀的,应该是在一个时辰之内,没有他杀的痕迹!从现场来看,也没有别人在场。”

    张知节点点头带着他们出来了,正德皇帝沉声问道:“怎么样?”

    张知节沉声道:“确定是自杀的!而且是死在一个时辰之内!”

    正德皇帝听了皱眉道:“自杀?一个时辰之内?这是畏罪自杀啊!”

    张知节沉声道:“从时间上推断,应该就是在传召小喜子的时候,他知道了之后,觉得自己败露了所以就选择了自杀!”

    “他应该是提前受到了指示,如果败露了就自杀!刘娘娘在太后娘娘的宫里夸赞侯府的桂花糕好吃,太后随口一说让侯府给刘娘娘送桂花糕。”

    “他们竟然能够获知这个消息,而且有能力影响皇宫和豹房两个地方,那人在宫里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才是!”

    在场的所有人心里似乎都冒出了一个人来,那就是皇后娘娘!正德皇帝听了沉声道:“此人一定是嫉妒姬儿怀了朕的孩子!所有才想出了这等狠毒的计谋!一定要查下去,查个水落石出,不管是谁,朕都决不轻饶。”

    张知节这时举起了手里的纸,沉声道:“皇上,这是来自宫外的,请皇上过目!”宋存见此忍不住低头,面上露出一丝急色,他万万没有想到提督大人竟然直接就将纸给了皇上。

    正德皇帝接过纸来看了看,气急而笑道:“真是一派胡言!”这纸上写着张知节原本将刘姬金屋藏娇,却被皇帝横刀夺爱,如今刘姬怀了身孕,张知节心里怨恨不已等等。

    张知节并不觉得正德皇帝看了纸上写的东西就会怀疑什么,因为正德皇帝和刘姬还是张知节一力促成的。正德皇帝能够和刘姬琴瑟和鸣,张知节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

    正德皇帝又不是不明白,怎么会信这纸上写的东西。正德皇帝皱眉道:“这也是针对姬儿的!”

    张知节听了苦笑道:“臣觉得倒像是针对臣的!先是调包侯府的桂花糕,让刘娘娘吃了之后滑了胎引得皇上龙颜大怒,然后将臣下狱,然后再出现这种流言,彻底将臣打入万劫不复之地!”

    正德皇帝听了沉声道:“好狠毒的计谋,一计连一计,如果不是他们低估了朕对你的信任,也不清楚咱们之间的事情,还真会让这别有用心之人,钻了空子!”

    “不过,也不能排除是针对姬儿的!不管是针对知节你的,还是针对姬儿的,都不能放过,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