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05章 祸国殃民

    这些官员们傻眼完之后,心里就涌起了无尽的恐慌,既然王原已经涉案无疑了,那肯定是捞不出来了!

    那如果张知节真的想要株连谁的话,只要用刑让王原攀咬,谁都得完蛋!一想到这里他们就禁不住脸色苍白,特别是那些屡屡弹劾张知节的官员,心里更是恐慌。

    原本他们是因为东厂抓人,以为是张知节在算旧账,所以才想要反击自保。但是后来因为张知节被正德皇帝训斥的流言传的沸沸扬扬,他们就心动了,想着借此机会将张知节拉下马来。

    但是现在他们一个个心里都恐慌极了,都十分后悔上书弹劾张知节。他们只能祈祷自己上书弹劾没有出风头,还没有被张知节记挂着,要不然的话就一切休矣。

    “阁老,虽然王原涉案了,如果锦衣卫只是抓了王原还好,如果王原攀咬起来的话,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啊!”

    “是啊,一旦牵连攀咬起来就不可控制了,洪武年间的蓝玉案、胡惟庸案牵连诛杀者何止数万!”

    “不能吧?张知节也没有胆子敢牵连诛杀数万人吧?”

    “就算不会牵连那么广,我等也可能首当其冲啊!”

    “是啊,是啊,这倒是!”

    这些官员聚集在这里忧心忡忡,很多官员心里悔的肠子都青了,早知道当时就见好而收了!不过他们心里也有些委屈,若不是东厂先抓人,他们也不会跳将出来招惹张知节啊!

    最后还是杨廷和发话了,沉声道:“我和梁阁老已经去过锦衣卫了,张提督说自己会秉公执法的!”

    众人听了并没有丝毫安慰的样子,这种话根本就不足为信,很可能只是敷衍之言罢了!

    杨廷和也知道这话不能全信,接着沉声道:“如果锦衣卫只是正常审理案件的话,那自然是极好的!如果锦衣卫真的搞株连的话,那咱们就奏请皇上,此案由三法司协助锦衣卫共同会审!”

    众人一听不由眼前一亮,纷纷道:“阁老这个主意好,不如现在就奏请皇上由三法司协同锦衣卫会审!这样的话,众目睽睽之下锦衣卫也无法搞株连了!”

    但是杨廷和却只能摇头,他和梁储已经去见过正德皇帝了,对于正德皇帝的态度已经十分了解。他知道现在去奏请的话,肯定会被正德皇帝拒绝的,这样的话就失去了先机。

    所以杨廷和摇头道:“现在还不到时候,这件案子牵涉到了宫中,让皇上同意三法司插入也很难!”

    众人听了也只能叹息着散去了,心里头却各自打着小算盘,同时祈祷自己没有被张知节注意到。

    张知节送走了杨廷和、梁储之后没多久就收到了马永成派人送来的消息,魏彬眼见没有事成,而且已经暴露了,就十分痛快的全都招供了。

    和夏臣招供的大同小异,而且也确实没有牵涉到宫里的娘娘。原本被怀疑的夏皇后和庆阳伯算是摘出去了,也不算完全摘出去了。虽然皇后娘娘和庆阳伯没有涉案,也毫不知情,但是他们还是一定会受到夏臣的连累的!

    张知节也只是打算将这些如实上奏正德皇帝,至于最后正德皇帝打算如何处置,那是正德皇帝的事了!

    张知节听了之后松了一口气,这件案子终究没有偏离,差不多已经审出来了。虽然王原还是没有开口,但是随着对王原调查的深入,张知节却萌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王原背后很可能没有人指使他!

    这也映照了张知节最开始时的疑惑,那些官员和夏家也不过是利益关系,如今夏家已经彻底覆灭,他们没道理会冒着全家人的生命危险来策划这种惊天大案。

    虽然最近一直都有官员弹劾自己,但是那些官员并非是为了夏家,而是以为自己回京之后在清算旧账,他们是为了自保。

    但是王原显然是个例外,他和夏家的关系还是没有查出来,对于为什么会舍命为夏家复仇,张知节也觉得十分的费解。

    如今夏臣已经招供了,魏彬也已经招供了,只剩下了王原没有招供。张知节再次来到了刑房,此时的王原身上已经没法看了,十分的凄惨。

    连续的酷刑让他身上没有一块好肉,但是王原竟然咬牙就是没有求饶,没有招供,这种毅力让张知节也感到有些动容。

    见到提督大人进来了,掌刑千户暂时停了下来,有些惭愧道:“大人,属下办事不利,王原还是没有开口,不过大人放心,他已经距离开口不远了。毕竟是读书人的身体,虽然意志很强,但是身体已经熬不住了,快要出现幻觉了!”

    张知节点了点头,来到了王原面前坐了下来,看着王原凄惨的样子,张知节有些疑惑道:“本督始终不明白你为何就是不愿开口?”

    “如果你以为这样能逃脱的了罪责的话,那你就错了!因为夏臣和魏彬都已经招供了,也就是说你的罪责已经确凿无疑了!所以本督十分不解,既然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坚持下去的必要?”

    王原无力的看着前方,怔怔的出神,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张知节的话。张知节无奈摇头道:“本督真是不明白,福建夏家不过是一群乱匪而已,祸国殃民,有什么值得你这样?”

    “祸国殃民?我看你才是祸国殃民!”王原仍然没有抬头看张知节,但是嘴唇却无力的动了起来。

    虽然声音干涩低沉,但是张知节还是听到了,忍不住眉毛一挑,不怕你开口反驳,就怕你不肯开口说话。

    “本督祸国殃民?这本督还真是头一次听说!本督铲除刘瑾阉党,两平叛乱,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骂本督祸国殃民!”张知节淡淡道。

    “你确实有功绩,但是你覆灭了福建夏家,又剿匪靖海,封锁了海上,派朝廷的船队出海通商。对于沿海无数百姓来说,你就是祸国殃民!”王原转过头来凝视着张知节缓缓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