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09章 废后之议

    第二天醒来,就有丫鬟来报,皇上派小太监来召张知节入宫。张知节正歪在床上看徐佳颍梳妆,小丫鬟禀报完了好一会儿张知节都没什么动静,徐佳颍听了嗔道:“皇上召见二爷入宫呢,二爷盯着我看个什么劲儿啊?”

    “好看呗!”张知节笑呵呵道,此时张知节的心情大好,那些官员们也不再烦他了,也没什么事情要忙,难得清闲了下来,只等着明年船队返回了。

    徐佳颍闻言顿时面如红霞,旁边伺候的依雪也掩嘴轻笑,徐佳颍顿时羞赧的不行,虽然心里比蜜糖还要甜,但是嘴上却嗔道:“二爷越来越没正形了!皇上召见呢,二爷还在这里不着急,指不定有什么事儿呢?”

    张知节笑道:“还能有什么事!估计是皇上下定决心了!要召我去参谋参谋!”

    徐佳颍闻言顿了顿,转过头来问道:“那二爷是怎么看的?”

    张知节笑道:“我怎么看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的心意。这种宫里的事儿,我怎么可能掺和!”

    徐佳颍一想觉得也对,这种事确实不宜掺和,笑道:“那二爷就入宫去吧。妾身要去见一叶和紫衣去了。”

    张知节听了点头,其实他已经和一叶紫衣说了,要给她们名分,她们也娇羞的答应了。徐佳颍此去就算是确定下来了,张知节也十分放心。

    虽然案子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但是豹房戒备十分森严,当然了,这对张知节来说根本就没什么,可没人敢搜查他。

    走在豹房的的路上,能明显感到豹房的气氛比之以前沉闷了不少,张知节觉得有了几丝宫中的气息,不像是以前的豹房了。看来这件案子对于豹房的影响一时半会儿还过不去。

    往来的太监、宫女也都谨小慎微,张知节信步来到了大殿,正德皇帝却不在,正德皇帝把张知节早早的召见来了,自己却还窝在内殿里。

    张知节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这时候正德皇帝也不知道起了没有,可别贪恋春宵日高起,那自己可有的等了!

    不过好在张知节可不同别的大臣,他可不会站在廊下毕恭毕敬的等着。张知节毫不客气的在侧殿里寻了个椅子坐下了,小太监们也极有眼力劲儿,殷勤的奉茶奉点心。

    若是张永、马永成他们在这里的话,这些小太监别说茶水点心了,早就上来捏肩捶腿了!

    现在张知节在这里,茶水点心奉上,他们倒是也想上来捏肩捶腿,只是小侯爷没这个意思啊,他们也不敢贸然行动。

    所以说张知节在这里还是被伺候的比较舒坦的,过了不久,才有小太监来报,皇上已经起来了。

    张知节正想起身去正殿呢,正德皇帝已经大步走进来了,看到张知节笑道:“知节,你来的这么早啊?让你久等了!”

    张知节行礼笑道:“皇上召见的早,臣就早早的来了,早饭都没吃饱,倒是在皇上这里混了个饱!”

    正德皇帝对于张知节在这里优哉游哉的吃吃喝喝根本就毫不在意,笑道:“朕昨夜吩咐的小太监今早召你入宫,没想到竟会这么早!”

    说罢正德皇帝上前来拉着张知节道:“走,走,走,朕有话要对你说!”

    张知节只能无奈的跟着去了,走在花园里,正德皇帝挥了挥手,跟着的小太监立即远远的避开了。

    正德皇帝有些欲言又止,张知节其实心里头就跟明镜儿似的,但是正德皇帝不开口他也不能说什么。

    “知节,虽然皇后和庆阳伯并没有参与到此案中,但是影响依然很不好!你觉得该如何处置才好?”正德皇帝问道。

    张知节笑道:“皇上,臣听说庆阳伯最近上书请罪,请辞庆阳伯的爵位,若是皇上觉得庆阳伯难辞其咎的话,可以准其所请!若果觉得处置太重了的话,可更改降低封赏!”

    对于庆阳伯的处置其实正德皇帝还不太在意,而且心里也了决断,正德皇帝皱眉道:“那皇后呢?”

    终于还是来了,张知节沉声道:“皇上,宫闱之事臣不敢妄言!”

    正德皇帝将张知节召见了来可不是听他这样说的,摆手道:“和朕你有什么不可言的?说,怎么想的就怎么说!”

    张知节头疼道:“皇上,皇后娘娘居凤位多年,臣未闻有什么过失。关于夏臣涉案,庆阳伯有失察失教的过失,但是严格来讲,皇后娘娘身居宫中,并没有过失!”

    正德皇帝皱了皱眉头,皇后确实不算有过失,如果皇后有过失的话,那他就不用觉得为难了。

    张知节接着笑道:“当然了,虽然皇后娘娘没有过失,但是皇后娘娘当母仪天下,夏臣此举对皇后带来了很不好的影响。”

    正德皇帝听了点头,沉声道:“朕也不瞒你,朕动了易后的念头!昨天皇后给朕送来了一封信,请辞后位,偏居幽宫!”

    张知节听了倒也不觉得意外,庆阳伯上书请罪请辞,却迟迟没有得到正德皇帝的批示,庆阳伯肯定已经想到了!而皇后也肯定心忧母族,在母族生死存亡之际,也愿意用自己的后位来保母族的安危。

    退一步讲,既然庆阳伯已经猜到了正德皇帝动了废后的念头,与其坐等被废,还不如主动请辞,还能落下个好名声。

    正德皇帝说完幽幽叹了一声到:“知节,你觉得呢?”

    张知节沉声道:“皇上,皇后到底有没有过失在两可之间,易不易后自然全凭皇上的心意!”

    正德皇帝看着张知节有些无奈道:“朕想给姬儿个名分!”

    张知节沉声道:“皇上,若果皇上想要易后的话,还请善待夏家女!夏家女为后数年,未有过失,被废之后独居幽宫,十分不易啊!”

    正德皇帝听了长出一口气道:“朕明白,朕一定会善待她的,不会让她在宫里受到委屈,一应用度皆仅次于姬儿。”

    就在张知节和正德皇帝在这里商量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一棵树后正站着刘姬。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