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13章 时光如水

    三位姑娘对于一叶和紫衣不仅是心怀感激,还心怀敬畏,毕竟两位姑娘可是身怀不俗的武功,高来高去,能够从刀山枪林中穿越。

    一叶和紫衣虽然对着江湖上的悍匪都怡然不惧,但是面对府上这些手无寸铁的人却有些紧张。

    不过一叶和紫衣终究是十分直爽的姑娘,入了府之后不仅得到了夫人和徐佳颍的喜欢,和娟儿、依雪、翠墨等也相处的十分愉快。

    院子里虽然加了人,但是依然还是如同过去一半和睦,这让徐佳颍也十分欢喜,自己终究没有看错人,纳一叶和紫衣进门为妾确实是找对了人。

    一叶和紫衣入府之后先前的忐忑的也慢慢消散了,虽然府上的生活对于她们来说有些单调,不过也却也十分平稳安逸,很适合一叶养胎。

    虽然有些无聊,不过好在张知节时常在家。张知节是真的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富贵闲人。

    自从正德皇帝登基为帝以来,朝廷难得迎来了十分平稳的时候,天下太平没什么事发生。

    张知节除了去锦衣卫、三千营、神机营巡视一番之外,就彻底没了事情。天暖和的时候还时常去豹房和正德皇帝扯淡,后来天气越来越冷了,张知节便也不愿出去了。

    张知节彻底远离了朝政,也逐渐淡出了百官和京城百姓的视线。毕竟京里仍然时有新鲜事发生,而张知节却每日间窝在家里,自然鲜少出现在街头巷尾的议论中。

    但是张知节毕竟不可能被遗忘,特别是到了过年的时候,寿宁侯府赏赐之隆重震惊了京城。就连张知节的两个侍妾受到的赏赐都让不少勋贵之家艳羡不已。

    人们才有想起来,曾经权柄显赫的小侯爷是如何的威名赫赫,如何的风光无限,如何的能折腾。不过现在的小侯爷似乎变得沉寂了,也不再折腾了。

    曾经名扬天下的小侯爷似乎和普通的勋贵没什么区别,就这样在软玉温香中堕落了。张知节也觉得自己有些堕落了,取而代之的就是侯府中又出现了喜事,娟儿和依雪相继有了身孕。

    这就是张知节长期在家的功劳,这对于侯爷和夫人来说这可是难得好事。不仅张知节天天在家,府上也有要添丁进口。

    时光如水,岁月如梭。沉浸在温柔乡里的日子过的飞快,但是张知节心里却始终还牵挂着一件事,那就是远离大明的船队,不知道他们可曾遭遇了风险,是否还顺利。

    眼看到了春暖花开的时节,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扬帆返航。张知节抱着天赐嗅着新开的桃花,心思却已经飘到了远方。

    又是一年桃花盛开时,已经辗转这么些年过去了,连天赐都已经能牙牙学语了!自从张知节留在了京里之后,府上的气氛一直都很好,可以说是越来越好,特别是喜事连连让侯府的气氛变得十分热烈。

    如今一叶待产在即,府上变得更热闹了,徐佳颍还经常陪着夫人出去烧香拜佛,但是府上再热闹也比不上豹房热闹。

    刘姬也待产在即,这可是皇家第一个即将降生的孩子。正德皇帝本就是独生子,所以刘姬肚子里的这个孩子对于皇家来说显得格外重要。

    这甚至关系着大明江山社稷的安稳,太后娘娘更是重视,本想将刘姬接到宫里去,由太后亲自看顾,但是刘姬更愿意留在自己熟悉的豹房。

    太后也全都准了,天大地大现在是刘姬最大!太后不放心之下,将宫里的稳婆还有太后身边的得力嬷嬷全都派了过来。

    要说府上谁最忙碌,却是紫衣最忙碌,她不仅陪着一叶,还要陪着豹房里的刘姬。一叶还好一些,有一身高深的武功,对于即将到来的生产还觉得十分从容。

    但是刘姬就不一样了,她可没有一叶的从容,毕竟对于普通女人来说,生孩子就是一道鬼门关。偏偏刘姬又没有家人了,现在她最亲近的就是一叶和紫衣了,一叶是没法动身去豹房的。

    就算是一叶不在意,她也过不了张知节、徐佳颍、夫人那一关,所以她只能老实的待在府上。只能是紫衣天天入宫去陪着刘姬说说话话。但是紫衣也还放心不下一叶啊,所以只能天天两头跑。

    府上都已经准备的妥妥当当了,因为有上一次徐佳颍生孩子的曲折经历,张知节还真有点紧张。反倒是一叶自己十分的坦然。

    那天张知节刚刚出去巡营,到了神机营还没来得及巡视,就收到了锦衣卫飞马送来的消息,府上如夫人要生了。

    张知节立马拍马回府,一边回府一边心里担心不已。早知道是今天生的话就不出来了,昨夜还好好的竟然今天就要生了。

    不过有了徐佳颍生孩子的经验,他知道要生下来还早的很。不过等到张知节回府飞奔回内院,来到耳室的时候,却听到了婴儿的啼哭之声。

    张知节有些惊喜又有些愕然,傻傻的问翠墨道:“就这么生了?”

    翠墨笑道:“可不就这么生了,真是太顺利了!恭喜二爷添了个小姐!”

    原来是个姑娘!张知节的心房一下子被惊喜填的满满的,张知节可没有什么重男轻女的偏见,女儿是小棉袄,生个姑娘很好!

    张知节春风满面的去了耳室,小姑娘已经被抱着离开了。只有丫鬟婆子在里面伺候,紫衣也在身旁,一叶的精神倒还好。

    张知节来到她身边坐了下来,握着一叶的手宽慰道:“一叶,辛苦你了,偏偏我竟出门了,没在你身边。”

    一叶勉强笑了笑道:“我没事,不辛苦,二爷知道了吗?是个闺女!”

    张知节笑道:“知道了,闺女可是我们的小棉袄,好着呢!怎么?你还不高兴啊?”

    一叶怎么可能不高兴,毕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甭管是小子还是闺女,她都高兴都心疼!她只是怕张知节不高兴,怕夫人不高兴。

    张知节也能猜得透她的心思,笑道:“别胡思乱想,甭管是儿子还是闺女,我都高兴的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