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31章 坐镇宁波

    听了提督大人的话,董昌立即朝外扬声道:“许家船队当缴税银,一万三千六百四十四两!”

    许家的船首痛快的将银子交上来,清点完毕之后,许家船首也接过来了通行旗和通行文书。很快许家的船队也开始扬帆起航,码头上的人群这才爆发出了阵阵的惊叹声,许家的船队真的出港了!

    这才真正的象征着朝廷开海了,在朝廷的提督大人、市舶司官员和水师官兵注视下,许家的船队离开港口,驶向了茫茫大海。

    朝廷真的开海了,谁都可以出海进行海外贸易,谁都知道海外贸易利润丰厚!那些豪门巨贾亲眼见到了这一切之后,心里都萌生了一个念头,快点回去造船出海!

    泉州港口的检验有条不紊的进行,一支又一支船队相继出海,张知节只是去坐镇了两天之后就不再去了。但是港口上仍然是人山人海,相比以前船队都是偷偷摸摸的出海,鲜少见到这样浩荡壮观的景象。

    但是泉州熙熙攘攘的情形正在急剧改观,很多豪门巨贾都已经离开了泉州,他们已经亲眼见证了朝廷开海,确定了之后就急着回去准备去了。

    虽然朝廷在今年开海了,但是今年收取的税银不会很多,明后年肯定会暴增的!张知节在泉州待了几天之后确认泉州市舶司运转正常了,就立即启程前往宁波主持开海。

    虽然宁波开海规模肯定比不上泉州,但是张知节还是不放心,在确定泉州无事之后立即赶赴宁波亲自主持开海。

    宁波已近全都准备妥当了,在张知节来到宁波之后,宁波市舶司立即开海,张知节的威名名扬江南,虽然在浙江杀的人不多,但是浙江的豪族也都十分老实,在报备上没有出现任何问题,检验的时候全都与备案相符。

    宁波市舶司检验没问题后立即就发放通行旗和通行文书,虽然在张知节看来宁波市舶司的规模远远比不上泉州市舶司,但是对于宁波人来说,这也是难得一见的场景。

    宁波港口依旧人山人海,人们争相观看无数大船扬帆起航的壮观景象,张知节坐镇了几天之后就回到了安远驿。

    因为他觉得已经不会发生什么事了,那些有船队的豪门等了整整一年,早就迫不及待的出海了,所以出海的豪族实力越强的越集中在前面。

    张知节正在梳理京里的情形呢,正德皇帝最终还是顶着朝野的压力易后了,这并未出乎张知节的意料。

    虽然易后也会引起朝中百官的反应,但是毕竟后宫之事对于朝政影响不大,所以百官的反应也不会太剧烈。

    易后和易储对朝政的影响简直就是天差地别,再加上夏臣一事对皇后减分不少,刘姬生子加分不少。虽然也有很多官员上书摆明立场,但是正德皇帝还是坚持易后了!

    最终内阁和礼部也只能选择妥协,张知节看着手里的情报,心情十分愉悦,估计内阁和礼部是碰了一鼻子灰!不过正德皇帝肯定也没少被怼。

    内阁的两位大学士肯定少不了对张知节的埋怨,不过张知节并不在意,谁让你们是大学士呢,你们不顶上去谁顶上去?

    不过估计正德皇帝也会埋怨自己,张知节摸了摸下巴,没关系,到时候自己押着税银入京,谁对自己的埋怨都得烟消云散!

    就在张知节心里美滋滋的时候,有市舶司的官员前来报信,码头上出事了!张知节听了不禁怔了怔,还真有人敢闹事不成?

    还真有人闹事,是仁和公主府的管事太监。张知节知道了之后十分无语,仁和公主是宪宗皇帝的长女,是正德皇帝的亲姑姑。

    因为算是太后娘娘的小姑子,侯府和仁和公主府也十分相熟。你说你一堂堂公主府缺这仨瓜俩枣的吗?明知道自己南下主持开海,还来这一套?

    张知节有些头疼,在泉州市舶司没有欺瞒之事发生,没想到竟然在宁波发生了。但是无论如何张知节都不能相让,若是相让了,以后的勋贵都来这么一出就不好办了。

    张知节立即带着人前往港口,此时的港口上已经一片沸腾,锦衣卫费力的清出一条出路来,才让马车通过去。

    随着大队锦衣卫护送着马车来了,场面一时控制住了,一个中年太监正在和宁波市舶司提举韩平跟个斗鸡一样相视而立。周围的市舶司官吏则一个个的都大气不敢喘一声,面对公主府的威压,不是什么人都能挺直腰杆的。

    不过随着张知节的走进,韩平的神色明显一松,显然心中压力大减,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只要提督大人来了就好。

    而韩平对面的太监则是脸色微微一变,他本就难看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无论如何他所做的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事,这个小小的市舶司提举软硬不吃也就罢了,竟然还惊动了提督大人。

    不过韩平心里倒也还算镇定,毕竟公主府和侯府的关系也一向不错。

    韩平拱手沉静道:“下官办事不利,惊动了提督大人!”

    那名太监也不落人后,脸上涌出了笑容,行礼道:“奴婢是伺候仁和公主的柳方,见过提督大人。”

    张知节只是淡淡的道:“发生了何事?”

    柳方讪讪的笑了笑,刚想说什么,韩平已经沉声道:“大人,经过查验,这支船队的载货与报备不符。”

    张知节淡淡道:“那就按实际检验的征收税银就是了!”

    韩平沉声道:“大人,只是这位公公自称是仁和公主府的人,对检验结果不服,坚持所载的货物是与报备相符的!”

    柳方见到张知节的神色始终是淡淡的,心里也有点没底,不过还是咬牙道:“提督大人,奴婢所言不虚,也许是检验的时候出了错漏也未可知。毕竟这些货物都是公主和驸马爷亲自准备的,想来这报备也不会出错才是!”

    柳方说的时候,还在“公主和驸马爷亲自”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