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33章 处置

    若是提督大人回京之后真的亲自去公主府拜访说清楚的话,那他就没法遮掩了。张知节是何等样的身份权力,虽然论身份比之公主要差了点,但是论权力的话还真没法比,到时候公主岂会轻饶了他?

    张知节一见柳方脸色变得惨白,就明白过来了,虚报税银应该是他私自干的,仁和公主和驸马爷根本就不知情。

    柳方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赔笑道:“提督大人,罚银奴婢这就如数上缴,奴婢回府之后会向公主解释清楚的,就不劳提督大人亲自登府了!”

    说罢柳方飞快从怀里取出了一个荷包,点出了两千两银票递给了韩平。韩平沉静的接了过来,心里都却觉得十分快意。你那会儿那趾高气扬的样子哪去了?

    还不是乖乖的交齐了税银,不但交齐了税银,还多交了两千两的罚银,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

    此时的柳方自己悔的肠子都青了,两千两银子没捞着,还白搭了两千两银子进去。公主府虽然听上去高贵,但是其实是个清水衙门,他也没什么捞银子的机会。好不容易积攒了点身家,一下子缩水大半。

    他心里头不滴血才怪呢,但是相比滴血,心里更加忐忑。身家缩水大半事小,若是被公主知道了这事事大!到时候可就不是银子能解决的问题了。

    将罚银缴上之后,柳方忐忑道:“大人,奴婢已经都照做了。”韩平也等着提督大人吩咐。

    张知节淡淡道:“缴上罚银就可以领通行旗和通行文书出海了,不过,主事人还有二十大板要领!这是刚刚本督定下的规矩!”

    事到如今柳方也认了,这里是张知节的地盘,一切都是张知节说了算。而且,如果挨了二十板子这事就能过去的话也值了。

    柳方低声道:“大人,奴婢愿意认罚!”

    张知节淡淡点头道:“那就好!”韩平这才将通行旗和通行的文书交给了柳方,柳方转交给了负责出海的人,嘱咐了一句,这才转身回来了。

    有了通行旗和通行文书,船只开始扬帆起航。那些港口上的人见此纷纷吃了一惊,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解决的。

    市舶司的人和那个太监相持了那么久,港口上无数看热闹的人也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也都不是傻子,心里立即就猜出来了,公主府的人这是想要少缴税银。

    港口上看热闹的人也都哗然,没想到市舶司开海没几天竟然就遇到了这种事。不过想一想也觉得释然,这种事早晚都会发生的,就是不知道市舶司会怎么处理,会是妥协呢?还是不畏强权到底?

    具体的他们看不清楚,只是看到那太监上缴了银子,至于到底是不是按照报备的税银缴得得他们不得而知!不过他们还是觉得少缴税银的可能性很大,毕竟这是公主府的货物,仁和公主可是当今皇上的姑姑!

    就算是名扬天下的提督大人也得给公主几分面子吧?所以就算是少缴了税银也是正常的,谁叫人家天生就高贵呢?

    这些围观的人这样想着,看着公主府的船就扬帆起航就要出海。这时他们突然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一幕,那个趾高气扬的太监好像被锦衣卫给押起来了!

    围观的人不禁面面相觑,这是要干什么?他们带着疑惑继续看下去,才发现锦衣卫竟然将那名太监摁在了地上,不知从哪里找出来了木板子。

    人们看着锦衣卫手里的木板子的时候才恍然大悟,这是要打板子啊!恍然大悟的同时也感到十分震惊,这名太监应该是公主的得力太监才是,没想到竟然要被锦衣卫打板子。

    这时围观的人才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也许市舶司没有少收公主府货物的税银,毕竟都开始打板子了。

    这下子围观的人群一下子躁动了起来,虽然打板子没什么,但是这可是打的公主府中的太监!这也就是提督大人在这里才敢这么做吧!不得不说提督大人真是了得,竟然连公主的面子都丝毫不给。

    虽然多数围观的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毕竟有距离近的看清楚了始末,这么劲爆的消息飞快的流传起来。

    越来越多的人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来提督大人不只是收足了税银,还罚了两千两银子,还把管事的太监打了板子!

    每个听闻了此事的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个提督大人真是够霸气的!一般的官员敢不畏强权就已经了不得了,提督大人还敢罚公主府的银子,还敢打公主府太监的板子。

    更重要的是,那公主府的太监不但乖乖缴足了税银,还乖乖的缴了罚银,不但这样,还乖乖的挨了锦衣卫的板子,我的个乖乖,真是了不得啊!

    不过这些围观的人真的是大叫小怪了,他们只是普通百姓,知道提督大人很厉害,权力很大,也知道公主肯定很厉害,是皇帝的姑姑。

    但是你要让他们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他们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柳方会乖乖认怂,因为他知道张知节的权力到底有多恐怖!虽说仁和公主是皇帝的姑姑,但是皇帝和仁和公主有多少感情?

    柳方挨完了板子之后被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来到张知节面前谢恩,张知节淡淡道:“这次就算了,下次长点记性!”

    柳方应下了,被搀扶着灰溜溜的走了,他心里不敢有任何的怨恨和抱怨,更不敢回去和公主说什么。

    他心里更期望的是这事能够风轻云淡的过去,最好公主永远都不知情才好!至于损失的那两千两银子,就当是买了教训吧!

    柳方走了之后,张知节这才笑着夸赞韩平道:“做的不错,本督没有看错你!就是要这样不畏强权!”

    韩平听了笑道:“大人谬赞了,下官手心里捏了一把汗呢!”

    张知节听了笑道:“怕什么?是怕公主府还是怕本督会保全公主府的面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