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43章 沦落为泥

    关于火绳枪的事就这样过去了,张知节出了宫之后心情大好,好些日子没有出来了,张知节决定去一品鲜吃鱼。

    马车吱呀吱呀的压过街角,张知节挑着帘子向外看去,发现正好路过了庆阳伯府,或者说是曾经的庆阳伯府!

    庆阳伯府的牌子已经被摘了下来,因为这座宅子是御赐的也已经被收回了,所以大门紧闭已经被封了起来。

    张知节见此不由怅然,当初这里也曾经门庭若市,如今却凄凉至此,张知节怅然问道:“如今夏家还好吗?”

    “大人,夏家的日子不太好,如今已经搬到了三水胡同那里去了!”白衣了沉声道。

    “三水胡同?!”张知节惊声道,“停下!”

    马车戛然而止,护送的锦衣卫也都停了下来戒备起来。张知节沉声问道:“夏家怎么会搬去了三水胡同?”

    说起三水胡同张知节的第一个印象就是脏乱差,那里是贫民的聚集地,夏家虽然被撤了伯爵,但是好歹也有指挥使的虚职,况且经营多年家资不菲,也有不少自己的宅子,再怎么也不会沦落到住到三水胡同的地步才是!

    白玉兰听了沉声道:“大人,这个属下也不清楚,要不,派人去查查?”

    张知节沉吟了一下,沉声道:“走,去夏家看看!”

    白玉兰还待要劝,但是见提督大人已经放下了车帘也只能将劝说的话咽了回去!马车一路前行,还没到三水胡同就过不去了。

    张知节只好下车来走了进去,狭窄的胡同里污水横流,臭气熏人,张知节皱着眉头走在里面,觉得十分难耐。

    白玉兰沉声道:“大人,要不属下去里面看看,大人在马车上等一等?”

    张知节听了也没说话,径直向胡同里走去,张知节一身蟒袍,两面皆是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侍从着,走在这里面十分刺眼。

    终于来到了一处低矮的民居前面,张知节还没进门,里面就传出来了一个嚣张的声音:“你要知道你已经不是什么高贵的庆阳伯了!你女儿已经被废后了!你是罪臣之家,宅子晦气着呢,能有人要就不错了!五百两银子你还嫌少?你卖给谁去啊?!”

    破败的院门敞开着,张知节径直走了进去,一个矮胖的中年人正对着夏儒狂喷,而夏儒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青衫,脸色难看的听着。

    张知节上去就是对着那矮胖中年人的腰就踹了下去,张知节长年练拳,虽然没有什么实战经验,但是等闲三五个大汉也近不了身。

    这一脚下去力道十分的大,直接就将那正在专心唾沫横飞的胖子踹了个狗啃泥撞到了水缸上,把地上的一个水缸都撞破了。那矮胖子突然被踹倒在地自然极为惊怒,翻身就要破口大骂却生生停住了。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一身明晃晃的蟒袍!

    “什么样的宅子,才值五百两银子啊?你怎么不去抢?”张知节皱眉沉声道,夏家好歹也曾经是伯府,手上的宅子怎么可能差的了!

    “主,主,主,主要是晦气!”那矮胖子虽然头都撞破了,但是怒气瞬间无影无踪,见到这一身明晃晃的蟒袍,再看看旁边这些飞鱼服、绣春刀,他就是再傻也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了!

    “嫌晦气?嫌晦气可以不买!”张知节沉声道。

    “是,是,是,都是小的错了,小的不买,小的不买!小的这就滚蛋!”那矮胖子哆哆嗦嗦道,认出来面前的人之后,这矮胖子直接认怂,也没报名号,反正报谁的名号也不好使!

    “你把人家的水缸给撞破了,说走就走啊?你爹娘没告诉过你,撞破了人家的水缸得赔啊?”张知节淡淡道。

    那矮胖子回头看了一眼水缸,水缸是破了,但是那也是被张知节踹倒在了水缸上,所以水缸才破了。但是这话能说吗?

    所以矮胖子家就干净利落的认了,一个破水缸也值不了几分银子,矮胖子咬牙从怀中取出了一张一百面额的银票放在了地上!这够可以了吧!

    张知节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的看着他,矮胖子额头上的汗顺着脸颊往下淌了下来。感受着身上冷冷的目光,矮胖子心头在滴血,又取出了一张一千两面额的银票放在了地上。

    一个贫民用的破水缸,值不了几分银子,自己都拿出来了一千一百两银子,够可以了吧?!

    但是身上的寒意依然,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天理当然有,就在眼前,最终矮胖子又取出了几张银票,最后甚至连荷包里的碎银子都倒了出来。

    张知节这才冷哼道:“滚吧!”矮胖子听了如蒙大赦,爬起来猫着腰跌跌撞撞的滚了。

    夏儒一直沉默的看着这一切,直到等那矮胖子人滚蛋了,夏儒看都没看地上的银票,只是神色复杂的看着张知节。当初还是地位相似的人,如今他和张知节已经是判若云泥。

    夏儒拱手苦笑道:“张提督,见笑了。”

    眼前的夏儒已经苍老了何止十岁,张知节叹息道:“何至于此?”

    夏儒听了苦笑道:“当初还要多谢张提督的大恩,夏家才能幸免于难!只是这世上,墙倒众人推,夏家已经彻底没有了前途,自然就沦落于泥!”

    张知节皱眉道:“皇上只是革了爵位,却迁了指挥使,也没有抄家,怎么会到了这种地步?”

    夏儒苦笑道:“当初得到的,都是要还的!都还回去了!”

    这话十分的辛酸无奈,显然当初捧夏家的,都来讨回去了,这嘴脸真是难看!张知节无奈道:“即便如此,夏家也还有原先的家底,也不至于住到三水胡同吧?”

    夏儒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沉痛道:“夏家都是自作孽,怨不得别人。只是苦了我的女儿,都是夏家连累了她,如今她身居幽宫,孤苦伶仃,生活无着!”

    “唉,夏家实在是对不起她啊!所以,我就变卖家产替她打点宫里,只盼着她能,不那么苦楚,能够,多活两年!”

    向书友朋友们推荐两本,绝对值得一看:

    《一步江湖》《逆天萌娃:神医娘亲有空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