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45章 修道

    宫中一如往常,张知节走在庄严的皇宫之中却觉得有股寒意,宫里真的是吃人不吐骨头啊!

    张知节一路心情沉重的到了乾清宫,正德皇帝才刚刚从坤宁宫回来,正巧在遇见了张知节。

    远远的就见到了张知节低着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正德皇帝大为惊奇,挥了挥手让跟着的太监宫女停下来,自己则偷偷的溜到了张知节后面。

    “嗨!”正德皇帝猛的一声大喊,把张知节吓了一跳。张知节是做梦也没想到宫里还有人敢对他使恶作剧。

    被吓了一跳的张知节转过头来,见到是正德皇帝,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道:“皇上,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正德皇帝笑道:“朕只是远远的看着你一路低着头,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昨天的事不是都解决了吗?你怎么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张知节听了长长的叹息一声道:“唉,臣是问心有愧啊!”

    正德皇帝听了纳闷道:“问心有愧?你愧对谁了?到底怎么回事?”

    “昨天离了宫之后,去了一趟三水胡同,夏儒竟然搬到了三水胡同去住了!”张知节沉声道。

    正德皇帝虽然没有去过三水胡同,但是他也知道三水胡同,闻言皱眉道:“夏家搬去了三水胡同?朕虽然革去了夏儒的爵位,但是却迁了指挥使,也没抄他的家,朕做的也够仁慈了,他怎么还搬去了三水胡同?”

    正德皇帝皱着眉头,觉得十分不悦,夏家毕竟曾经是皇后的娘家,如今却搬到了三水胡同去住,就是他这个皇帝也面上无光。

    张知节沉吟道:“夏儒变卖了家产,用于打点宫里,只想让夏,夏皇后过的好一点。”

    正德皇帝闻言皱眉道:“朕曾经下过旨意,善待夏氏,宫中一应用度皆例妃嫔,难道她还过的不好?”

    张知节沉声道:“可能,事情并不像皇上想的那样吧!”

    正德皇帝面沉似水,若有所悟,张知节幽幽道:“若不是当初臣收留了刘皇后,可能夏皇后就不会被废吧!所以臣一直心有愧疚之心,还曾劝过皇上善待夏皇后。这是皇上的家事,臣本不应多言,是臣僭越了!”

    正德皇帝摆手叹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夏氏并没有什么过失,你就算不劝朕,朕也会善待她的!罢了,朕这就去看看她!”

    正德皇帝一路大步流星直奔着冷宫而来,张永一路跟着正德皇帝觉得十分诧异,自从夏皇后被废偏居幽宫正德皇帝从未来见过夏氏,现在怎么突然来见夏氏了?

    进了冷宫正德皇帝就感到一阵寂寥,里面竟然一个宫女太监也无。正德皇帝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步入了殿内,案上还放着吃食,一碗白粥孤零零的在那里,看上去也只是略动了动,案上再也没有别的。

    一个消瘦的身影正独坐在窗边,听到这声响才有些迟疑的转过头来。正德皇帝皱着眉头,脸色有些不好看,这绝对不是他想象中的样子。

    在他想象中,虽然夏氏只是被废去了后位,虽然没有了后位,但是她依然能锦衣玉食,依然能有宫女太监伺候着,但是面前的景象却不是这个样子!

    窗前的身影慢慢的走了过来,一脸木然的跪在了地上,低声道:“皇上。”

    正德皇帝这才看清了面前的夏氏,面色苍白,形销骨立,正德皇帝惊道:“你,你怎么瘦成了这样?”

    夏氏只是静静的跪在那里,没有说话。正德皇帝转过头来,阴沉着脸问张永道:“朕不是下过旨意吗?一应用度尽同妃嫔!伺候她的宫女呢?太监呢?就给她吃这个吗?”

    说到最后正德皇帝已经声色俱厉,他确实未曾想过短短半年多,夏氏就成了这个样子!当初张知节建议说,如果易后请善待夏氏,正德皇帝答应的十分痛快,并非假意,而是真心!

    正德皇帝骨子里并不是一个狠辣绝情的人,虽然他想扶心爱的女人登上后位,但是他也不想夏氏因此变成这样。

    张永被正德皇帝的喝问下了一跳,连忙跪在了地上磕头道:“皇上,奴婢一直忙着司礼监的事物,对内宫并不知情,奴婢有罪!”

    张永忙着自己的事情是真,但若是一点都不知情那是假。虽然正德皇帝下过旨意,开始的时候倒也还好,但是正德皇帝从此再也没有过问过夏氏。正德皇帝曾经下的旨意就被当成了遮掩的虚言,夏氏就只是一个被打入冷宫万劫不复的废后而已!所以慢慢的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正德皇帝冷声道:“查一查,这些宫女太监们呢?查查谁怠慢了夏氏,该处置的处置!”

    张永连忙应了下来,正德皇帝这才叹了一口气,亲自去扶夏氏道:“且起来吧,是朕疏忽了,以后这种事儿不会再发生了!”

    夏氏这时眼睛里闪过一道亮光,并未随着正德皇帝的搀扶而起来,而是抬头道:“皇上,臣妾能不能求皇上一件事!“

    正德皇帝感觉着手上瘦的有些硌人的手臂,心里还真有几分心酸,沉声道:“你说,能答应的朕都答应你!”

    夏氏期冀道:“臣妾想出宫修道,从此遁入空门,为太后和皇上祈福。还请皇上恩准!”

    正德皇帝听了沉吟道:“你放心,朕以后不会再让受这种委屈的,你就安心留在宫里就是!”

    夏氏决然道:“皇上,臣妾从未求过皇上什么,如今唯有此愿,愿诚心修道,从此不问俗事,一心只为太后和皇上祈福。还请皇上怜臣妾在宫中操劳多年,准臣妾所请。”

    正德皇帝见夏氏一脸的决然之色,显然是心意已决,正德皇帝长叹一声道:“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朕就答应你了!”

    夏氏原本一片死灰木然的眼神中终于又焕发了一丝生机,俯身下去道:“臣妾叩谢皇上圣恩!”

    正德皇帝一把将她拉了起来,叹道:“既然你决意离宫修道,那朕就让人在宫外为你修一座道观。”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