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79章 小姐

    翻译此言一出,周围的人都有些懵逼,特别是旁边的常云,那会儿他看到那个猪头侍大将大喊大叫搞不懂什么意思,原来是想要投降啊?

    常云顿时讪笑道:“大人,属下攻进城门的时候,正好那个侍大将带领着武士下到城墙的一半了,那侍大将朝着属下大喊,但是属下根本就不懂他在喊什么,所以……”

    翻译也有些傻眼了,那数百武士死的可真够冤枉的,估计那侍大将肯定死不瞑目吧!

    张知节听了倒是笑了起来,笑道:“原来是想要投降啊,那也得本督答应才行!”张知节倒不是在安慰常云,他是真心觉得那些武士留着也是祸患,还不如干净利落的杀了了事!至于负罪感,那根本不存在的!

    常云原本还怕提督大人责备,没想到提督大人根本就没有接受倭国武士投降的意思,心里顿时就放心了,看来提督大人对于倭国人还真是厌恶的很!

    提督大人为什么对倭国人这么厌恶呢?难道就因为倭国的少妇太丑了,把提督大人给恶心到了?不能啊,昨夜那名主的儿媳长的也挺俊俏的啊,不逊色名主的黄花闺女,提督大人不是也留下她服侍了吗?

    想不明白的常云也就不想了,既然提督大人这么厌恶倭国人,常云立即眼色凶狠的看着这个老头道:“大人,要不要属下宰了他?”

    那老头虽然听不懂这些人在说什么,但是常云那凶狠的眼色还是能看的清楚的!老头吓了一跳,惊恐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和大明是有渊源的,我也算是半个大明人!”

    翻译听了十分吃惊,赶紧将他的话翻译了,张知节听了也有纳闷道:“问清楚,他和大明到底有什么渊源!”

    老头听到问话赶紧回道:“我夫人就是大明人,我一直都对她很好!都说一个女婿半个儿,我也算是半个大明人了!还请看在我夫人的面子上饶了我!”

    原本张知节还以为是以前有大明人来通商看上了他母亲这才有了他,没想到竟然还是这人娶了大明女子做夫人!张知节顿时有些不乐意了,大明还好多光棍呢,竟然便宜了这老头!

    还恬不知耻的说自己是半个大明人,张知节抬脚就踹的他翻了几个滚儿,这老头登时吓得脸色惨白。

    张知节还想在踹,突然有生出了疑问出来,出海可不是好活计,哪有女人跟着出海的?

    所以张知节皱眉道:“你说你夫人是大明人?可是真的?”

    老托吓得赶紧回道:“真的,真的,真的不能再真了!她绝对是个大明人!”

    张知节倒有些好奇起来,这个女人为什么会远渡重洋来到倭国呢?张知节沉声道:“让他带路,咱们先去见一见这个来自大明的女人。你们留意着点,沿途若是有人敢有异动,心怀不轨,直接杀了就是!”

    众将士当即应下了,浩浩荡荡的押着这位立花山城的家老向他的府邸走去,他的府邸就在离城主府不远的地方。

    士卒涌上前去,家老的府邸就被轰然打开了,府上的人都知道家老和部将带领武士去抵御明人去了,现在突然府门被轰然打开了,引得他们纷纷向外看去。

    结果就看到好多明人涌了起来,而他们尊贵的家老也被押着进来了,这些下人们当即纷纷吓得跪在了地上瑟瑟发抖,生怕遭遇了杀身之祸。

    家老带着一路向后走去,到了后院立即神情的呼喊起来,“霓姬,霓姬!”家老没办法不深情,现在对他来说这就是他的救命稻草。

    家老上前拉开了和室的门,里面一个女子跪坐在叠敷上,她秃眉白面,看起来与日本妇人无异,只是容貌看起来十分美艳,仍然散发着一股诱人的气息。

    这真的是一个来自大明的女人吗?张知节皱眉道:“你是大明人?”

    “这位大人,小女子的确是来自大明,不知道大人怎么称呼?”那女子开口了,不但是纯正的官话,而且出乎张知节意料的是她并没有一口黑牙,这让张知节松了一口气。

    这个女子看起来十分妖娆美艳,若是露出以口黑牙来的话,那也未免太煞风景了!也正是这样,让张知节的疑心减弱了不少,因为若是她是倭国人的话,不应该是白牙才是。

    张知节笑道:“本督张知节,自大明远道而来。本督只是有些好奇,竟然有大明的女子来到倭国,这可真是十分少见。”

    这女子笑道:“原来是名扬天下的提督大人!我们小姐对提督是十分敬仰,没想到提督大人竟然莅临倭国!”

    张知节有些疑惑道:“你知道本督?你们小姐又是谁?”

    那女子有些怅然道:“我们老爷本是金陵富绅,因为得罪了镇守太监高凤走投无路,最后不得已举家出海避难!”

    “海上风急浪高,一路艰辛,最后只剩下了我和我们小姐流落到了波多湾!我们衣食无着,最终我无奈嫁给了立花山城的家老做继室!”

    张知节听了也不禁叹息,可以想象这其中一定是吃足了苦头,张知节叹道:“没想到你们是被高凤所逼流落海上,高凤都已经化作一杯黄土了!”

    那女子听了怔了怔失声道:“什么?高凤死了吗?他是怎么死的?”

    张知节笑道:“死了,他死的已经不能再死了!”

    那女子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又有些期待的神色道:“高凤可是南京镇守太监,他真的死了吗?谁又有能力奈何得了他?”

    常云听了自豪道:“南京镇守太监而已,难道还能比的上我们提督大人?!”

    那女子听了这才信了,失声道:“原来是提督大人杀死了高凤!”旋即女子的脸上突然留下了泪水,哭道:“小姐,你听到了吗?高凤死了!高凤已经死了!”

    张知节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身侧内室,看着女人的样子,她口里的小姐应该就在这个间内室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