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85章 绝望

    之所以大友义长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是因为上一波武士倒下了,后面的武士还没有来得及冲过去,又一波武士就倒下了!

    这可都是精锐的武士,连明人的毛都摸着就倒下了这么多,这时候的大友义长怎一个心疼了得?但是大友义长心里更加忐忑的是,他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

    不得不说,大友义长的预感很准,这一波武士倒下之后,噼里啪啦的声响依然响了起来,情形一如刚才,前面的武士纷纷惨叫着倒地。

    这时候的大友义长的脸色已经瞬间变得很难看了,因为这些都是他的武士啊!现在纷纷倒下去了,他能不心疼吗?这些可都是大友氏的基业啊!

    让他脸色更加难看的是,这种声响会不会还会继续下去?他真的很怕再听到这种声音,但是这种声响偏偏还是响了起来。

    又是一波武士倒下了,大友义长的心直接刺痛了起来,若是明人的这种武器一直这样继续下去,他的这些武士真的会全部交代在这里。

    但是要让他退走他又有些不甘心,他带着三千武士前来收复立花山城,结果连一个明人都没有杀死就被打的落花、流水狼狈而逃,这让他怎么甘心?

    虽然不甘心,但是让他选择不退,他又感到有些恐惧!是的,恐惧,直抵心底的恐惧!他恐惧明人的这种武器会继续下去,他恐惧自己的武士会损失惨重!事实上,现在他的武士已经损失惨重了。

    就在他纠结的时候,噼里啪啦的响声又如约而至,又是一波武士倒下了。这时的大友义长已经没有了犹豫,只剩下了恐惧。

    大友义长彻底胆寒了,只是这这么短的时间,他的武士足足倒下了近千人!再这样下去大友氏的家底会全部都交代在这里。

    大友义长惊慌的喊道:“撤!快撤!快撤!”他喊声一落,这些武士们都止住了冲势,一窝蜂的四散向后狂奔而去。

    身后没有再响起来噼里啪啦的声响,但是这些武士却没人敢停下来,仍然撒丫子狂奔。其实又岂止是大友义长胆寒了,这些武士们也胆寒了!

    虽然他们十分勇武,但是毕竟是血肉之躯,让他们跟人拼杀他们不怕,但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就死了,根本就冲杀不过去,他们也胆寒!

    大友义长带着他们一直跑出去了很远这才心有余悸的停下来。大友义长看着自己周围的武士,不禁有种悲从中来的感觉。

    他来的时候带着三千武士大军,雄赳赳气昂昂,可是现在呢,只有丢盔弃甲的败兵,他手下的武士足足折损了一半,更可怖的是,到现在为止连明人的毛都摸着一根!

    这是何等巨大的差距!大友义长回头望向那些明人,那些明人并没有追来,只是在原地整军。大友义长再也没有了原先的蔑视,他望着那区区两千明人只有胆寒和恐惧!

    更让他胆寒的是在后面还有更多的明人,远比这两千明人还要多的明人!只是这里两千明人就打的他丢盔弃甲、狼狈而逃,这两千明人再加上后面的明人,那得是多么强大的战力啊?

    平心而论,如果这支明人大军不只是攻占立花山城的话,他能够阻拦住这支明人大军吗?不能!哪怕他再自负也不会认为自己的武士能够阻拦住这支明人大军,哪怕是据城而守也不能,因为明人手里的武器真的是太厉害了!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后面的明人为什么没有一起冲来,因为只是只是这两千明人就足够击败他的武士大军了!想起自己刚才的讥讽和蔑视,大友义长觉得十分荒谬。

    雄赳赳气昂昂的三千武士大军只剩下了人心惶惶的一半,大友义长带着深深的恐惧领着这仅剩的一千多武士离开了。

    这是一次失败的征伐,这次惨败让大友氏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之中,因为他的兵力大减。原本面对筑前国就有些吃力,现在突然兵力大减,他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挺过这个危机。

    其实他心里更恐惧的是身后的那些明人,那些明人已经攻破了立花山城,如果他们仍然不满足,继续征讨下去的话,那他们大友氏肯定会首当其冲。

    如果说面对筑前国他还有可能自保的话,那面对身后的那些明人大军的攻伐,他根本没有一丝信心能够抵挡的住!

    大友义长带着一千多残余的武士仓皇逃离了博多湾,这场一边倒的战斗从头至尾都落在立花山城人的眼里。

    劫后余生的家老也知道家督带着大军前来征讨明人,他的心里自然期盼家督能够带领精锐的武士大军打败明人!虽然城主已经奄奄一息,他在其中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他也有可能因此受到惩罚,但是也依然希望家督能够击败明人!因为相比明人,他还是更信任家督,那毕竟是他一直效忠的家族!

    但是没想到的是,城下竟然出现了这样一幕,家督的三千武士大军,被打的大败亏输,甚至自始至终都没能对明人的大军造成任何的损失,就折损过半仓皇离开了!

    这一刻的家老有些茫然了,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呢?哪怕是家督带领的武士大军打不过明人,也不应该败的这么惨,败的这么彻底啊!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较量,明人只是出动了部分兵力,就如此简单,如此轻而易举的将家督的大军打的丢盔弃甲、狼狈而逃!甚至家督的武士大军折损过半,而明人却没有丝毫的损失!

    想到部将对明人的蔑视,想到立花山城对明人的抗拒,家老感到深深的荒谬和后悔!这一切都只是因一个浪人而起,如果当初他们将那个浪人交出去的话,或许就不会有今日的祸事了吧?

    只是可惜,世上没有如果!该发生的都已经发生了,没有办法再挽回,家老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立花山下的这一场战事对于大友氏的影响,家老心里十分清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