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099章 静夜思

    是啊,他后天就要离开了,不知道何时才会再次来到立花山城,三年?五年?十年?亦或是,永远不会再来?真的当分离的这一刻要来临的时候,小道姑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有多恐慌。

    合香姬目光也十分复杂,相比城主还能在将军的心里占有一个位置,她呢,在这里日复一日的等待,却不知道将军什么时候才会回到立花山城,甚至可能都忘记了还有一个女人在默默的等着他。

    “知雪姐姐,后天将军就要离开了!”合香姬喃喃道,小道姑痴痴的望着山下的身影,咬着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张知节下山之后就立即将自己的将令传达了下去,自从驻扎在吕宋的战船来到了博多湾,这些将士们也都知道了吕宋岛的发生的事,心里都明白提督大人肯定会带他们兵发吕宋的。

    如今将令终于传达下来了,后天一早全体将士启程,兵发吕宋岛。货船将继续驻扎在博多湾,而所有的战船将集结待命。

    张知节召集将士做出了部署,留下十艘战船守护货船,其余四十艘战船随张知节兵发吕宋。

    如今吕宋的大臣获得了张知节肯定的答复,也确实感觉到了大军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也终于不再来烦张知节了。

    张知节坐在窗前静静的发呆,打完吕宋之后,自己就该返回大明了!也不知道何时才会再来到博多湾。

    咚咚咚!张知节没有回头,只是沉声道:“进来吧!门没关!”

    并没有什么声响,张知节这才转头看去,才发现门外的人竟然是小道姑,一袭倩影立在门外,歪着头打量着屋里,看的出来是精心打扮过了,立在朦胧的月光下,显得十分的迷人。

    见到张知节看来,小道姑才脸色绯红道:“倒是出乎意料啊,提督大人竟然只是一个人临窗赏月!”

    张知节笑道:“怎么?我还不能赏月了?”

    小道姑笑着走进来道:“我不是诧异你赏月,我只是诧异你竟然是一个人?”

    张知节笑道:“不然呢?”

    小道姑脸色绯红道:“提督大人当然是红袖添香,软玉在怀。”

    张知节定定的看着小道姑,小道姑的脸色愈发的红润了,目光躲闪道:“我也在赏月呢,路过这里,所以过来看看你!你临窗望月在想什么?”

    路过?大晚上的从山上路过山下?张知节笑道:“我在想你啊!这次出征之后我就该回返了,不知道何时才会再见到你!”

    小道姑红着脸抿嘴道:“我也在想你,想你想的睡不着!”

    张知节来到小道姑的身旁,看着她秀丽端庄的脸上羞红的宛若桃李,禁不住将她拥入了怀中。

    小道姑被张知节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浓重的男性气息让她整个心都滚烫了起来,这一刻她实在是期盼的太久了,仿佛还是京城的时候,她看着他迎面走来,看着她露出那一丝灵动而又和煦的笑容。

    几度分离,几度曲折,这一个相拥迟来了多少春秋!仿佛让她回到了当初为他诵经祈福的时候,满身心的都是虔诚和甜蜜。

    被紧紧的怀抱着,小道姑却觉得犹不满足,好想化在张知节的身子里,从此永不再分离。

    感觉着张知节在嗅着自己的秀发,小道姑也深深的迷醉在张知节的气息中,闭上眼睛吻在了张知节的下巴上,张知节微微低头,仿佛两颗磁石,就此紧紧的吸引在了一起。

    不知道过了多久,稚嫩的小道姑也变得熟稔起来,在张知节的耳边喃喃道:“知节,要了我吧!”

    张知节闻言身子顿了顿,仿佛冷静了一些,叹息道:“我后天就要离开了,不知何时才会再来博多湾!你以后只能一个人留在这里,这对你来说……”

    小道姑坚定道:“我知道,我不会后悔的。我原本都已经打算一心向道,孤老此生了!所以,即便是只有两天的时间,也足够我一生回味了!哪怕你永不再回来,我也无怨无悔,我会一直在立花山上,为你祈福的!”

    张知节眼角也有些湿润,吻着她的耳根怜惜道:“你为什么这么傻啊!”

    小道姑喃喃道:“因为遇见了你!”

    佳人倾心相许,夫复何求?衣衫一件一件落尽,连窗外的月儿都隐在了云后。海浪拍打着战船,却压不住情人的喘息。

    都说春宵一刻值千金,不管情人如何的缠绵不舍,但是黎明的朝阳还是照样升起。火红的朝霞挂在天边,一如此刻一叶的心情,相守十几年的纯洁神圣,都留在了昨夜,从此她也完成了从少女向女人的蜕变。

    她和张知节的纠缠再也牵扯不清了,因为她成为了张知节的女人,当真正的跨过了一步,一切就都迈过去了。

    虽然贪恋温热的怀抱,但是自己却注定是孤独的,小道姑拉过肚兜来掩着支起了身子,张知节立即醒了过来,见到小道姑要起来,连忙抱着她道:“乖,今天哪里都别去了,乖乖的在这里好好休息!”

    小道姑抿嘴笑道:“跟你说过,我可不是娇弱的大小姐!”

    张知节连忙劝道:“你可别逞能!”张知节可知道昨夜真的是一夜癫狂,小道姑纵然体质很好,但是破瓜之夜就承受如此狂风暴雨也不是那么好消受的。

    小道姑噘嘴道:“我才不是逞能呢!”说罢就要起来,却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停下来问道:“你真的不是为了吕宋国的公主才会出兵的?”

    张知节禁不住扶额,竟然还想着这件事!张知节只好解释道:“合香姬算是天生丽质的美人了吧?”

    小道姑听了点头,合香姬绝对算是天生丽质的美人,而且她偏偏还有一种高贵却又顺从的气质,这更能吸引男人。

    张知节笑道:“对啊,她也是个公主,生的又天生丽质,我不也没有收下她啊?”

    小道姑听到这里心里暗道,若不是那天我去的及时,你收不收下她还难说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