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189章 筹谋、喜事

    越想张知节的眼睛越亮,草原上多这一千人不多,少这一千人不少,若是将他们放回去的话,草原上似乎就热闹了很多。这些人分属很多个部族,他们会将消息带回草原的各个角落,搅得整个草原都不得安宁。

    张知节立即派人将王崇、姜怀信等人找了来,将自己的打算说了一遍,王崇和姜怀信听了大为赞赏,这个计谋确实出彩,将他们放了远比杀了他们更加划算,让他们去搅乱整个草原去吧。

    张知节和王崇、姜怀信一起商议了一番,完善了这个计谋。准备让人假扮花当的人前来见张知节,这些鞑靼的俘虏正好撞破了内情,其实大明的小皇帝根本就不在宣府。

    朵颜三卫在永宁城下惨败给了明军,于是被大明慑服。花当为了报朵颜三卫被鞑靼侵袭之仇,所以和大明的总督大人商量好的演一出戏,目的就是为了骗达延汗出兵宣府。

    张知节和王崇、姜怀信仔细的合计了一番,确定整个过程没有漏洞之后,便开始实施起来。

    一切都进行的极为顺利,“内情”顺利的泄露给了这些俘虏们,也让他们见到了所以花当派来的人。这些人果然都信了,被震惊的五荤六素,他们就是受到了达延汗俘虏大明小皇帝的鼓舞,才随着达延汗杀来了宣府。

    结果这一切都是假的,睿智勇武的大汗其实被朵颜三卫的花当给骗了,来到大明的并不是小皇帝,而是大明的宣大总督。

    这些人知道了这内情之后立即就信了,根本就没有起任何疑心,毕竟他们是俘虏,随时都有可能会死去的俘虏,谁会防备他们这些俘虏,欺骗他们这些俘虏呢?

    这些人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原来一切都是假的,他们不远千里奔袭而来所为的都是假的,他们睿智的大汗被花当和大明的总督耍的团团转,至今都还蒙在鼓里。

    此时的他们觉得自己真的是太不值了。就在他们相信了正在万念俱灰的时候,被告知要被押送着前去修缮长城。

    还好没有被立即处死,虽然修筑长城肯定会极为辛苦,但是好死不如赖活着。他们带着一丝庆幸之情被押送着出了宣府城。

    他们不知道的是,大明的总督大人和巡抚、总兵就在城墙上看着他们。如果知道的话他们一定会感到受宠若惊的。

    这些俘虏在宣府城内无论如何也逃不走的,要想顺利的让他们逃走,必须在野外才行,所以才有了将他们押送出去修缮长城这一说。为了让他们不起疑心的逃走,张知节也是费尽了心思。

    不过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接下来就该等待好消息了,不过好消息可不止是这个,送往京城的捷报有回信了,具体的赏赐还没有下来,但是皇上的嘉奖的旨意已经下来了。

    这次在宣府城下取得的大捷比永宁大捷还要轰动,因为这次的大捷实在是太显赫了。野战击溃了鞑靼的四万大军,斩首一万四千级。

    即便是有了永宁大捷的前兆,让京里百官再次感叹了张知节的本事,当宣府大捷的奏报传到京里的时候,还是把整个京城都震惊了。这种大捷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的,或者说不敢想的,现在却真真切切的发生了。

    现在他们只有一个感觉,大明的盛世真的要来临了,国库丰足,百姓安居乐业,就连一直威慑边镇的鞑靼和朵颜三卫都被打的狼狈溃逃损失惨重。这不是盛世这是什么?

    正德皇帝受到捷报之后也极为欣喜,有种扬眉吐气的感觉。先前朵颜三卫被鞑靼侵袭,不敢向鞑靼动兵却兴兵前来掠边,这让正德皇帝感到极为屈辱。

    如今张知节受命总督宣大军务,果然和以前一样从不辜负他的期望,不但打的朵颜三卫狼狈溃逃狠狠的教训了一番,就连让朵颜三卫畏惧的鞑靼,兴兵四万骑来犯都被打的大败亏输。

    这种战果也远远出乎了正德皇帝的意料,所以正德皇帝所下的嘉奖旨意无论对张知节还是将士们都颇多溢美之词。

    赖义抑扬顿挫的宣读完了圣旨,然后赶紧将圣旨递给旁边的小太监,两步上前来亲自将张知节搀起来。

    虽说宣读旨意官员都得跪着,但是赖义见到张知节跪在他前面他心里就有些发憷,毕竟张知节可是见到正德皇帝都是不跪的人,甚至有时候连见礼都不见。

    关键是皇帝还毫不在意,张知节若是行礼皇帝反而有些不高兴,满朝文武也就张知节有这个待遇,所以赖义不发憷才怪呢。

    连张永、马永成这些大佬都在张知节面前老老实实的,更不用说他了,所以赖义一宣完旨意就屁颠屁颠的来搀张知节了。其实张知节这么年轻身子骨比谁都好还用的着赖义搀扶了,但是这是赖义在表达他的态度。

    宣府的这些将领们就像是土包子一样傻眼了,虽然听说过很多总督大人的传说,也知道总督大人圣眷之隆天下无人能出其右,但是现在见到前来宣旨的赖公公屁颠屁颠的搀总督大人,他们还是被震惊了。

    从来都是宣旨的公公当大爷,还是第一次见宣旨的公公当孙子的!况且还不是一般的宣旨公公,赖义可是乾清宫的首领太监,皇帝面前的红人。

    “恭喜小侯爷立此不世功,朝野称颂!”赖义躬着身子谄笑道。

    张知节哭笑不得道:“什么不世之功,不过是打了一场胜仗罢了!”

    “哎呦,小侯爷,这可是上百年来都没有过的大捷,可不是不世之功吗?奴婢虽然见识浅薄,也知道这一战一定会永垂史册的!”赖义笑道。

    这倒也不算假,张知节也不去辩驳了,笑道:“皇上龙体可安康?太后娘娘凤体可安康?”

    赖义笑道:“皇上和太后娘娘都好着呢,就是想念小侯爷想念的紧,这不,皇上还让奴婢给小侯爷带来了封私信呢。”说罢赖义从袖中取出了一封信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