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05章 心机

    花当带着众人纷纷鼓噪,就连安出和脱火赤也跟着起哄。其实安出心里是挺窝火的,因为他也看出来了,花当这是想用美人计!

    而且他也知道其木格是把儿孙的妻子,能把自己的儿媳送给总督大人,花当也真够无耻的!

    安出这样想着,心里未尝没有酸溜溜的滋味,因为他们泰宁卫找不出其木格这样的美人。

    见到气氛热烈,再加上美人软语劝酒,张知节也就笑道:“本督真的不胜酒力,也罢,这一杯本督就喝了,不过姑娘也不要只敬本督,花当、安出、脱火赤也都是草原上的英雄,姑娘可不能厚此薄彼!”

    张知节说罢端起银杯一饮而尽,众人纷纷喝彩起来,其木格已经继续倒酒了,张知节笑道:“接下来姑娘该敬花当头领了!”

    虽然张知节是笑着说的,但是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意味,张知节一直身居高位,其气势远比花当还要强势,所以其木格闻言立即顿了顿,有些不知所措。

    旁边的花当也立即听出来了,既然总督大人不想喝了那自然谁都不敢深劝。花当笑道:“总督大人谬赞了,萤火之光怎敢与皓月争辉?其木格是我们兀良哈的明珠,只倾慕最强大的英雄,而最强大的英雄非总督大人莫属!”

    其木格听到这里脸色微红,有几分含情脉脉的模样。花当看了一眼其木格,接着笑道:“总督大人可不要辜负了美人心意,就留下其木格给总督大人斟酒吧?”

    张知节已经有些酒意翻涌,也不准备再喝下去了,今夜是极为关键的一夜,不能出任何差错。张知节笑道:“一路劳顿,本督已不胜酒力了,酒咱们可以下次再喝!各位也早些安歇吧!”

    张知节说的这是真话,但是听在别人眼中就有些别的意味了。花当看了看其木格又看了看张知节,笑道:“如此也好,既然总督大人一路劳顿,那就让其木格伺候大人安歇吧!”

    张知节摆手道:“其木格姑娘是兀良哈的明珠,怎么伺候本督?不妥,不妥!”

    其木格闻言乖巧的行礼道:“自从知道总督大人大败鞑靼,其木格心中就对大人倾慕不已,甘愿为奴为婢伺候大人,这也是我的福分,好望大人不要嫌弃我的愚笨!”

    花当听了笑道:“总督大人,可不要辜负了我们兀良哈明珠的一番心意才是!”

    张知节笑着摆手道:“我来道宣府,来到草原,是为了解决麻烦的,绝不是为了美人而来!心意本督心领了,但是恕本督不能接受,明珠何必蒙尘?花当指挥使,你说呢?”

    花当闻言离席来到了张知节面前单膝跪了下来,沉声道:“总督大人,这些年来朵颜三卫因为物资窘迫,逼不得已之下曾经做过错事,如今依然幡然醒悟!”

    “所以我们甘愿搬离大宁城赎罪,不过总督大人却没有怪罪我们,还要设立互市,这对于我们朵颜三卫来说是莫大的恩典!我们朵颜三卫无以为报,正巧其木格心慕大人,愿意替我们朵颜三卫报答大人!还望大人能够咱们朵颜三卫的盛情美意!”

    随着花当的跪下,周围的朵颜卫贵人也纷纷跟着跪下来了。张知节见此感到十分的踌躇,他并打算收下其木格,并非是其木格不美,而是麻烦多多。

    跪在地上的还有把儿孙,此时的把儿孙肺都快要气炸了。原本看到其木格和张知节在那里言笑晏晏的调情,他就目若喷火。后来张知节假模假样的要去休息,其色心简直昭然若揭!

    最让把儿孙感到可气的是,张知节这厮竟然还假模假样的推辞,而他,作为其木格的男人,竟然还要跪下来求!求张知节让自己的妻子去陪睡!

    虽然在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安慰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部族,但是把儿孙还是气的直打哆嗦,恨不得将张知节一刀杀了!

    张知节并不是在假模假样,而是心中确实十分踌躇,但是他也知道花当为何会带着朵颜卫的贵人跪下。因为花当已经感觉到自己在打压朵颜卫。

    这是花当在向自己用美人计,或者说,花当想要用美人来消除自己对朵颜卫的偏见!用一个女人来博得部族利益值得吗?对于花当这种枭雄来说当然是值得的。

    但是张知节会因为一个女人就不再对朵颜卫打压了吗?当然不会,但是张知节会接受这个花当送上的美人吗?当然会接受,因为他要安定花当和朵颜卫族人的心。

    接受归接受,但是张知节并没有起什么心思,而是想着等过了这场风波再说,这是他心里所想的。张知节有些无奈道:“花当指挥使切莫如此,快快请起,诸位也都起来吧!”

    花当抬头期待道:“总督大人?”

    张知节笑道:“本督怎么好辜负你们的盛情美意?”

    花当闻言露出了如释重负的样子,起身笑道:“大人奔波了一天,其木格一定要好好伺候大人!”

    木已成舟,其木格低首行礼应道:“是!”

    其木格在前引路,张知节带着一众亲卫离开了。张知节这个总督大人离开了,这里的贵人们自然也都纷纷散去。

    这是把儿孙才来到了花当的跟前,有些愤恨的望着张知节远去的方向,虽然已经看不到人影了,但是其木格扭着纤腰带着张知节的背影却深深的留在了他的脑海中。

    把儿孙一副十分愤恨的样子,但是花当的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因为他觉得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把儿孙咬着牙问道:“阿爸,咱们会成功吗?”如果到头来却没有成功的话,那他可真的是算赔了夫人又折兵!

    花当冷笑道:“当然会成功!其木格的姿色你比谁都清楚,张知节会不动心?平时张知节防卫严密,我就不信了,张知节在玩女人的时候也会让侍卫守在身旁!”

    没有人会在玩女人的时候让侍卫守在身旁,但是把儿孙听了心中还是一痛,因为那个女人是他的女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