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33章 崩塌

    是大汗带着骑兵回来了吗?千夫长知道这个可能微乎其微,更大的可能是大明的大军来了。只是,如今要逃走的话也已经迟了!

    千夫长望着前面亭亭玉立的身影有些不忍心告诉她,有些目光复杂的轻声道:“可能,是吧!”他不忍心打破哈屯的希望,哪怕这个希望也只能维持片刻的光景。

    又岂止是古实哈屯希望是大汗的大军回来了,留在汗庭的人都希望是大汗回来了。并非是所有人都选择了离开,并非是所有人都有马匹离开,也并非是所有的人都有勇气离开。

    隆隆马蹄声传来,视线中出现了庞大的黑影,有千军万马正疾驰而来。近了,更近了,古实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雪白,那不是大汗的骑兵,那是大明的骑兵!

    张知节带着大军终于赶到了汗庭,时隔百年,大明的大军终于又打到了蒙古汗庭。自土木堡之变开始,大明面对蒙古就一直处在被动挨打的情势下。

    如今,张知节不但带领大军反攻草原,还一路打到了汗庭。就连一直沉静的张知节也有些激动,中原一直苦苦承受着草原上游牧民族的侵袭,反攻草原无论在历朝历代都是显赫的功绩。

    浩荡的骑兵将整个汗庭都包围了起来,出乎张知节的预料,汗庭是竟然没有撤走的样子。

    “传本督令,跪地者不杀!”张知节扬声道。

    跪地者不杀,言外之意就是不跪地者,皆杀!田世元立即带领骑兵攻入了汗庭,汗庭中的人只顾着惊慌的逃跑躲避,根本就没有人想到跪下,迎接他们的就是屠刀。

    虽然有骑兵大喊“跪地者不杀”这样的话,但是都是田世元手下的骑兵,喊出来的都是汉话,那些普通的蒙古人怎么可能听的懂汉话?

    原本宁静庄严的汗庭充满了血腥的屠杀,古实哈屯站在汗帐之前,有些悲伤的望着到处都是的血腥屠杀,她能听的懂汉话,但是她并没有跪下。

    一队骑兵挥舞着马刀朝这边冲来,古实哈屯有些释然的闭上了眼睛,微微抬首露出了细腻的粉颈,到底没有等到大汗回来,解脱了也好。

    千夫长带着数十勇士站在哈屯的旁边,见到有骑兵冲来,纷纷握紧了弯刀就要抬步上前。虽然他知道这里有数万大军,但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哈屯被明人杀死。

    只少在他死之前不能!千夫长就要上前,那队骑兵竟然从汗帐前打了个呼啸就转向离开了。那些骑兵也不傻,虽然总督大人下令跪地者不杀,但是这个美丽的鞑靼女人显然不是普通人!

    等了一会儿,预料中的死亡并没有来临,也没什么战斗的动静,古实哈屯睁开了眼睛,发现那队骑兵已经不见了,她活下来了,暂时。

    汗庭仍然到处都是屠杀,濒死的惨叫声此起彼伏,张知节倒是听惯了这种声音。他也不会觉得怜悯,因为曾经有不知多少大明的百姓也遭遇过抢掠和屠杀。

    张知节带着亲卫纵马向最大的汗帐行来,一个窈窕的身影有些倔强的立在汗帐之前。这绝对是张知节见过的最美的蒙古女人,极有着草原姑娘的英气勃勃,又有比草原姑娘多了一丝温婉的味道。

    美丽而又高贵,显然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张知节带着人马来到了汗帐前,居高临下的打量着这个倔强的立在帐前的女人。

    “哈,哈屯?!”张知节的身后传来了几声惊呼,张知节回首才发现齐齐克等头领正有些尴尬的坐在马上,见到总督大人回望,他们原本要躬身行礼的样子生生顿住了。

    古实哈屯也在打量着正驱马而来的一行人,特别是行在最前面的年轻人,一身贵气,应该就是被大汗在梦中念叨的张知节了。

    虽然和自己想象中的模样不一样,但是古实哈屯却顾不得打量张知节,而是将目光放在了张知节身后的齐齐克等人身上。

    她认识科尔沁台吉齐齐克,她也知道东部诸部投靠了大明,她现在只想知道大汗怎么样了!所以古实哈屯的目光越过张知节,定定的看着齐齐克问道:“大汗呢?”

    齐齐克十分的尴尬,他曾经来汗庭朝拜过达延汗,达延汗是草原共主,也是他们科尔沁承认的大汗。只是,如今他却背弃了达延汗。

    张知节笑道:“原来是古实哈屯,达延汗已经兵败逃走了,难道哈屯竟不知道吗?”

    古实听了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至少大汗没有死在乱军之中。张知节有些玩味的看着古实,笑道:“达延汗兵败逃走,竟然没有回到汗庭,也是,为了小命着想,他也不敢折返返回汗庭!”

    “只是,达延汗竟然都没有派个人回来通知哈屯吗?好一个草原大汗,视自己的女人如衣服,真本督所不能及也!”

    张知节的话如同一击重锤击打在她的心里,大汗不但没有回来,而且也确实没有派人回来通知她!古实所有的等待,心中所有的执念都轰然崩塌,原本倔强的立在汗帐之前的她身影有些摇摇欲坠。

    “你就是张知节?”古实哈屯凝视着张知节道,“跪地者不杀,你有没有想过,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汉话!”

    田世元脸色一沉,怒道:“放肆,总督大人的名讳也是你能叫的?!”

    张知节朝田世元摆了摆手,有些玩味儿的看着古实哈屯道:“听不懂汉话?这与本督何干?”

    万万想不到她的质问竟然得到的是这样一句无耻的回话,古实哈屯仰头质问道:“我也没有跪地,你怎么不杀我?”

    古实哈屯的心中确实已经萌生了死意,她在此等候大汗,大汗却没有归来,甚至都没有派人给她送信,再知道大汗已经逃脱之后,她所有的执念已经消散,她心中反而盼着彻底解脱。

    “杀你?本督为何要杀你?你也不过就是一个女人而已,杀之何益?”张知节笑道:“本督会将你带回京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