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45章 归宿

    密密麻麻的弩箭指着花当,花当抱着塔娜,用她娇小的身子护着自己的要害。另一只手则握着短刀抵在塔娜的脖子上。

    其木格见此急声道:“阿爸,你放下塔娜!我求求你了,她还是个孩子!”

    花当听了怒声道:“阿爸?你个贱人,还好意思叫我阿爸?一日夫妻百日恩,为了你的奸夫,你竟然不顾把儿孙的死活!”

    其木格听了哀声道:“你不要再骗我了,把儿孙已经战死了!我们娘俩好不容易过上了安稳的生活,你为什么又要回来!就算你不顾及我的生死,难道你就不顾及塔娜的性命吗?”

    花当听了脸色心中一沉,原来其木格已经知道了把儿孙的死讯,花当阴声道:“原来你已经知道把儿孙已经死了,那你为什么不为把儿孙报仇?把儿孙死了,你就可以和你的奸夫逍遥自在了是吧?”

    张知节听了笑道:“花当,以前我还觉得你是条汉子,现在本督觉得你就是条疯狗!”

    花当脸色阴沉道:“给我两匹马,送我出城,要不然这就杀了她!”

    张知节听了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花当有些莫名其妙,但是脸色却愈发的阴沉。

    张知节笑道:“花当,你真是老糊涂了!她是谁?她是你的孙女儿!你拿你的孙女儿来威胁本督,你说你是不是傻?本督把你全家都杀了个干净,还会在乎一个小女孩儿吗?”

    花当听了心中剧震,脸色剧变,他只顾着拿塔娜要挟了,却忘记了这么一茬。他竟然拿自己的孙女儿去威胁张知节!他花当自己都不拿自己的孙女儿当回事儿!

    更何况和他有大仇的张知节,连他全家都杀了又怎么可能会在乎一个小女孩儿!自己还真是老糊涂了,咬牙切齿的拿自己的孙女去威胁张知节,殊为可笑!

    拿塔娜威胁其木格还有可能成功,拿塔娜威胁张知节怎么可能成功,就算是其木格很得张知节的宠爱,张知节也不会在乎塔娜的!

    在身后听了大急道:“张总督,不要啊,求求您了,救救塔娜,她还只是个孩子!”

    张知节对于其木格的喊声毫无所动,一直注视着张知节的花当见此心中一片绝望。绝望的花当握着的短刀也没有那么有力了,就连抱着塔娜的手也没有那么紧了。

    见到自己的额吉如此着急,塔娜大叫着一阵挣扎,这个时候花当原本用塔娜挡住了自己的要害,此时却露出了一丝空挡。

    只见一道寒光闪过,一支弩箭极为精准的插在了花当的咽喉上!花当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咯咯咯的说不出话来。

    花当手上的短刀无力的掉在了地上,塔娜也挣脱了下来,尖叫着朝其木格跑来。花当两手捂着自己的咽喉,眼神中充满了不甘和怨恨。

    张知节笑了起来,笑道:“你是不是很不甘?很怨恨?你瞧,你一家都死了,部落也没了你不就是草原上的一条野狗,还是早点下地狱吧!”

    听了张知节的话,花当的眼神愈发的怨恨了,不过他已经站不住了踉跄着倒地。张知节这是故意的,就是要让他死都死不安心。

    被弩箭射中了咽喉,如此致命的伤痕,即便是花当怀着无尽的怨恨,也很快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花当死了,虽然花当从逃出大宁城开始,就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张知节就再也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出征科尔沁也只是用花当做借口罢了。

    但是花当死在自己面前还是让张知节感到十分愉悦,就是因为花当的刺杀,紫衣生生挨了一刀,让他死的这么痛快也算是便宜他了。

    张知节转过头来看着白玉兰,笑道:“老白,干的漂亮!”这样惊艳的一箭自然是出自老白之手,对于时机的把握十分精准。

    其木格紧紧的抱着塔娜安慰了一下,此时她也明白了,张知节并不是不顾及塔娜的性命,其木格起身道谢道:“总督大人,多谢您手下留情!”

    张知节摆手道:“今天你能向本督揭穿花当的阴谋,本督还是很欣慰的!自此以后你就不用在担心什么了,好好在这里生活吧,只要你心向朝廷,本督保你们母女一世富贵!”

    当初就是其木格帮助张知节整编了朵颜卫,张知节也念其木格的功劳。不过张知节对她还很警惕,所以只是饶了她们母女的性命。没想到这次花当来找其木格行刺,其木格竟然果断的向张知节揭发了花当,这让张知节对其木格的戒心消解了不少。

    不得不说,其木格做的决断还是很正确的,其木格要想毒杀张知节谈何容易,若是张知节这么容易被毒杀,那张知节早就死了。

    花当死了,把儿孙也死了,其木格的心里有种释然的感觉。这些日子虽然其木格过的很安稳,但是午夜梦回之时心里总觉得有股阴影。

    其木格咬牙道:“总督大人,我,我,他们都误会我是总督大人的女人,我并没有解释清楚,我……”

    张知节笑着摆手道:“这个我都知道,本督就要回京了,若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你也可以写信告诉本督,交给大宁城的锦衣卫就可以!”

    张知节说完就转身向外走去,有亲卫上前去将花当的尸体带走。亲卫很快就簇拥着张知节消失在了街角,其木格怔怔的望着街角,一时间百感交集,以后她和女儿终于可以过上安定的生活了。

    花当就这样死了,把儿孙也死了,朵颜卫彻底消散了。对于即将离开草原的张知节来说,也算是一种圆满。

    半年多的时间,半年多的征战,来的时候秋风萧瑟,离开的时候春暖花开。只是半年的时间,宣府却仿佛换了一种气象。就像秋冬的逝去,春夏的到来,生机勃勃,万物复苏。

    张知节带着大军带着大军离开了大宁城,浩浩荡荡的入了宣府,对于草原上的部族头领来说宣府是遥不可及的,没想到他们也有来到宣府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