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1268章 昌国公

    关于世界是个球、日不落帝国之类的传言在京里不断的流传,虽然不像是征服草原那样一下子引起了京城热议,但是却也有在百官之中越传越热的趋势。

    开海通商也有几年了,朝中百官和民间有志之士对于海外也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接受新生事物、新生观点也更加容易。

    所以张知节那些话引起了广泛的讨论,特别是海外竟然有日不落帝国的存在,让所有人都心惊不已。因为他们实在没法想象日不落帝国的国土到底有多么庞大。

    当然了,既然是讨论,那自然也有很多官员持怀疑的态度。主要是这些观点都太惊世骇俗了,虽然是出自张知节这个朝廷重臣之口,但是仍然让很多人难以相信。

    这也就是如今张知节的地位已经根深蒂固、深入人心,若是早几年张知节说出这样的话来,肯定所有的官员都会嗤之以鼻。

    最开始只是在百官之中流传议论,最后自然也免不了传入市井之中。皇帝纳草原哈屯为妃之事已经过去,热议也平息了,如今京里百姓的八卦之心正是空虚的时候,正好张知节的这番话又在百官之中传了开来。

    “啥?脚下的大地是个球?俺看你才是个球!蠢球!”

    “大地就是个球,还是正在转动的球!”

    “哈哈!你是不是傻了?!得了癔症了!用你的猪脑子想想,你还能站在个球上过活不成?而且还是个转动的球!你试试,你脚下的大地在转动吗?”

    “这俺不知道,但是这是张提督说的!人家张提督说了,正是因为是个球而且转动,所以有了什么不落太阳的朝廷!在人家的国土里,太阳永远不会落下,人家国土比大明大百倍呢!”

    “哪个张提督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哗众取宠?太阳东升西落,怎么可能不会落下?这不是扯淡吗!还比大明的国土大百倍?大明乃是四海之中,是天朝上国!”

    “当然是新鲜出炉的昌国公了,那位说的话不会假吧?”

    “啊?!竟然是小侯爷说的!”那人一声惊呼,还左右张望了一下,生怕有锦衣卫的人在场。若是让锦衣卫的人听到说他们提督大人扯淡,少不了教训一番。

    对于京里渐起的流言张知节也知道一些,觉得这是好事,能够让百姓和百官对海外多些了解。

    徐佳颍刚刚从宫里回来正在卸妆,如今她也算是国公夫人了。虽然金书铁券还没有赐下,但是侯府旁边敕造的国公府却已经开始动工了。

    张知节倚在榻上漫不经心道:“宫里头如何?”

    虽然张知节这话说的含糊,但是徐佳颍却知道他问的什么,如今距离丽妃被册封也有些日子了。

    徐佳颍笑道:“挺好的,一派风光霁月。皇后娘娘是听进了你的话去,至于丽妃娘娘,那也是个顶顶聪明的人。”

    就在这时,娟儿进来笑道:“二爷,有位公公来传召,皇上召二爷入宫呢!”

    本想忙里偷个闲,看来是不可得了,张知节有些慵懒的起身。娟儿转身找了蟒袍出来。张知节看了一眼摇头道:“换一身立蟒吧,这件新蟒袍太打眼了。”娟儿依言换了一身。

    巧巧挺着肚着在一边笑道:“还是刚才的坐蟒袍瞧着更精神些。”

    张知节笑道:“低调才是王道,听没听说过扮猪吃老虎吗?”

    巧巧掩嘴笑道:“倒是没见过穿着蟒袍的猪。”

    此言一出房间里的丫鬟们尽皆笑了起来,徐佳颍咯咯笑道:“自从有了身孕,巧巧这个嘴是越来越厉害了!真是叫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

    巧巧说完之后捂着脸觉得自己是说错了话,张知节倒也不介意,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这才笑着去了。

    来传旨的是乾清宫的小太监,正恭恭敬敬的在前厅候着。张知节信步走来,笑道:“皇上召见本督所为何事?”

    小太监恭敬道:“回国公爷,奴婢听着是杨阁老奏请皇上,请开经筵。”

    张知节听了感到莫名其妙,疑惑道:“经筵?这和本督有什么关系?”虽然张知节也读过书,也只是读过,什么孔子、孟子他都听说过,开经筵他去了也跟听天书一样。

    就算是正德皇帝对于经筵也没有什么兴趣,经筵都好几年都没有开过了,杨廷和怎么突然想起来建言皇上开经筵,而且正德皇帝像是同意了的样子。

    小太监听了恭声道:“国公爷,奴婢也只是听张公公随口说了一句,具体奴婢也不知道啊!”

    张知节听了点头,上了马车由侍卫们簇拥着向宫里行去,一路上张知节已经打定了主意,什么经筵不经筵的他是绝对不会掺和的。有那功夫还不如回府睡大觉来的自在。

    乾清宫里,正德皇帝见到张知节来了立即兴致勃勃道:“知节,刚刚杨阁老奏请朕要请开经筵,朕已经准了!”

    张知节斟酌道:“皇上,这也是好事,开广心思,耸励精神,亦能针砭时弊。”

    正德皇帝点头道:“确实如此,杨阁老进言以你为讲官,所以朕便答应了。”

    张知节瞬间就懵了,他以为自己听错了,疑惑道:“以谁为讲官?”

    正德皇帝笑吟吟的点头道:“你啊,还能有谁?”

    这下张知节彻底懵了,他以为正德皇帝宣召他是想让他陪着听这些官员们念经呢,万万没想到会让张知节充任讲官。

    搞什么啊?想想自己连论语都背不下几句来,怎么去当讲官?虽然听过后世的那什么讲坛,不过张知节可没有勇气将那些甩出来。

    张知节一脸懵样的指着自己的鼻子道:“皇上,臣做讲官?”

    正德皇帝笑吟吟的点头,张知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哭笑不得道:“皇上,臣那点微末之学您又不是不知道,臣怎么能做讲官,这不是贻笑大方吗?”

    见到张知节有些发窘,正德皇帝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张知节的学问他自然是清楚的,怎么说也是做过他的伴读,和他相比半斤八两,而且还是张知节半斤他八两。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