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65章 少女的白玉翡翠

    一叶还是一副不太相信的样子,张知节苦笑,看来不把她的疑惑给解释明白了,是不可能再偷香窃玉了!

    这些事一言两语也说不清楚啊,该怎么说呢?张知节一边思索一边拉着一叶来到床边坐下。

    “你也知道,太后娘娘是我姑姑!你说是太后大,还是太监大?”张知节笑道。

    “哦,这个当然是太后大!”这个一叶还是分得清的!

    “你想想,假如你是太后的话,你会让太监杀了你亲侄子吗?特别是你侄子还没犯什么罪!”张知节循循善诱道。

    “哦,这个嘛,肯定不会啊!”一叶摇头道。

    “这不就结了吗?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张知节两手一摊道,觉得自己找的这个解释真的是简单明了,通俗易懂,极能忽悠!

    一叶闻言一想,倒也真是这么回事,不过,好像还有哪里有点不对呢?

    看到一叶已经信服了自己的解释,张知节转身就抱了过去,一边伸出两只手在一叶的身上开始摸索起来,一边对着一叶的樱桃小嘴就狠狠的亲了下去。

    一叶还在沉思来着,身上处处被袭,很快就被一阵一阵的火热打断了思索,从来都是十分矫健有力的身子,变得越来越没力气,越来越软!

    其实张知节是崩溃的,因为他发现这古代的衣服虽然挺好看的,但就是无处下手!

    虽然来到这个时代好几年了,但是惭愧的是,张知节还是做不到善解人衣!因为娟儿都是先伺候他去了床上,再自己宽衣解带!

    刚开始一叶感觉到张知节越来越不老实,甚至有要脱自己衣裳的样子,心里一惊,从火热的感觉里稍稍清醒了一些,一颗心也提了起来,十分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但是随即的情形,让一叶心里十分好笑,竟然,不会脱!感觉到张知节一边抱着自己亲着,两只手一边在自己的身上摸索着解衣裳,但是就是不知道怎么解,一叶心里真是忍俊不禁!

    急不可得,这让张知节破有几分恼羞成怒的感觉。张知节不得不起身,眯着眼睛看着一叶的裙衫细细的打量起来。

    一叶羞红的脸蛋上满是笑意,嗔道:“你要干吗?说好了不许动手动脚的!”

    “哦,我没动脚啊!”张知节辩解道,说着就又伸向了一叶的裙衫。经过刚才的仔细打量,再结合以往对娟儿宽衣时的模糊印象,张知节觉得已经可以再实践一下了。

    一叶两只手环抱着自己,羞红着脸,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张知节心里懊悔不已,关键时候自己竟然掉链子了,起来之后,气氛全无了!

    看到一叶一副防备的样子,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张知节一边伸过手去,嘴里一边嘟囔道:“一叶,马上就要到扬州了,你也不跟我回京城,还不知道几时才能再见一面!”

    这话听得一叶心里一黯,她一是放心不下三娘和她的孩子,二来,她对京城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是啊,自己在江南,而他却在远在京城,这一别,自己不知道还要枯等几年才能再见到他!

    张知节看到一叶怔怔的,有些松动,连忙抱着一叶在她的耳边小声道:“我就是解开外衣,不干别的,也好好好记住我们一叶的体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突然感觉到夹在两人之间的小手,突然动了起来,张知节心里一阵激动,一叶竟然自己解衣了!

    不过激动的张知节没有看到趴在张知节肩上的一叶,红晕的小脸上嘴角翘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迷人而又顽皮的微笑!

    激动的张知节一下子直起了身子,直直的盯着一叶的前面,外衣已经解开了,但是一叶的小手还是没有停下来!

    竟然接着解里衣,这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张知节的眼睛都直了!

    一叶解开了里衣,露出了白玉一般的肌肤,此时因为带着几分羞涩,所以泛起了丝丝红润,更添几分诱人的遐想!

    里衣里面是葱绿色的肚兜,上面点缀着粉红的荷花,覆在白玉的肌肤之上,如同白玉翡翠一般迷人!

    张知节觉得自己血都要燃起来了,不知道这葱绿色的兜兜下面,是何等的风光,正是好令人遐想。

    一叶的小脸上已经满是红晕,轻咬着嘴唇,紧张的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不停的跳动。

    张知节抱着一叶,深吸一口气,趴了上来重重的吻在了一叶的锁骨上,鼻息间都是少女醉人的清香。张知节的嘴唇在一叶诱人的锁骨上逡巡,脑海间回想起了一句话,纵享丝滑!

    虽然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是真正感觉到了的时候,一叶一声低吟了就到了嘴边,少女的羞赧让她贝齿轻咬,把轻吟留在齿间,化作了一声轻哼!

    少女低媚的清音,在耳边回响,吹响了张知节心中的号角,张知节一边用力的嘬吸着一叶的锁骨,一边腾出在一叶光滑纤细的后背上摸索的手来,挪到了最前面,颤抖着伸向了最高贵圣洁的所在!

    丝滑柔软的葱绿色兜兜之下,有小荷才露尖尖角,正在茁壮的成长,其绵软弹滑,实在是妙不可言!

    此时的少女一叶,早已没有了自己的清冷,也浑然忘却了自己一身赫赫武功,完全媚眼如丝的软在了张知节的怀里,贝齿也已经咬合不住了。

    一声声清音低吟在唇边流转,软玉温香,裙衫半解难掩春色,媚眼如丝,裙钗散乱情意绵绵。

    张知节深深的迷醉在了少女的白玉翡翠里,但是他却还不满足,他吻遍一叶胸前的每一寸白玉肌肤,也不会得到满足!

    翠绿色的兜兜虽然情趣诱人,但是再诱人也比不上肚兜下的神秘风光更加诱人吧!

    张知节开始摸索着尝试着解去,心里不免有几分担忧,可别又像刚才一样,在关键时候掉了链子,但是想到自己曾经亲自动手解过几次娟儿的肚兜,心里平添了几分信心!

    一叶也已经觉察出来了,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自己动手的时候,只觉得自己上身最后的屏障,一下子松了!

    翠绿色的肚兜从白玉般得肌肤上悄然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