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2章 猛龙过江

    看着高勇贼兮兮的贱笑,两个丰满的姑娘还在那里搔首弄姿,浓烈的脂粉香气充斥其间,张知节气不打一处来。

    张知节笑着对着高勇勾了勾手,高勇屁颠屁颠的挤了上前来。张知节满脸含笑的抬起了自己的右腿,使劲的踹了下去!

    虽说转变的有些突然,但是高勇可是眼明手快的高手,张知节腿一动的一瞬间,他就心里明了了!

    但是他能躲吗?当然不能,张知节这一脚踹上去他根本都感觉不到什么,甚至下盘稳的张知节都踹不动。

    但是他能不动吗?当然不能,所以张知节一脚踹的高勇噔噔噔后退了几步,脸上还一阵呲牙咧嘴!

    “演的好假!”张知节笑骂道。

    高勇狗腿子样笑道:“要不大人再来一次?”

    “爷闲得!滚!滚!滚!姑娘赏你了!赶紧滚!”张知节没好气道。

    高勇赶紧招呼着两个姑娘落荒而逃。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他就不应该听那几个百户的怂恿,什么大人也旅途寂寞,自己就是一时鬼迷心窍了,大人身边的姑娘一个个的都是国色天香,哪里会看的上这个啊?

    确实是拍马屁拍到马腿上了。空旷了近两个月,张知节难免也有些春情荡漾,又经过了一叶的撩拨,虽然最后享受了一把玉人吹箫,但是刺激归刺激,到底还是缺了点什么。

    现在停泊在临清小城,属下们都去乐呵去了,张知节也难免有些心猿意马,但是张知节确实没心思去逛窑子!

    本来独自在房间里就心绪难宁,高勇还带着俩丰满暴露的风骚姑娘来撩拨他,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虽然人已经走了,但是房间里还是飘荡着一股脂粉香。张知节嗅着这脂粉香,眼前又出现了刚才那性感暴露的画面。张知节忍不住咬牙切齿,当时真应该喊白玉兰过来替自己踹那一脚!

    张知节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满是娟儿的温婉细腻和一叶的清冷调皮,直到夜深了才慢慢睡去。

    这是一个略显燥热却又十分平静的夜晚。早上起来的张知节顶着个黑眼圈,下楼看到的尽是眉飞色舞神采飞扬的属下。

    但是不只是张知节顶着黑眼圈,齐彦名一行显然也没有休息好,就连一向大条的楚楚都顶着个黑眼圈,唯一例外的就是四娘,她一副笑吟吟的样子,似乎昨夜休息的不错!

    看到高勇神采飞扬,嘴都要开了花,张知节没好气的把他叫过来叮嘱了一番。官船上气氛为之一肃,离开临清小城,直奔天津卫!

    天津卫乃是京城门户,是兵家重地,永乐大帝迁都北京,在天津设立了两个卫所,可见对天津的重视。

    但是现在的天津可没有后世直辖大都市的光荣,现在的天津不过是个靠近京城新兴起来的小城镇。自从永乐帝设了天津左右两卫,天津才稍稍有了规模。

    在加上迁都北京之后,大运河一下子成为了联系京城与南方的纽带,天津才开始发展起来。

    作为京城门户,出入京师的满朝文武大多会路过天津,所以天津人是见过大世面的,什么样阵仗都见过,所以锦衣卫的官船缓缓靠到了码头上并没有引起什么骚乱。

    人们只是稍稍有些疑惑,不过才刚刚接近中午而已,这艘官船怎么就靠岸了呢,继续行船,完全可以赶到京城啊!

    最令人惊奇的是,船靠岸了,但是却没有人下来,真是奇怪。不过人们好奇了一会儿就散了,毕竟生活不易,还得赶着去讨生活,可没有闲心在这里探究。

    船已经靠岸了,但是张知节却坐在大厅里喝茶,没有丝毫动身的意思。齐彦名虽然没有问什么,但是心里已经沉不住气了,有些坐不住的感觉了。

    张知节吹动着翠绿的香茗,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一个锦衣卫百户快步进来,行了一礼走到张知节跟前低声说了一句,张知节微微点头,放下香茗站了起来。

    “走吧!去尝一尝这五湖四海酒楼的鱼到底是怎么样的鲜美!”张知节笑道。

    齐彦名他们早都坐不住了,闻言连忙站了起来,跟在后面。今天是摆排场的,所以张知节带了足足上百名锦衣卫。

    上百名锦衣卫自官船上鱼贯而下,然后又费劲的将马车运了下来,张知节这才登上马车,浩浩荡荡的向五湖四海楼而去。

    五湖四海楼驰名天津小城,来吃过的达官贵人不少,也算是见过些市面了,但是有达官贵人来,也都是晚上来。

    只有到了晚上,实在是赶不到京城了,达官贵人们才会在天津落脚,所以这浩浩荡荡的一行人大中午直奔五湖四海酒楼,还真显得有些新鲜。

    马车到了酒楼旁边停下来了,立时有百户一挥手,二十余锦衣卫按刀鱼贯进了酒楼分列两边,酒楼里生意不错,虽是中午,也有不少食客。

    酒楼的掌柜的、伙计,还有食客见到一下子进来了这么多锦衣卫,都吃了一惊,但是更吃惊的是这些锦衣卫进来之后就肃然按刀分列两边,真是好大的排场。

    大家一起都向外看去,这才发现外面竟然停着一脸马车,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锦衣卫。一个身穿麒麟服的中年人正昂首进了酒楼。

    虽然麒麟服在京城不算什么,但是在天津小城里,那已经是值得仰视的存在了。在天津小城里,只有天津左卫右卫的指挥使穿着麒麟服。

    掌柜的连忙迎了上来,陪笑道:“小的见过官爷,小店真是蓬荜生辉啊!”

    “要最好的包间!”高勇笑道。

    “这个,官爷,最好的包间已经订出去了!要不官爷您……”掌柜的一听十分头疼,苦着脸陪笑道。

    “只要最好的包间!别说订出去了,就是已经有人了,那也得腾出来!”高勇虽然笑吟吟的,但是说的话却一点都不客气,他知道,订这个包间的人就是梁文定!

    眼前明晃晃的麒麟服给了掌柜的很大的压力,惹不起啊,掌柜的无奈之下,只好搬出了定包间之人的身份,毕竟那可是堂堂正三品的指挥使啊。

    “官爷,订包间的是这天津卫的左卫指挥使梁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