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78章 马蹄声震京城

    锦衣卫的官船自天津港起航,火速直奔京城。事实上,张知节在天津卫现身之后,消息就应经被快速传到京城了!

    傍晚时分,通州的码头上依然繁忙无比。熙熙攘攘的人流中突然出现了大量的锦衣卫,这批锦衣卫来到码头上之后就开始布防起来。

    码头的人都知道,肯定有大人物要来了。果不其然,没过多长时间,一艘悬挂着锦衣卫的旗帜的官船出现在了码头上。

    张知节站在船上,看到熟悉的通州码头,不由长吸一口气,京城,我回来了!

    张知节离京的这段时间内,京城里的确是刘瑾的天下,南镇抚司没有这尊大神镇着,完全不被刘瑾看在眼里!

    岂止是不被刘瑾看在眼里,甚至连近来对南镇抚司望而生畏的北镇抚司都敢在南镇抚司面前抖了起来,更不用说谷大用的东厂了!

    马永成开设西厂,没有听从张知节的意思,想着撸起袖子大干一场,刚刚开衙就被东厂狠狠地坑了一把,马永成被皇上骂了个狗血喷头。

    西厂因此在皇上心里地位大降,若不是因为是张知节的建议,皇上裁撤西厂的心思都有了!

    张永就更不用说了,现在直接自身难保,还得指望着张知节回京想法子把他捞出来!

    宋存这帮子人这段日子真是过得如同水深火热一般,不过好在一切都要过去了,因为,大人终于回京了!

    张知节下了官船就看到了宋存他们激动不已的样子,笑着走了过来。

    宋存带着后面的锦衣卫赶紧跪了下来。激动道:“大人,您终于回来了!”

    看到他们激动不已地样子,张知节不由哭笑不得,怎么了这是?看来是被欺负的很惨啊!

    张知节笑骂道:“滚起来!瞧你们婆婆妈妈的怂样儿!”

    宋存他们听了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站起来,张知节问:“皇上现在在哪?”

    “大人,这些日子皇上一直都是在豹房!”宋存赶紧回道。

    “赵阳带着人押着船上的银子回玻璃坊!宋存、高勇带着人随本督去豹房面圣!”

    留下赵阳带着船上的锦衣卫火铳兵押送银子回玻璃坊,张知节上马带着高勇和宋存带来的锦衣卫呼啸而走,直奔豹房而去。

    上百骑飞马疾驰,南镇抚司飞扬的马蹄声终于再次响彻在京里,昭示着张知节的回归!

    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张知节回京了!他们还在小心的观察着,充当一个看客,看着这出大戏到底会怎么样落幕!

    就在张知节离开通州码头的时候,刘瑾正好收到消息,张知节在天津卫现身了。

    刘瑾闻此消息,不禁十分怅然,张知节这厮竟然已经在天津卫了,那不是今晚就能抵达京城吗?

    刘瑾不禁心里大急,好不容易把张知节弄出京城去,眼看就把张永解决掉了,这厮竟然回来了!

    虽然知道皇上派人去急召张知节回京,但是张知节远在千里之外,接到旨意再往京里赶,也许正好还能遇到离京的张永!

    刘瑾早都计算好了,张永被关在府里出不来,自己去皇上那里委屈的哭个两次,再说几句张永的坏话,稳稳地能把张永弄出京去!

    可是张知节这厮竟然回来了!这厮回来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把张永整垮,肯定会整些幺蛾子!

    只差临门一脚了啊,张永已经就在倒下的边缘了,难道就要功亏一篑吗?

    不,当然不能功亏一篑,要不然不说自己这几个月绞尽脑汁费了多少心血,光是那一顿痛殴都特么白白挨了!

    想到这里,刘瑾不由小心的摸了摸自己红肿的鼻子,一阵撕心的疼痛传来,眼泪都要下来了!

    决不能白白挨打!决不能让张永躲过这一劫!所以一定要去阻止张知节!刘瑾赶紧吩咐下人备好马车,准备前往豹房!

    刘瑾到达豹房的时候,张知节还没有来到,刘瑾急匆匆进去,想着再到正德皇帝面前哭诉一下来着。

    就在刘瑾进了豹房不久,马蹄声隆隆作响,明显有一队骑兵朝着豹房的方向冲来了!守卫豹房的锦衣卫各自手按刀柄快速戒备了起来!

    上百骑精锐很快在黑夜里显现,在豹房辉煌的灯光中,守卫的锦衣卫一下子认出来了,来人也是锦衣卫!

    这些守卫的锦衣卫稍稍松了口气,随即又有些疑惑,夜里谁敢带着上百骑兵直冲豹房而来?就算是指挥使大人也不敢吧!

    上百骑只是几个呼吸间就到了豹房前停了下来,一个英气逼人的少年端坐在马上。竟然是同知大人!

    这些锦衣卫守卫豹房自然知晓皇上派人急召同知大人回京的事情,但是谁能想到,同知大人竟然不声不响的这么快就回京了!

    本来最近京里就发生了这么多事,热闹的很,现在更热闹了!更重要的是,张公公据说和同知大人关系不错,这下乐子大了!

    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在场的锦衣卫都齐齐单膝跪了下去,齐声道:“见过同知大人!”

    结果刘瑾刚酝酿好了感情到了正德皇帝跟前,就有小太监来禀报,张知节来了!

    正德皇帝正在头疼着呢,现在突然听到了这个,顿时感觉到头疼好多了,急声道:“快宣知节进来,哦,不,朕亲自去接他!”

    正德皇帝急吼吼的去了,留下了刚刚酝酿好情绪,眼泪汪汪的刘瑾站在那里傻眼了!

    见到皇上都走了,自己在这里就是哭的再伤心也没用啊!刘瑾赶紧收起情绪,瞬间又变了一番模样,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雄赳赳气昂昂的追着皇上去了!

    两个月之后的豹房变化很大,不是以前的简陋模样了,变得壮观绮丽起来,被谭三德引着走在这陌生的豹房里,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金晃晃的人影,后面还跟着呼啦啦的小太监!

    张知节定睛一看,不是正德皇帝是谁?张知节有些疑惑,这是来迎自己的吗?

    张知节有些发愣,谭三德可不敢发愣,毫不犹豫的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心里边却是在感叹,我的个乖乖,皇上还亲自出来迎接了,这普天之下怕是头一回吧!

    正德皇帝隔了老远就喊了起来:“知节,你可回京了!真是想死朕了!”

    听到正德皇帝的呼喊,张知节从发愣中醒过来,赶紧快步上前,一脸感激的跪下道:“臣张知节,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终于走到张知节前面的正德皇帝一把把张知节扶了起来,大喜道:“起来,起来,快起来!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用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