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82章 体香

    其实刘瑾的计策并不甚高明,只是京里没有一个能和他抗衡的人!但是张知节回来了,张知节有这个分量,能够让皇上听得进去!

    就像张知节提议由南镇抚司审问守门的锦衣卫,如果换由南镇抚司镇抚宋存提议的话,有用吗?

    没有用,哪怕这是朝廷的规矩也没有用!最后一定是依了刘瑾的意思,交由东厂审问,那最后张永真的就是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但是话时张知节说的,就有用!这就是天子信臣,在皇上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刘瑾已经退下了,张知节心里也总算松了一口气,这件事情终于尘埃落定了!终于把张永保了下来,这下子张永和刘瑾算是势不两立、不死不休了!

    正德皇帝笑道:“多亏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张永和刘瑾一个要以死明心,一个就整天向朕哭诉,朕真是头疼!张永那边,还要麻烦知节多多安抚一下!”

    “皇上放心,张公公素来耿直大度,深明大义,一定会明白皇上的苦心的!”张知节笑道。

    正德皇帝听了,对比之下也觉得刘瑾有点胡搅蛮缠了!不过毕竟是他最信任的人,正德皇帝也不欲多说什么,毕竟刘瑾一直都简在帝心,把他伺候的最为舒心。

    “对了,你在南京遇到了刺杀!消息传来京城,朕着实被吓了一跳!到底是怎么回事?”正德皇帝关切问道。

    张知节淡笑道:“臣下江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预感,提前做了布置,三百名刺客全部杀了个干干净净!”

    “这件案子你可有线索?到底是何人如此猖狂!查出来朕定要诛他九族!”正德皇帝虽然知道张知节无恙,并将刺客杀了个干干净净,还是十分震怒!

    “臣大胆猜测,这是与当年刺杀皇上的逆贼是一伙的!臣顺着线索查了下去,最终查到了一个隐秘的教派,名叫红衣教!”张知节皱着眉头解释道。

    “红衣教?朕竟然从未听说过这个教派!”正德皇帝苦思了一会儿,喃喃道。

    “臣以前也从未听说过,锦衣卫里也没有此教的备案!但是臣已经获悉此教的一名重要人物就潜伏在京城!但是暂时还是没有什么线索,唯一的线索是一枚神秘的香丸!”

    “神秘的香丸?什么样的香丸?”正德皇帝有些好奇道。

    张知节从怀里掏出玉盒打开来,一股诱人的幽香立即飘散了出来。张知节沉声道:“皇上,就是这个!”

    张知节打开后,正德皇帝立即闻到了这一股幽香,先是有些疑惑,然后面色大变,脸色变得青白,十分难看。

    张知节看到正德皇帝的样子,大吃一惊,难道这幽香有毒?要不然皇上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可是白玉兰说着香味无毒啊?

    看到正德皇帝脸色怔怔的,张知节小心道:“皇上?”

    正德皇帝这才回过神来,沉声道:“你说这香丸是那策划行刺的红衣教的东西?”

    张知节点头道:“不错,皇上,这就是红衣教的东西!”

    正德皇帝突然摸了摸额头,张知节这才发现正德皇帝的额头上竟然都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正德皇帝脸色阴沉道:“知节,你知道吗?这股幽香,朕十分熟悉!馨儿和柔儿身上就是这种幽香,虽然比之这香丸要淡一些,但确实是这个味道!”

    虽然已经隐隐有了猜测,但是现在听到正德皇帝承认了,张知节还是非常吃惊,同时也隐隐有些后怕。

    岂止是张知节有些后怕,正德皇帝才叫一个后怕,吓得身上冷汗都出来了!正德皇帝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沉声道:“这香丸有什么作用?有毒吗?”

    张知节摇头道:“这个,臣也不知道!”看到正德皇帝疑惑的表情,张知节解释道:“当时,臣追踪到了一个与红衣教大有渊源的人身上,就是他透漏有一位红衣教的护法潜伏在京城!”

    “当时他郑重的交给了臣这个东西。但是他当时已是垂死之身,当臣问及这是什么的时候,他还没来及说就死了!”

    正德皇帝听了有些无语,怎么就这么巧呢?关键时候竟然死了!

    张知节看到正德皇帝十分紧张的样子,笑着安慰道:“皇上,虽然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有什么作用,但是臣已经检测过了,这香丸无毒,只是,咳,只是略微有一点春药的作用!”

    这东西可是和逆贼有关,由不得正德皇帝不紧张,毕竟还是小命要紧。正德皇帝摇头道:“那人既然这么郑重的交给你,那这香丸一定不简单!那两个贱人!竟然是与逆贼有关!枉朕这么宠爱她们!”

    “知节,你速速把她们押回锦衣卫,好好审一审,就什么都明白了!看看这背后到底有什么阴谋!”正德皇帝说道最后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无怪正德皇帝咬牙切齿,任谁知道自己的枕边人竟是要谋害自己,怕是惊怒之下都会咬牙切齿!

    张知节却不是这么想的,这两名扬州瘦马被选送到了正德皇帝身边,一定是知道一些内情,但是也一定不会知道太过核心的内情。

    因为皇帝的身边被多少人盯着啊,一不小心就容易暴露了,所以红衣教的人一定做好了这两名扬州瘦马暴露的准备!,所以她们俩也不过是棋子而已!

    张知节开口劝道:“皇上,此事不宜操之过急!京里还潜伏着一条大鱼呢!这个时候动了那两位姑娘容易打草惊蛇!反正她们两个也跑不了,不如先放着,放长线钓大鱼!”

    正德皇帝有些担心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既然知道她们心怀不轨,再放到豹房里朕心不安啊!”

    张知节笑道:“皇上不如声称太后思念皇上,所以暂时回宫住些日子!这样就能合乎情理的避开她们了!”

    虽然宫里憋闷远不如豹房好玩,但是还是小命最重要,正德皇帝点头道:“这样也好,只是,那个神秘的香丸,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害处?朕心里有些不安啊!”

    张知节宽慰道:“皇上,臣明天就召集太医院的太医一起研究研究!时候不早了,皇上也早点歇息吧!”

    不知不觉,夜色已深了。往常还不觉得什么。但是现在正德皇帝觉得豹房里也不安全啊。

    “是啊,夜色已深了,要不,知节你也留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