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朝小侯爷 难山之下

第284章 凑上来找揍

    早晨的北京城已经熙熙攘攘了,各个街道上都是人来人往,唯有张永的府邸前,一个路过的行人都没有。

    因为张永的府邸围着密密麻麻的东厂番子,现在的东厂番子横行街头,已经随着刘瑾的飞扬跋扈坏事做尽,臭名远扬了!

    远远看到东厂番子,行人都是避之不迭。所以张永的府邸前一直都是冷冷清清,张永沦落成这个样子,更不可能有人上门来了!

    但是早晨的街道上偏偏响起了哒哒的马蹄声,划破了街道上的寂静,不仅惊醒了树枝上早起的鸟儿,也惊醒了无精打采的东厂番子!

    呵!谁这么大胆子,竟然还跟从这里路过?无精打采的东厂番子们都精神起来了,一直守在这里,无聊的很,现在能寻点乐子也是不错的!

    街道上远远行来了几十骑,虽然隔得很远,东厂番子们虽然看不清来人的模样,但是还是认出了这几十骑都是锦衣卫!

    既然来的是锦衣卫,东厂番子们又变得无精打采了,虽然有些瞧不上锦衣卫,但是毕竟也算是自己人!寻乐子什么的是不可能了!

    宋存带着锦衣卫将张知节护在中间,直直的向着张永的府邸行来,当然他也看到了张永的府邸前那些密密麻麻的东厂番子!

    若是前几天看到这些东厂番子,宋存还真的没办法,只能绕道走。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因为,南镇抚司的镇司大神就在自己后面!

    宋存身为张知节的嫡系,锦衣卫南镇抚司的镇抚,曾经也是北京城里很抖的人,走得近了这些番子们一眼就认出来了!

    当然了,那也是曾经很抖,因为他们的后台南下了,不在京里镇着了,所以近来南镇抚司的人都是夹着尾巴做人!

    只是此时的他们直直冲着张永的府邸来干什么,难道是张永要完蛋了,南镇抚司终于沉不住气了?

    只是南镇抚司的这些虾兵蟹将能起什么作用?这些东厂的番子们很不屑!

    张知节在南京遇到了刺杀,现在又知道红衣教的护法潜伏在京城,所以大家都对提督大人的安全十分上心,所以将提督大人团团护在了里面。

    张知节透过人缝看到了外面的东厂番子,但是他懒得搭理,都是些虾兵蟹将,张知节还不至于自降身份去难为他们!

    昨天夜里豹房里发生的事虽然现在还没有传开,但是今天一定会传遍全城的,这些东厂番子自然就会散去的!

    所以张知节直接示意宋存去叫门,宋存见大人不欲多事,便直接越众而出,下了马直接向张府的大门走去!

    这些东厂番子见到是南镇抚司的人马,又打起精神来了。锦衣卫北镇抚司是他们自己人,但是南镇抚司却绝不是自己人!

    他们没有注意到被护在人群中的张知节,只是注意到打头的宋存了,此时看到宋存直接下了马就要上去扣门,当即上去阻拦。

    “干什么?!督公有令!任何人不得出入张永府邸!违者,全部拿下!你们南镇抚司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赶紧走,不然休怪我们不客气!”东厂番子说的极为不客气!

    本来就是对头,况且他们惧怕的只有一人,至于宋存,虽然是南镇抚司镇抚,论品级要高于他们,但是他们还真没把宋存放在眼里!

    张知节在人群里听到了之后,终于咂摸出味来了,看来自己不再京里的这两个月,自己这帮子手下还真是过的很憋屈!

    竟然连几个番子都敢跟南镇抚司的镇抚如此叫板!

    张知节甩了甩马鞭,把身边的锦衣卫拨开了,终于看到那嚣张声音的来处了,一个戴尖帽,着白皮靴,穿褐色衣服,系小绦的东厂档头!

    本来整齐立着的南镇抚司锦衣卫突然向两边分开了,这动静自然一下了引起了番子们的注意。

    他们齐齐看去,才发现原来锦衣卫人群中还藏着一个端坐在马上,一脸笑意的少年!

    端坐在马上的少年一脸和煦的笑意,一眼看去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但是在场的东厂番子却不但感觉不到春风般的感觉,反而如坠冰窖!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不见不知道,一见吓一跳!那带头的番子,此刻真想给自己来两个大嘴巴子!怎么就不能客气点说话呢!

    但是谁又能想到这位小祖宗不声不响的就回京了,回京也就罢了,怎么还被锦衣卫护卫的这么严实,这不坑人吗?

    虽然不想搭理,但是搁不住人家死皮赖脸往上凑不是!张知节扬起马鞭招了招手,示意那带头的档头上前来。

    见此情景的东厂档头,额头上瞬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原本还指望这位小祖宗不跟自己一般见识,但是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

    但是能不过去吗?当然不能,麻溜的过去了说不定还能轻起轻放,所以,这个档头认出了是张知节之后,一个马步上前,直接跪倒在地。

    “小的见过提督大人!提督大人福如东海,万事如意!”那当头以头碰地急声道。

    张知节笑道:“嘴巴还挺溜!直起身来!”

    那档头闻言,忐忑的直起身来,张知节笑着一鞭子抽了下去,笑道:“南镇抚司还就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打算怎么个不客气法儿?离京两个月了,本督也长长见识!”

    马鞭抽了下来,但是那东厂档头躲都不敢躲,只是闭上了眼睛,脸上立即火辣辣的疼痛传来,脸上出现了一道血痕,但是那档头却顾不得这个,连忙赔笑道:“提督大人,都是小的口拙,说错话了!是小的说错话了!”

    张知节指着宋存问那档头道:“他是谁?”

    那档头赶紧答道:“锦衣卫南镇抚司镇抚宋大人!”

    张知节笑着问道:“是不是比你的品级高?”

    那东厂档头此时已经明白了,硬着头皮赔笑:“回大人,是比小的品级高!”

    张知节抬起鞭子又是一鞭子抽了下去,笑道:“遇到比自己品级高的不行礼问安,还吆五喝六的,谷大用就是这么教你们规矩的!”

    那东厂档头也是脑子活泛的,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立即跪着朝着宋存拱手道:“下官见过宋镇抚!”

    请记住本书域名:。文学馆手机版阅读网址: